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贞观憨婿

第223章交易

贞观憨婿 大眼小金鱼 8299 2021-01-07 04:28

  第223章

李丽质很生气,生气李承乾和李泰兄弟两个争夺,本来是亲兄弟,还争夺起来,让她这个夹在中间的人很为难。

李承乾前脚刚刚走,李泰就过来。

“姐,姐,救命啊!”李泰刚刚进入到了李丽质的宫殿,就大喊了起来。

“滚进来!”李丽质坐在那了,生气的喊道。

李泰一听,不对啊,姐姐生气了,为何生气?于是很小心的进去了。

“姐,谁惹你,你和我说我去收拾他!”李泰很小心的说着,距离李丽质远远的。

“哼!”李丽质盯着李泰冷哼了一声。

“韦浩欺负你了,不能啊,我姐夫那么喜爱你!”李泰很迷茫的说着。

“坐下,就是你,你说没事弄那些小动作干嘛?”李丽质盯着李泰不满的说道。

“姐,你知道了,大哥和你说的,你别听大哥的话,他就是骗你的,真的!”李泰马上讨好的坐在了李丽质身边,小心的陪着笑。

“为何要这样做?”李丽质盯着李泰问道。

“我什么也没有做,真的,你不要相信他的话,我还不能有几个朋友啊,真是的,肯定是他在你面前乱说,姐你说,谁还能没有几个朋友,是不是?

我交几个朋友怎么了?他就乱说话?上次就警告我,我就不懂了,什么意思他?怕我抢他的位置啊,他自己做好了自己的事情,还担心我抢他的位置,真是的!”李泰坐在那里,也很不满的说道。

“跟姐说实话。”李丽质盯着李泰问了起来。

“真的,姐,你也不相信我是不是,我就是故意气他,凭什么啊,我交个朋友怎么了?”李泰马上看着李泰说道。

“诶,你们两个,能不能消停点,真是的,之前的事情还历历在目呢,你还来?”李丽质无奈的看着李泰说道。

“我什么都没有干,姐,你居然不相信我!”李泰装着很可怜的样子:“哎呦!”“

你当姐是傻子么?谁给你进的谗言,信不信姐把他们全给杀了?”李丽质速度奇快的揪住了他的耳朵。

“姐,姐,我是真的什么也没有干啊,你怎么就不相信我,姐!”李泰大声的喊着,很疼。

“我告诉你啊,你少给姐添乱啊,不要到时候让姐去救你,你气死我了!”李丽质对着李泰骂着。

“姐,真的,疼!”李泰大声的喊着,李丽质才松手,李泰连忙揉着自己的耳朵。

“找我什么事情?”李丽质盯着李泰问道。

“借钱,借500贯钱!穷的快揭不开锅了,府上库房里面都没有钱了!”李泰看着李丽质说道。

“这个钱是你姐夫的,不是我的!”李丽质火大的喊道。

“借,我也不是要你给,实在不行我就去找我姐夫我,我就不相信他不借给我!”李泰盯着李丽质说道。

“你少去找他,他现在烦着呢,这么多事情,真是的,你要那么多钱干嘛?”李丽质盯着里李泰就问了起来。

“姐,过年了啊,我没有钱了,怎么过年啊,家里可是什么都没有买呢!”李泰一脸可怜的看着李丽质。

“诶,我服你们了!”李丽质坐在那里叹气着。

“姐,真的!”李泰还是坐在那里说道。

“什么时候还给姐?”李丽质盯着李泰说道。

“啊,还要还啊?”李泰吃惊的看着李丽质说道。

“你滚远点!”李丽质马上指着门口的方向,对着李泰喊道。

“开玩笑呢,真的,还,明年一定还,你也知道,我现在没有多少收入,但是明年我一定还给你!”李泰马上保证的说道。

“行,敢不还,我让你好看,到时候让你姐夫炸了你的府邸!”李丽质警告着李泰说道,吓的李泰缩了一下脖子,炸府邸,这个也太吓人了,韦浩可是干过的!

很快李泰也走了,李丽质坐在那里,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和母后说,没用,和父皇说,也不会有什么用,这个是他们两个自己的事情,如果自己强行让他们不要斗,完全没有用,

再说了,这个是他们男人之间的事情,自己说话再这么重要,他们也不会听的,甚至说,父皇说的都未必有用,这个事情,谁都没有办法。

“烦死你们两个了!”李丽质气的坐在那里说着。

而此刻,在韦圆照府上,那些族长们,都到齐了,韦圆照也是派人去喊韦浩过来。

“去哪?去族长家里,不去,我好不容易休息一天,谁也别打扰我!”韦浩听到了族长那边派人的说的话,马上摆手说道。

“不是,那个,族长和这么多家族的族长在等着你呢,说是有重要的事情和你商量,你要是不去,有点说不过去啊,再说了,他们好像也是为了你来的!”那个韦圆照的管事的,看着韦浩笑着说了起来。

“那也不去,让他们自己先商量去,你回去吧,今天谁来喊我也不想动,我可是忙活了大半年的,现在好不容易休息,还想要让我去外面?”韦浩坐在那里,摆手说道,

那个管事的也很无奈啊,请不动韦浩,只能回去复命去了。

“什么,他不来?”韦圆照听到了管事的话,也是吃惊的不行。

“是,他说他在休息,好不容易休息一天,谁也别想喊他出来!”管事的如实汇报着。

“这,这小子,是连我的面子也不给啊,你们都看到了!”韦圆照很无奈的坐下来,看着那些族长说道。

“那此事,该怎么办?我们愿意给韦浩赔礼道歉,先处理好韦浩的事情,我们才能和陛下那边争取,毕竟这么多子弟进去了,而且还有大量的官员的证据在陛下那边,如果不谈妥,恐怕以后我们的子弟都是不敢不听陛下的话了,到时候世家就散了!”崔家族长崔贤看着他们说了起来。

“这个事情,我是没有办法,你们要不亲自去找他,不过提醒你们一句,这小子,现在不高兴,最好是不要去招惹的为好,要不然,还不知道会弄出什么事情出来你!”韦圆照坐在那里,看着他们问了起来。

“韦族长,要不然,晚上你去一趟,和韦浩说说我们的意思,我们坐下也把我们的意思说出来,可好?”崔贤看着韦圆照问了起来。

“嗯,也好,韦族长现在也只能靠你,当然我们其他家也会给你一个交代,但是就是想要保住他们几个人的命,另外就是在牢房里面那些人的命,还请你帮帮忙!”王海若也是对着韦圆照说道。

“不是,这个事情你认为我能说的动吗?他还能给我面子,你们还是亲自去找他,今天不行就明天!”韦圆照不想去,毕竟韦浩到底是什么意思,自己也不知道,万一说错了,这小子估计又要发火了。

“韦族长,这个事情,终究还是要解决的,韦浩那边,只能靠你帮忙,毕竟他多少还是会给你一些面子的,再说了,我们如果没有和韦浩谈妥,那么就没有办法去和陛下谈!”卢振山也是看着韦圆照说道。

“韦族长,你就帮一把吧,快点把这个事情解决了,解决完了,我可是要找这个小子要一个说法,炸了我家大门,还炸了我两间房,这个兔崽子,这个事情,我们杜家可是没有参与的,你是知道的!”杜如青也是看着韦圆照说道。

“你这算什么。他还想要炸我的府邸呢。要不是老夫拼死拦着,估计这里都没有办法坐人了,再说了,我去没有用,这小子真的不会搭理我的,要去还是你们自己去,这样显得更加真诚一些不是?”韦圆照看着他们为难的说道,

他可真不想去找韦浩,主要是不想给韦浩压力,家族对于他的要求,那肯定是支持的,现在他们让自己去,无非就是想要拉拢自己,和韦浩站在对立面,韦圆照可不会上这样的当。

“这,那就明天,我们商量一下去见陛下的事情?”崔贤很着急,因为崔雄凯和他说了,韦浩不但要干掉崔雄凯,还要干掉自己一家,崔贤很担心韦浩真的做的出来,谁都知道这个小子是憨子,做事情从来不考虑后果的,要不然,也不会发生今天的事情。

“这次的事情,还是要和陛下那边商量一下,事情呢,已经发生了,我们也确实是错了,但是,不能全部杀了!”崔贤坐在那里开口说道。

“话是这么说,但是现在陛下占据了主动权啊,我们错是肯定错了,而且拿了朝堂这么多钱,如果要细查起来,现在朝堂的很多官员,都要被抓,我估计,陛下也没有这个想法,如果都被抓了,那谁来帮他治理这个天下,

所以说,认错我们还是要认的,但是有些事情要说清楚,此事到此为止就行,往后,我们不会做这样的事情了,再说了,这也是十多年延续下来的,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王海若也是点了点头说道。

“事情恐怕不会那么简单,陛下不会那么轻易妥协的,这个事情,大家还是需要做好心里准备才是,民部的那些官员,一个都不要想出来,而之前在民部的官员,如果拿了钱的,估计也是记着了,就看他什么时候发难了,

这个事情,把柄落在了他的手上,亲那么轻易过去了,所以,诸位还是考虑清楚了,该让步就是要让步,否则,到时候不知道要死多少人!”杜如青坐在那里,叹气的说道,他在京城住着,消息也是灵通的。

“没错,此事,恐怕没有你们想的那么简单,不好谈啊,这么多钱,听说皇后娘娘都是非常震怒的,现在皇家那几个掌权的王爷,都在调查这个事情,你们说,能善了吗?”韦圆照也是坐在那里点头说道。

“那他想要怎么样?杀了我们所有世家不成,终究是要谈啊!”崔贤坐在那里,看着他们问了起来。

“谈是要谈,但是付出的代价,估计是我们想不到的。”杜如青坐在那里,叹气的说着。

“什么代价,还要我们把那些钱吐出来不成,钱都花完了,还吐出来?”崔贤非常不服气的说道。

“那就抄家!”韦圆照开口说道,

他们听到了,都愣一下,李世民已经抄家了,那些民部的高级点的官员,都被抄家了!

韦圆照这么一说,他们全部坐在那里想着这个事情。

“那就让我们的官员挂印而去!我就不相信了!”崔贤此刻咬着牙说道。

“难了,那些人现在也是需要钱的,也是需要养家糊口的,我们能够给他提供足够多的钱吗?另外,挂印而去?他们也担心陛下会找他们秋后算账,如果不听陛下的,陛下会不会也抄家呢?”杜如青家看着他们问了起来。

“那依你的意思呢?”王海若看着他问了起来,其他的人也是如此。

“认输吧,这次我们态度好点,没办法,错了就错了,陛下说什么,都答应,先答应了再说,反正朝堂还是我们世家控制着,只要韦浩不要弄出书出来就行,其他的问题不大,过几年,这个事情不就淡忘了,

另外也想办法赔一部分钱,这个钱我们肯定是要出的,要不然,皇家那边不会善罢甘休。反正这个钱呢,我们要是凑凑还是能够凑到一些的,把这个事情先压下去再说!”杜如青看着他们说道。

那些人也是无奈的叹气着,这次主动权全部在李世民手里了,关键是还有一个韦浩,相比之下,他们更加担心韦浩,李世民收拾他们是暂时的,世家早晚还是能够恢复,但是韦浩不一样啊,弄的不好,韦浩就要挖掉他了世家的根啊,这个就让人害怕了。

“行,赔,认输,没什么好说的,我们也拿到钱了!”崔贤考虑了一下,开口说道。其他人听到了也是笑了起来,这么多年他们从朝堂不知道弄走了多少钱。

“估计一家赔个几万贯钱就差不多了,多了我们也拿不起,真是要让我们赔十万贯钱以上,我们也拿不出来,还不如让他算账呢!”卢振山坐在那里开口说道。

“没错,要和陛下那边好好说才是,认错,认罚,认处分,不过牢房里面的那些人还有他们的家眷,我们还是希望能够放出来的!”韦圆照坐在那里,点头说道。

“行,那就明天去见陛下去,现在就是韦浩这边了,怎么办?”崔贤继续看着他们问了起来,他们一听韦浩,就头疼,这个小子难对付啊,他根本就不是常人,认准的事情,就一定要做到。

“你们自己想办法吧,我可没办法!”韦圆照看着他们无奈的说道。

“诶!看看是不是找一个国公去说说?韦浩不给我们面子,但是可能会给国公面子,那天韦浩要炸我府邸,是我们家杜构出面求情,韦浩才没有炸的!”杜如青坐在那里,看着他们问了起来。

“找国公?找谁?找李靖,他可不会答应的,找那些武将国公都没有用!”韦圆照看着杜如青问了起来。

“没错,我看啊,长孙无忌和房玄龄,高履行就不错!”崔贤考虑了一下,开口说道。“能说服他们吗?”郑家家主郑修看着他们问了起来。

“房玄龄可能不行,但是高履行和长孙无忌,我估计问题不大,尤其是长孙无忌,他本身也是在民部拿到了好处的,虽然不多,但是也分到了,这个事情,让他出面,未必不可行,

现在长孙家也想要成为一个大世家,一直在布局,最近几年,长孙家可是有很多子弟入仕了。”杜如青坐在那里开口说道。

“就他,还想要成为大世家?哼!”崔贤他们听到了,冷哼了一声。

“但是人家已经在布局了啊,而且长孙皇后可是出自他府上,如果给他几十年,未必不行,毕竟,太子现在也是喊他为舅舅!”杜如青看着他们说道。

“想都不要想,他的事情,我们以后说,现在还是说说让他出面的事情吧!”崔贤摆手说道,其他人也是点了点头,大世家岂是这么容易就成为的,那是多少代人的积累,他长孙家一起也不过是旧贵族,想要翻身,他们可不会答应的。

“行,谁去谈谈?”崔贤看着大家问道。接着大家就看着杜如青和韦圆照,他们两个在京城,对于长孙无忌也是熟悉的,他们两个出面可能更好一些。

“行吧,就我们两个去吧!”韦圆照考虑了一下,开口说道。

“行!”杜如青点了点头。

“但是,现在该你们给我韦家一个交代了,此事该如何?”韦圆照坐在那里,对着他们说道。那些人听到了,都愣了一下,接着苦笑了起来。

“如此刺杀我家子弟,还当着我的面说,我不同意还不行,这样不该给一个说法?”韦圆照坐在那里,盯着他们问来起来。

“左侍郎,你们韦家子弟担任,可好?”崔贤考虑了一下,开口说着。····

······紧赶慢赶还是晚了十多分钟,非常抱歉,真的尽力了,现在手指都疼,大家晚安!····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