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贞观憨婿

第312章无奈的李泰

贞观憨婿 大眼小金鱼 8480 2021-01-07 04:28

  第312章

李泰说他也要来一份琉璃瓦的份额,韦浩一听,愣住了,而其他的人也是差不多的。

“青雀,你要这个干嘛?”李世民先对着李泰喊了起来,现在事情还没有谈妥了,再说了,这个是家族之间的合作,他来插一脚,算什么?

“没钱,父皇,儿臣很穷的!”李泰坐在那里,看着李世民说完了,再次看着韦浩问道:“行不行,姐夫?”

“行啊,当然行,那个,你们同意吗?如果他们不同意,你就问问你父皇,看看从皇家拿出一成来给你,总不能说,我那一成给你吧?给你也行,那你们做!”韦浩笑着对着李泰说道。

“那成,那父皇,我就拿一成了啊!”李泰高兴的看着李世民说道。

李世民则是盯着李泰,他哪里敢答应啊,李承乾还在这里呢,李承乾赚钱,那可不和韦浩做生意赚的,这点他是知道的!

“问你母后去,这种事情,父皇可不会管,那个慎庸,生意的事情,你认为什么时候展开的好!”李世民对着韦浩说了起来。

“明年吧,真的父皇,从各个方面来考虑,都是明年最合适,要不然,那些工坊怎么建立,现在是冬天了,没办法建房子了!”韦浩对着李世民说道。

“嗯,诸位呢?”李世民看着那些家主问了起来。

“这个,工坊的房子,我们可以提供!”崔贤考虑了一下说道。

“怎么可能,琉璃瓦是需要建立在野外的,你怎么提供?而且不是什么泥巴都可以做琉璃瓦的!”韦浩很无奈的看着崔贤说道。

“哦,这样啊,那就明年吧。”崔贤听到韦浩这么说,也只能点头。

“行,那就谈妥了,慎庸啊,你也该到宫里面来当值了。你这个都尉,你自己说,当值了多久?”李世民对着韦浩问了起来,韦浩震惊的看着李世民。

“看什么,你看哪个都尉不当值的?”李世民看着韦浩说道。

“父皇,你,你,我不活了,没法活了,那有你这样的,休息都不让,我不干了!”韦浩那个郁闷啊,坐在那里就开始嚎叫了起来。

“行了,行了,休息两个月,两个月以后当值!”李世民对着韦浩说道。韦浩一算,也差不多了,现在距离过年也就是三个月的样子,两个月,嗯,先休息完再说,到时候再想办法。

“但是要上朝,不像话,没有要紧的事情,不许请假了,明天一定要过来!”李世民对着韦浩说道。

“行,来!”韦浩点了点头,接着大家就到了书房这边坐着,韦浩也是陪着坐了一会,

聊完后,韦浩就回去了,可不想在宫里面待着了,

而李泰,则是前往后宫那边,找长孙皇后去了。

“什么?你要一成,你凭什么要一成?你要了一成,其他的王爷呢?他们不能要?”长孙皇后听到了李泰的话,马上喊道。

“母后,父皇答应我的!”李泰对着长孙皇后说道。

“内帑的钱,他说了不算,母后说了算,这个事情,绝对不行。”长孙皇后立刻盯着李泰说道。

“母后,我现在穷的不行,你瞧大哥,库房里面有这么多钱,都是韦浩帮着他赚的,我什么都没有!”李泰马上大声的喊着,他心里不服气。

“你大哥是太子,太子要做很多事情,没钱能行,你是一个藩王,你要那么多钱做什么,你的王府是有受益的,那些受益足够你锦衣玉食,还有内帑每个月都好划拨钱到你王府去,你说没有钱用,你的钱呢?”长孙皇后盯着李泰问了起来。

“母后,你偏心,凭什么大哥什么都有,我就什么都没有?”李泰继续和长孙皇后诉苦说道。

“本宫说不行就不行,内帑的钱,本宫虽然说了算,但是如果给了你一成,那么其他的王爷怎么办?本宫给还是不给?”长孙皇后盯着李泰说道。

“我那怎么办?姐夫也不帮我,他就帮着大哥赚钱,他不待见我!”李泰继续不爽的说道。

“你瞎说什么呢?慎庸什么时候不待见你了?嗯?”长孙皇后听到了李泰说韦浩的坏话,不乐意了,自己女婿是什么样的人,自己清楚,对皇家一直是非常好的,不说其他的人,就说彘奴和兕子,每次过来,可都不会空手来,都会带他们喜欢吃的?还不待见他?

“母后,我,我不管,我也要有收入,我也想要和姐夫做点生意,赚点钱!”李泰坐在那里,很无奈的喊着,他们都不相信自己,就相信韦浩。

“你自己找你姐夫去,这样的事情,还要母后去帮你,你自己不会去说?”长孙皇后坐在那里,盯着李泰说道,

李泰非常的不满,就是坐在那里不说话,没一会,李丽质回来了,看到了李泰坐在那里赌气,就问了起来:“你干嘛呢,坐在这里像个泥像一样?”

“姐,母后偏心,姐夫也偏心!”李泰对着李丽质喊了起来。长孙皇后白了李泰一眼,不管他,继续做自己手上的针线活。

“你姐夫偏心什么了?”李丽质听到了,愣了一下。

“他不带我做生意,我没钱!”李泰看着李丽质说道。

“滚远点,去!”李丽质指着门口的方向,对着李泰说道。

“不是,姐,你听我说!”

“滚!”李丽质继续指着门口的方向说道。

“我,我不!”李泰坐在那里不动,李丽质马上上手了,一把就揪住了李泰的耳朵,直接提了起来。

“诶呀,姐,姐,饶命啊,姐,我穷啊,姐,松手,疼!”李泰被他这么一揪,马上嚎叫了起来。

“给你脸了,还你姐夫带你做生意,你一个亲王,做什么生意,嗯,你姐夫的那些生意,哪个不是大生意,动辄一年几十万贯钱的,你去做,那皇家怎么办?滚远点!”李丽质对着李泰骂道。

“我,我也不要那么多,一年有万把贯钱就行!”李泰还是很委屈的说道。

“美得你呢,万把贯钱,你打听打听去,多少亲王国公家里,一年收入就是一两千贯钱的,你心可真大,你再说了,把你耳朵揪下来!”李丽质盯着李泰警告说道。

“我,反正我穷,我没钱!”李泰看着李丽质说道。

“缺多少?”李丽质盯着李泰问道。

“一万贯!”李泰大声的喊着,

李丽质一听松手了,接着就扭头往后面找东西,找到了一个鸡毛掸子,

李泰一看,撒腿就跑。

“别跑啊,来,姐给你一万贯钱!”李丽质拿着鸡毛掸子,追了出去,李泰跑了那个速度快啊,别跑还边说:“不要了!”

“你等着,你看我那天杀到你王府去!”李丽质拿着鸡毛掸子,指着李泰逃跑的方向喊道,接着拿着鸡毛掸子就进入到了客厅。

“哪天你去,狠狠收拾他一顿,不像话!”长孙皇后坐在那里,开口说道。

“真是的,越大越不懂事!”李丽质也是放下鸡毛掸子,坐下来开口说道。

“浩儿什么时候乔迁新居啊?”长孙皇后开口问了起来。

“还有一个月吧,大部分都是做好了,但是一些小细节还没有弄好,不着急,反正都建设好了,早晚的事情。”李丽质笑着说了起来,接着看着长孙皇后说道:“母后,我想要去教坊那边带一些乐籍女子出去,韦浩说,希望让她们在酒楼那边迎宾,不是让她们做肮脏的事情,就是说做接待用!

”长孙皇后听到了,看了一下李丽质,接着说道:“那你去提就是了,这个还要问母后啊?”

“嗯,那肯定要问问母后的,要不然,到时候父皇要欣赏歌舞的时候,人不够,还骂我呢!”李丽质笑着说了起来。

“嗯,不差那几十个,乐籍女子,上千人,还差这点啊!不过,那些女子去酒楼做这个什么?”

“迎宾员!”

“嗯,迎宾员,慎庸给她们多少钱啊,他们在教坊那边,一些上等的,一个月差不多有五六百文钱!你还不如要慎庸去买一些!”长孙皇后建议说道。

“我说了,他说不行,说教坊的那些女子,有气质,好看,买来的女子,都是不懂事,也不认识字!”李丽质对着长孙皇后说道。

“嗯,那些乐籍的女子,划不来的,而且作为贱籍,从教坊到酒楼,她们未必会用心做事情,

你这样,挑选好了,去一趟民部,把他们的贱籍该了,给韦浩,这样,那些女子估计会用心给慎庸办事,告诉慎庸,那些户籍可不要轻易给她们,但是告诉她们,做的好的,恢复他们平民的身份!

做事情啊,要恩威并施,那些女子,嗯,算是苦命人,但是苦命人有的时候,很短视,为了利益啊,什么都敢做的,如果在酒楼弄出事情来了,也不好,而户籍,是她们最重视的东西,她们一辈子,都想要从乐籍变成平民!”长孙皇后对着李丽质交代了起来。

“哦,好,那我选多少个啊?”李丽质点了点头,笑着看着长孙皇后问了起来。

“你自己拿主意,反正你父皇一年也看不了几回,一些乐籍女子,甚至被下面那些人偷偷卖掉!”长孙皇后开口说道。

“啊,母后,你就不查查?”李丽质吃惊的看着长孙皇后说道。

“查什么,下面的人有下面人的规矩,他们有他们做事情的方式,既然他们得罪了人,被人卖了也是正常,连讨好人都做不到,就不是一个聪慧的人,既然不聪慧,那留着干嘛,

丫头啊,以后你也要当家,当家了,很多事情,不是说你知道下面谁犯了错,或者说做错了事情就要处罚,有的时候,需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有的时候,也需要提出来杀鸡儆猴,这管一个偌大的国公府,也不容易。”长孙皇后对着李丽质说道,

李丽质点了点头,继续听着长孙皇后的话。

“丫头,你是一个聪明的丫头,和韦浩在一起,母后是最放心的,安顿好你的婚事,母后感觉没什么遗憾,慎庸是一个好孩子,你呢,也是好孩子,慎庸还宠着你,就够了,

以后可要好好过日子,切不可因为自己是公主的身份,就对他父母爱答不理的,你看韦浩如何对我们的,你以后啊,就如何对慎庸的父母,亲家母后都见过,都是实诚的人,以后啊,估计不会有什么冲突,我听说,他们不愿意搬去新府邸住?”长孙皇后开口问了起来。

“是,韦伯伯说,在西城更加舒服,他想怎么办就怎么办,在东城,他说不好玩!”李丽质点了点头说道。

“那也不行,还是要去的,要不然别人怎么说慎庸啊,你呢,要去劝劝。”长孙皇后马上对着李丽质教导了起来。

“不用我劝,韦浩说了,不去就把老房子给拆了,到时候他们不去都不行!”李丽质笑着说了起来,

长孙皇后听到了愣了一下,接着笑着摇头说道:“这孩子,真是!”

长孙皇后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下午,韦浩回到了自己家里,挺尸,休息一下,反正自己这段时间就是要休息了,不过,每次去新房那边的时候,韦浩都会带上很多东西前往,韦浩专门给自己建立了一个实验室,实验室就是在书房下面,里面也是放着自己重要的东西,

每次去的时候,韦浩都会带上一些过去,藏在那边,包括自己记录的那些东西,韦浩都会藏在那边。

到了晚上,韦浩到了前院去吃饭,发现家里就自己一个人在家,娘亲和姨娘们都不在家,父亲也不在。

“人呢,跑哪去了?”韦浩站在前院客厅这边,看着下人问起来。

“回公子话,老爷和夫人们前往新府邸了,说是要收拾一下,另外也需要打扫一下,看看还需要什么,还要吩咐家里的工匠们做。”那个下人马上对着韦浩说道。

“哦,怎么还没有回来?”韦浩点了点头说道,娘亲他们在那边都有自己的院子,每个院子占地都是4亩多,韦浩一共建立了差不多30个院子,足够她们住了,

还有两位姨奶奶,韦浩也是想要接到家里去住,老一辈的就是剩下他们几个了,韦富荣不打算去,但是他不敢不去啊,他怕了韦浩炸了府邸,不过他还是想要在这里保持原样,想着没事就回来这边住,

而几位姨奶奶也是想要在这边住,不想去新府邸住,这个事情,还要商量一下,韦浩是不放心让韦富荣在这里住的,娘亲则是想着跟着韦浩前往,想要给韦浩带孩子,照顾孩子之类的。

没一会,他们都回来了。

“娘。怎么才回来?”韦浩笑着过去,扶着王氏问了起来。

“你这孩子,新府邸那边娘亲不要去盯着点,很多小东西,也是缺的,娘亲今天去啊,又给补充了不少东西,咱们家的新府邸啊,那是真炮娘,娘亲就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房子!”王氏笑着对着韦浩说道。

“那是,你儿子亲自设计的,还能差了,对了,你们自己的院子你们自己弄啊,我也不知道你们缺什么。”韦浩笑着对着她们说道。

“知道,都弄好了,这边也不动,那边全部都是新的,太费钱了!”李氏马上笑着对着韦浩说道。

“能花几个钱,不过,爹,你什么意思啊,这边都不动?你留着干嘛?你信不信,我去工部要点火药去,把这里全给炸了!”韦浩马上盯着韦富荣说道。

“你敢,兔崽子,这个可是老宅,祖上好几代的,你敢炸了试试,老子打不死你!”韦富荣马上警告韦浩说道。

“嘿嘿那你就看着吧!”韦浩一听,笑着说了起来。

“兔崽子,爹不习惯那边,真的,爹是这么想的,你那边爹也去住,这里爹也住,爹想住什么地方就住什么地方,怎么了,你还敢限制老子不成?”韦富荣盯着韦浩警告说道。

“不是,你说你现在行,过十多年呢,年纪大了,万一有个什么事情,怎么办?”韦浩盯着韦富荣问道。

“不是还有十多年吗?到时候再说了,我不是说吗?这边也住着,那边也住着,你也是敢炸了老子的府邸,你瞧老子怎么收拾你。”韦富荣盯着韦浩警告说道。

“浩儿,听你爹的,反正两边都是咱们的家,娘亲也是这个意思!”王氏也是拉着韦浩的手说道。

“娘,你什么时候叛变了,你之前可不是这么说的。”韦浩震惊的看着王氏说道。

“瞎说,什么叛变了,娘亲吧,也是不舍得那些街坊邻居,毕竟,娘在这里生活了这么长时间,可以说是一辈子了,你让娘亲一直在那边,娘亲也不习惯啊。”王氏也是对着韦浩笑着说了起来。

“是啊,浩儿,姨娘们也是这个意思,知道我家浩儿有孝心,但是呢,我们那边也去住,这边也留着,想去什么地方住,就去什么地方住,不知道有多少人羡慕我们呢!”李氏也是笑着对着韦浩说道。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