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从凡间来

九百八十六章 关照

我从凡间来 想见江南 4241 2021-01-13 22:40

  ??????????????????????????????????????????????????????????????????????????

宁无忧怔怔许久,才复苏过来,恨恨一跺脚,脸上已一片红霞,“好一个登徒子,竟敢如此轻薄,宁无忧啊宁无忧,你竟是如此自轻自贱,怎么能不惩戒,就放他走了。”

??

她恼恨自己在面对许易时候的无能为力。

那是一种似乎来自血脉的禁锢之力,让她没有办法反抗那人。

最让她恼恨的是,那该死的家伙莫名其妙一通后,就离开了。

这算什么,便是青楼楚馆之中,也不能唐突过后,就随意打发的吧。

念头至此,她越发羞恼:宁无忧啊宁无忧,你可是北庭女圣,怎么能如此自贬,无论如何不该生出青楼楚馆的念头,你的矜持呢?你的自尊自傲呢?

“无忧,帮着照顾下我的好兄弟薛向,北斗宫的杂事,尽可交给他办。

他会帮忙办好,无须忧虑。”

许易的声音竟又传了过来。

宁无忧恼了,正待说话,却发现那家伙一道烟遁走,她恨恨跺脚,忽又碎碎念道,“无忧,什么时候自己和他已经这么亲昵了,却不知他对长安某,余子璇,易冰薇是否也是这般?”

就在宁无忧懊恼之际,雪城岛上正在进行着一场秘密聚会,到会的只有五人,整个会议的召开看不出什么风浪。

其实,为了筹备这场会议,暗地里不知进行过多少次艰苦卓绝的努力。

因为参会的五人身份特殊,他们正是北斗宫除薛向外的五位府判大人,荆王成,劳德,范鹏远,罗继,冯安师。

在北斗宫宫主才履新的档口,他们五位府判秘密集会,无疑是犯了大忌的。

而且这五位本来就是分作两派,一派跟着徐洪生,一派跟着陈放海。

这些年,没少在暗处斗得你死我活。

如今能为了同样的目标,走到一处来,着实不易。

此番聚会,光是约定集会的时间、地点,各位府判的特使就不知来回奔走了多少次。

如今,五大府判排除万难,终于坐到了一处。

雪城岛是荆王成的地头,此地距离五大府判驻地的距离差不多远,故而才选了此处集会。

作为东道主,荆王成率先发言,“大伙儿能聚在一处,着实不易,既然不易,我希望今日的聚会,能商量出个结果来。

毕竟大家都是冒了不小的风险,谁也不想白跑这一趟。”

劳德道,“场面话就不必说了,情况是摆在眼前的。

徐宫老被捕,足见新任的宁宫主是面暖心狠,对咱们这些旧人,肯定没安好心。

咱们再不抱团取暖,说不得这些年的辛苦努力,就要付之东流了。”

劳德这番话算是说到众人心里去了,大家聚在一处,正是因为徐洪生毫无征兆地被捕。

他们完全猜不准宁无忧的心思,疑则生惧。

五人纷纷发言,很快便商量出了对策。

所谓对策,也不是什么新鲜办法,无非是抱团怠工,让收集玄黄煞的速度慢下来,让宁无忧无法向北庭中枢交待。

这样干,对他们的风险最小,对宁无忧的打击最大。

计较已定,众人分散,并快速将计划落实到行动中。

然而,行动开始不过数日,北斗宫中枢对外发布了新的诏书,诏曰,将在诸位府判中择优遴选一位副宫主,以奖掖先进,并不再设置宫老一职。

此消息一出,五大府判的计划彻底中断了。

副宫主是何等荣耀的职位,比宫老还更上一层,最重要的是,五选一的概率,机会实在极大,只要表现好了,说不定就上去了。

当然,北斗宫有六位府判,但荆王成等人谁也没把薛向当作竞争对手。

虽说这人和宁宫主走得最近,可薛向什么资历,才来北斗宫几天,若宁宫主敢让薛向当副宫主,他们就敢闹翻天,哪怕闹到北庭中枢,也绝不罢休。

他们也认为即便宁宫主再拎不清,也绝不敢干如此犯众怒的事儿。

北斗宫只宣布了遴选副宫主的事儿,但什么时间出结果,却没道出,众府主一连苦哈哈干了大半年,年终总结时,各府上缴的玄黄煞,大大超过了上一届。

宁宫主亲自出面给各府颁发奖励,北庭中枢来的点验官也大是高兴,不停拍宁宫主马屁,态度谦卑得不行。

让荆王成等人看得目瞪口呆,昔年袁宫主在位时,中枢来的天使可没有这般谄媚过。

看来传闻这宁圣根脚极深,竟是真的。

中枢来的点验官才离开,宁无忧便召集诸位府判说完,“今次收缴玄黄煞,各府皆表现优异,最值得表扬的还是空明府,薛府判才接任,上半年又迭遭大变,竟还能以远远超出各府的成绩完成任务,实在是令人惊叹。”

他才开了头,荆王成等人急了,便听冯安师道,“空明府的成绩好不假,我等的成绩也远超往年,再说,若论年资,我等皆远超薛府判,若是按上缴成绩择取副宫主,我等实难心服。”

荆王成等人随后急急表态,他们也没想到空明府竟然后来居上,取得了惊人的成绩。

他们生恐宁无忧借着这股东风,直接提了薛向担任副宫主。

宁无忧道,“诸位所言有理,遴选副宫主确实是个极难的选择,不如再等一年,且看诸位明年的成绩如何?”

她这一说,众人又急了,时间拖得越久,宁宫主的地位就会越稳,威权便会越重,到时候,便是他们想集体抱团,也很难抗衡坐稳大位的宁宫主了。

“左也不行,右也不行,看来得诸位教我做这个宫主了。”

宁无忧本就清冷的声音瞬间冰寒。

罗继道,“宫主息怒,我认为选取副宫主,事关重大,应当综合年资,功绩,修为来综合择取。

其中,年资最为关键,有些府判初来乍到,虽然取得了不错的成绩,但在微薄的年资面前,这点成绩不足看。

但若是硬要将他排除副宫主人选,只怕他又心中不服,外人也会觉得是我们这些老人心胸狭窄,盲目排外。

不如这样,我们五位年资高的府判,可以互相比拼修为,相互之间获胜场数最高的那位,便为副宫主。

至于薛府判嘛,他年资低,自然要吃点亏。

我们也不欺他,他须以一敌五,在三息之内,若不能攻破我等的防御,他当自动失去参选副宫主的资格。

不知宫主和诸位,以为此种办法,可算公道。”

??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