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贞观憨婿

第185章李世民挨揍

贞观憨婿 大眼小金鱼 8357 2021-01-07 04:28

  第185章

李世民有点火大,当然也不是真正的发火,他知道韦浩有钱,但是他现在居然吃掉了自己禁苑这么多动物,现在还需要花钱去购买,这个钱,李世民想着,要韦浩出,

否则,后面买的那些动物,还不够他吃的,之前这小子打着自己御花园你的主意,自己也是盯着这个,万万没想到啊,他把魔手伸到了禁苑去了。

很快,于晨就走了,李世民对着王德说道:“去,喊韦浩过来一趟,吃了朕那么多动物,还不需要赔钱,这个钱还要朕来掏不成?”

“是,小的马上安排人去。”王德马上拱手说着,心里则是笑了起来,这也就是韦浩,换着其他的大臣来试试,估计不掉脑袋也要脱掉三层皮,而现在,李世民也只是要韦浩赔钱而已。

“陛下叫我,什么事情?”韦浩正在和李渊打牌呢,听到了太监喊自己,就扭头问着那个太监。

“不知道呢,陛下找你有事情,要你马上过去。”那个年轻的太监对着韦浩说道。

“成,老爷子,你和他们玩,我去看看,哎,烦不烦?”韦浩说着站了起来,叫了一个士兵过来替自己打,

很快,韦浩就到了甘露殿这边,王德此刻也是在门口候着,看到韦浩过来,马上对着韦浩拱手说道:“陛下在里面等着你呢,快进去吧。”

“嗯,找我什么事情知道吗?”韦浩站住了,看着王德小声的问了起来。

“这个,应该不是什么好事情,但是也不算太坏。”王德考虑了一下,对着韦浩说道。

“不是好事情?我的天,我没干啥啊最近,我老实的很!”韦浩摸了一下脑袋,仔细的考虑了一下自己最近做的事情,发现自己真没有做坏事,不过还是硬着头皮进去了。

“岳父,怎么了?”韦浩进去后,就看着李世民问了起来。

“怎么了,还好意思问怎么了,你多大的胆子啊,敢吃了朕禁苑的那些动物,啊?你吃什么不行,吃禁苑的动物?”李世民坐在那里,故意黑着脸看着韦浩问道。

“这话让岳父你说的,我不吃动物我还能吃人不成,再说了,禁苑的动物,可不是我要吃的啊,是老爷子要吃的,我只是奉命行事而已,岳父你可不要误会!”韦浩马上看着李世民解释了起来。

“少来骗朕,就父皇,一天能吃七八只动物,而且都是麋鹿,梅花鹿这样的动物,还有大虫,熊瞎子?拿着,看看这个,2000贯钱,禁苑那边需要购买活的动物放进去,需要2000贯钱,这个钱,需要你拿!”李世民说着把奏章递给了韦浩,

韦浩愣了一下,就翻开了看着,上面是禁苑苑监于晨的奏章,请批2000贯钱,购买那些活的动物放进去。

“岳父,这个,你可冤枉我了,真的,这个真是老爷子要吃的,可不是我要吃的。”韦浩合上奏章,对着李世民喊道,

李世民压根就不相信,再说了李渊一个人肯定也吃不了那么多啊。

“朕可不管那些,朕也没有处分你,就是这个钱你可要出,省的你以后天天惦记着朕禁苑的那些动物,不让你出钱,你吃起来可不心疼啊,2000贯钱,少一个子,朕都饶不了你,还敢吃朕禁苑的动物,胆子可真大。”李世民盯着韦浩说道。

“不是,岳父,你听我解释。”韦浩那个郁闷啊,当都尉一个月不过是五六贯钱,才当了没到两个月,就要陪2000贯钱,这就叫什么事啊?

“行了,朕忙着呢,朕可没有处分你,就是要你赔钱而已,这你都不乐意,你问问去,谁敢吃朕禁苑的动物,真是的,快去,准备好钱!真没有多要你的,于晨那边需要这么多,朕就管你要这么多,一文钱没有多要你的!”李世民对着韦浩摆手说道。

韦浩此刻站在那里,欲哭无泪。

“去吧,站着这里干嘛?说破天,也要陪2000贯钱,这个钱,朕就一定要你掏钱。”李世民盯着韦浩说道。

“行吧!”韦浩那个无奈啊,对着李世民拱了供手,接着就往大安宫那边走去,

出了门,韦浩就决定,干个屁都尉啊,不干了回家,人家干都尉还能够养家糊口,自己倒好,还要赔钱自己上那里说理去,到时候韦富荣说要自己干,那就让他赔,这次也让他看看,这就是当官的好处,平白无故,损失2000贯钱,长安城的一栋宅子呢,

很快,韦浩就到了大安宫那边。

“快点,干嘛啊,叫你过去?”李渊看到了韦浩进来,就对着韦浩喊道。

“不打,我收拾东西,回家了!”韦浩黑着脸开口说道,然后直接往自己住的地方走去。

“他刚刚说什么?回家?昨天才来的,今天回家?”李渊感觉自己是不是年纪大了,听错了韦浩说要回家。

“嗯,好像是,你看韦都尉都不高兴,行了,别打了,看看怎么回事去!”陈大力此刻推掉麻将,站了起来,准备去看看韦浩去,

而李渊也是如此,快步的跟上韦浩,到了韦浩的房间,发现韦浩在收拾东西,正在卷铺盖呢。这下可把李渊给吓住了,这是真的要回去啊。

“你干嘛啊,发生了什么事情了,他不让你干了?”李渊马上拉住了韦浩的手,盯着韦浩问了起来。

“还干啥啊,就吃了禁苑的那些动物,我要陪2000贯钱,老爷子,你摸着良心说,我待你如何,我天天陪着你,一个都尉,一个月也就是五六贯钱,好嘛,现在要我陪2000贯钱,2000贯钱,需要干二三十年的都尉才能把这个钱赚回来,我还干个毛都尉啊?”韦浩站在那里,对着李渊喊道。

“赔钱。吃了禁苑的动物,还需要赔钱,赔给他?”李渊站在那里,对着韦浩问了起来。

“啊!”韦浩点了点头,接着对着李渊问道:“你不是说禁苑是你的弄的?吃了,不要钱!现在我岳父要我赔钱,怎么回事?我说老爷子,你现在也不行啊,说话都不顶用了!这要是我这么干,我爹能打死我,能拿着棍子追我十条街!”

韦浩站在那里,很不爽的对着李渊说着。

“那个,那个兔崽子真的让你赔钱?”李渊此刻也是火大的看着韦浩问了起来。

“那我还能骗你?要不然,我过来收拾铺盖干嘛?”韦浩盯着李渊喊道。

“玛德,这个兔崽子,压根就不把老子放在眼里!”李渊很气愤的说道,现在也学会了韦浩的那些痞话。

“哼,这也是你脾气好,换我爹来试试,算了,老爷子,以后你和他们玩,我可不赔你们玩了啊!你老保重!”韦浩站在那里,看着李渊说道。

“那不成,你走了谁陪老夫玩,老夫可不指望他们,就指望你,你等着,你看老夫收拾他!”李渊对着韦浩说道。

“你可拉倒吧,你还敢打他,虽然说老子打儿子天经地义,但是就你这个胆量,未必敢!”韦浩鄙视的看着李渊说道。

“你,谁说老夫不敢,老夫还不敢收拾他,真是的,老子打儿子天经地义,他当了皇帝,也是我儿子,我也能够揍他!”李渊大声的喊着,

韦浩继续鄙视的看着李渊,接着开口说道:“你倒是去啊,你站着这里和我说这个,有什么用?”

“行,你等着,老夫去揍给你看,老夫吃点动物,还需要赔钱,还敢要赔钱,反了他了还!”李渊此刻气冲冲的出去了,

韦浩笑了一下压根就不相信李渊敢真的去打,于是继续收拾铺盖。

“真的要赔钱啊?”陈大力此刻吃惊的看着韦浩问了起来,这些动物,他们看没少吃啊,整个韦浩的下属部队,有一个算一个,谁不是天天吃,要不然怎么每天打那么多,但是现在要陪2000贯钱,这个就让他们很担心了。

“嗯,没事小钱,我有,不会让兄弟们出的,只是,往后我可能就不是你们的都尉了,到时候可不能这样吃了。”韦浩对着陈大力开口说了起来。

“要不,胸垫们每个人那点钱出来?”陈大力看着韦浩不好意思的说道。

“开什么玩笑,你一个校尉一个月也不过是事四五贯钱,你拿钱出来,不要养家糊口啊,算了,我有钱真的,你也知道我的那些产业,2000贯钱,小问题,我就是气不过,我天天陪着老爷子,居然还好意思问我赔钱?”韦浩摆了一下手,继续收拾自己的东西。

“老爷子是不是去找陛下说了,也许说了,就不用赔钱了,你还是不要收拾东西吧?”陈大力考虑了一下,对着韦浩说道。

“你可拉倒吧,就他,他还真不敢去找陛下!”韦浩听到了,小声的说着,

而此刻的李渊,刚刚出了大安宫,就在路上折了一根枝条,然后藏在自己的袖子里面,那个时候的袖子也大,两手互相了抓住,外面根本不知道手上藏了什么东西。接着气汹汹的往甘露殿走去,那些太监也是小跑的跟着,看到了李渊折树枝,他们也不知道要干嘛。

“都尉,都尉,刚刚我们看到了老爷子真的往甘露殿那边走去,而且还折了一根树枝!”没一会,一个士兵过来,对着韦浩喊道,

韦浩听到了,愣了一下,看着那个士兵,接着看着陈大力,陈大力也是扭头过来看着韦浩。

“我的个天啊!”韦浩扔下东西,赶紧追啊,自己那能想到,李渊还真敢打,而且还是为了自己去打,

韦浩和陈大力两个人撒腿就往甘露殿那边跑,而李渊此刻已经快到了甘露殿,一路上那些士兵看到了李渊怒气冲冲的往甘露殿方向跑去,也不敢拦着,也不敢问,就是好奇,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了,这个太上皇,可是很少来这边,几乎是不会来的,现在怎么这么气愤的往甘露殿跑去,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了。

等李渊到了甘露殿后,门口的那些士兵也不敢拦着,他们虽然有的人不认识李渊,但是在门口值班的那些校尉可认识啊。

“太上皇,你怎么来了?”王德看到了李渊,也是愣了一下,这个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

“二郎在里面吗?”李世民开口问了起来,王德还愣了一下,二郎?不过马上就想到李世民排行第二,在李世民还没有登基之前,李渊都是喊李世民为二郎。

“在呢,陛下在!”王德连忙点头说道,

李渊听到了说在,马上就往里面走去,王德连忙跟着,等到了甘露殿的书房,李世民还在看奏章呢。

“所以都尉和铁卫,都出去!”李渊站在那里喊了一声,两只手还是互相握着,藏在袖子里面。

“父皇,你,你怎么来了?”李世民一看是李渊,那个意外啊,这个可是破天荒的事情,自己爹居然主动来了甘露殿?

“出去,听到了没有,不出去,等会寡人斩了你们!”李渊站在那里,生气的说着,

那些都尉听到了,都站了出来,然后看着李世民。

李世民此刻才反应过来,自己父过来,貌似是来者不善啊,不过他还是让那些都尉和铁卫出去,很快,甘露殿书房就是剩下他们父子两个了,李渊还在里面栓住了房门。

“父皇,怎么了?”李世民很小心的看着李渊问了起来。

“怎么了,你个不孝的东西,老夫吃了点禁苑的动物,你居然还要老夫赔钱?”李渊此刻已经拿着枝条出来了,

李世民一看,眼珠子都瞪圆了,这,这是要揍自己。

“父皇,孩儿没说要你赔钱,是要韦浩赔!”李世民连忙喊道。

“他赔和我赔有什么区别,老夫打死你个不孝子!”李渊扬起了枝条就开始抽了,李世民哪能这么老实被李渊抽,赶紧躲开啊。

“不是,他的钱又不是你的钱,父皇,你是不是听错了?还是韦浩说错了?哎呦!”李世民躲着的时候,还大声的喊着。

“老夫没听错,不就是要韦浩赔吗?啊,你个不孝子,他赔和老夫赔有什么两样,禁苑的动物是我下令让他去杀的,老夫要吃肉,啊?你让他赔,那老夫的脸往哪里搁,现在韦浩在卷铺盖,不干了,

你个不孝子,老夫在大安宫里面无聊,好不容易来了一个韦浩,能够陪着老夫解解闷,你还想要把他气走,你个不孝的玩意!”李渊说着可是继续抽啊,心里对李世民也是有气的,这次,也是要把之前的气,全部撒出来。

“不是,父皇,爹,哎呦,爹,我不让他赔了还不成吗?”李世民马上喊道。

“不让他赔,老夫的脸都让你给丢尽了,你个不孝子!”李渊那能这么轻易放过他,还是继续抽着。

而此刻,在外面,韦浩也陈大力也是跑了过来。

“什么情况?”韦浩站在那里,看着那几个都尉问了起来,韦浩都认识他们。

“不好,你小子可能要倒霉了,现在太上皇在揍陛下呢,你就等着吧!”尉迟宝琳指着韦浩笑着说道。

“哎呦,爹,我错了还不成吗?”接着韦浩就听到了里面传来了李世民的喊声。韦浩连忙去推开房门,发现里面是拴住的。

“撞开啊,你们站在这里干嘛?”韦浩看着尉迟宝琳说道。

“太上皇说了,如果我们敢进去,就斩了我们,再说了,陛下在里面也没有喊来人啊,咱们现在冲进去,那不是找死吗?”尉迟宝琳小声的看着韦浩说道,

韦浩一听,也有道理啊,于是站在门口。拍着门喊道:“老爷子,老爷子,下手轻点,不要打脸,打身上就好了,可不要打坏了龙体!”

“韦浩,你个兔崽子,你给朕等着!”李世民听到了韦浩的声音,那个气啊,什么叫不要打脸,打身上就好?如果不是这个小子在李渊面前怂祸,自己还能挨这顿揍?

“岳父,此事,你可冤枉我了,行,我不干了还不行吗?我不当都尉了!”韦浩站在外面,大声的喊着。

“兔崽子,你还好意思怪韦浩?啊?”

“哎呦!爹,爹,停,疼!”他们父子两个在里面也是喊叫着。

“岳父,你躲着点啊,老爷子在你气头上。”韦浩继续拍门喊着。

“你小子给朕闭嘴!”李世民在里面喊道。

“好的,我不说了,那个,老爷子,记得,千万不要打脸,打其他的地方,肉厚!”韦浩说着还不忘叮嘱李渊。

“老夫知道,孙女婿你放心!”李渊也是在里面大声的喊着,

而尉迟宝琳则是震惊的看着韦浩,这韦浩在作死啊,居然真的敢怂恿太上皇揍陛下,那陛下还能放过韦浩吗,

而在内宫那边,王德也是急冲冲的过来喊长孙皇后过去,现在也只有她能够救皇帝了,

长孙皇后听到了王德说的话,还愣住了,李渊去打李世民?怎么可能?父子两个五年没有直接对过话了,李渊还能去打他?那打他不就说明,父子两个关系缓和了吗?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