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贞观憨婿

第397章受委屈了

贞观憨婿 大眼小金鱼 7653 2021-01-07 04:28

  第397章

韦浩刚刚说完,侯君集急了,韦浩当着这么多大臣的面,说这个事情,什么意思,不就是说自己贪腐吗?

“没什么意思啊,我就说你家有钱啊,居然有钱到让你儿子天天去画舫,画舫花钱可是如流水啊,一天不多说,怎么也要2贯钱,啧啧,有钱!”韦浩笑了一下,对着侯君集说道。

“你血口喷人!”侯君集那个急啊,指着韦浩脸都是通红的。

“我血口喷人,要不要我现在去画舫把你小儿子给抓回来?怎么了,合着你能弹劾我,我还不能说你了?还有,诸位大臣,你们就知道盯着我这个老实人,这里有一个人家里开销不正常的,你们不去盯着?哦,你们是一伙的!”韦浩站在那里,继续喊道。

“韦慎庸!”侯君集大声的喊着韦浩。

“怎么,要打架,随时,来,现在打都可以,我怕你?还削爵,我凭什么削爵?”韦浩大声的冲着侯君集喊道。

“慎庸,算了,不要说了!”这个时候,李道宗过来了,拉着韦浩往后面走,不希望韦浩在这里起冲突,完全没必要。

“真是的,以为我好欺负是不是?弹劾我?”韦浩对着侯君集方向喊道,

这个时候,韦浩也看到了魏征了,韦浩马上喊着魏征:“老魏,老魏,弹劾他,他家开支不正常,这个钱怎么来的?去查一下!”

魏征听到了,无奈的看着韦浩,自己和他不熟悉,现在他们两个吵架,把自己搅和进去。

“我说慎庸啊,现在是就事论事,你可不要胡搅蛮缠!”长孙无忌马上替韦浩说话。

“你少来,没见过你这样的舅舅,对外甥女婿都下手的,我哪里对不起你了,逢年过节少了你的,还是说没尊重你?还是我要削爵!”韦浩马上冲着长孙无忌喊道,长孙无忌也是被怼的无话可说。

“好了,慎庸,走吧!”李道宗拉着韦浩就往后面走,韦浩这才作罢,

而在里面的李世民,是听到了韦浩的喊话的,他坐在里面,没做声,房玄龄也不做声了。

“玄龄,你说说,慎庸这次是真的犯罪了吗?真的全部都是慎庸的错吗?”李世民看着房玄龄问了起来。

“当然不是,是犯错了,犯罪说不上,分红的钱,本来就是韦浩给的,民部本来就没有,而且,民部也没有给韦浩支持,本来说,韦浩在万年县做的这么好,民部该有奖励才是,

不但没有奖励,还扣慎庸的钱,这点,民部也有责任,但是也不能全部是民部的责任,今年,朝堂需要花钱的地方很多,主要是之前没做的事情,现在都要开始做,所以,这一块,戴尚书也是没有办法,

唯独一点,就是慎庸没有和陛下你沟通好,如果和陛下你说说,也许就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房玄龄马上拱手回答说道。

“是这个理,慎庸在万年县可是做了很多事情的,朕都没有想到,让慎庸担任万年县县令,能够给朝堂带来这么大的好处,不说其他的,就说税收,为何就没有人去记住慎庸的功劳呢?你和朕说说,为何没有人记住慎庸的功劳?”李世民对着房玄龄继续问了起来。

“这,陛下!”房玄龄不知道怎么说了。

“这孩子委屈,朕心里清楚!可是那些大臣不清楚!六万贯钱!哈,你知道吗?满朝文武,嘲笑朕呢,朕的女婿,不知道为了内帑,为了朝堂弄到了多少钱,为了六万贯钱,要处朕的女婿死罪,还要削爵!慎庸这孩子,心里不知道怎么骂朕这个父皇!现在听听,外面还在说,还在和慎庸吵!”李世民此刻心里是非常生气的,

韦浩的功劳,他最清楚的,可是那些大臣没人记住韦浩的功劳。

“陛下,臣等都清楚慎庸的功劳,只是慎庸的性格不好,容易得罪人!”房玄龄马上拱手说道。

“但是他的性格就是这样,你看他什么时候主动去惹事了?嗯?从来没有主动去惹事情,慎庸的性格,你知道,本来就转不过弯来的人,就知道做事情的人,那些大臣,居然不能容他!”李世民坐在那里,咬着牙说道,房玄龄看到韦浩这样的表情,心里一惊,知道李世民是真的发怒了。

“诶,这孩子,也确实是性格不好,要收拾收拾,朕本来想着,让他爹打他一顿,但是想了想,还是算了,真的要是打了,朕估计,没有三五个月,他绝对不会到甘露殿来!”李世民叹气了一声说道。

“是,这次,也确实是受了委屈,让他爹打他,还是算了!”房玄龄点了点头说道,接着李世民就问房玄龄事情,两个人聊了一会,

房玄龄就出去了,王德马上进来,对着李世民说道:“陛下,齐国公和潞国公求见,还有民部侍郎,工部侍郎,御史大夫等人在外面候着!”

“不见,朕今天累了,如果不是非常紧急的事情,就让他们回去,朕要休息一下!”李世民对着王德摆了摆手,

王德听到了,马上退了出去,等长孙无忌听到了王德说陛下不见的时候,也是愣了一下,接着对着书房的方向拱了拱手,就走了,侯君集也是跟着走了,

韦浩没有回去,而是前往东郊工地那边,现在需要抓紧时间,另外,春播马上就要开始了,作为一个县令,韦浩也要关注一下本县的那些农具,种子的准备情况,另外,自己家里,也是需要过问一下的,

不过,今年的棉花种子非常多,韦浩准备让自己家的农田,把那些棉花种子全部种上,现在已经在暖棚里面育苗了,等天气暖和了,那些棉花苗就需要移栽出去了,不过还没有那么快,最少需要半个月的时间,

不过,现在在郊外,很多百姓已经开始在耕地了,在长安附近,有的是种麦子,麦子是去年秋天就种下去了,有的是种水稻,水稻就是春天播种的,而韦浩家里,有2万亩是种植的麦子,剩下的4万多亩,则是种植水稻和棉花。

韦浩到了东郊那边,看了一下工地的准备情况,就前往下面的庄子了,看那些百姓准备春播的情况,询问那些里长,还缺什么东西,也派人贴出了公告,如果百姓家里,确实是缺少农具,种子,可以带着户籍到县衙那边去借农具和种子,在规定的时间内还就好了,现在也有百姓去县衙那边借了。

而在长孙无忌府上,长孙无忌坐在客厅,气的不行,他很想喊长孙冲回来,但是他知道长孙冲现在对于韦浩是非常推崇的,如果喊他回来,不但帮不上忙,估计还要数落自己一番,长孙无忌突然感觉很无力,有点心灰意冷了,

现在是长子不待见他,太子也是重视韦浩,这让他很难受,

但是真正愤怒的,还要数侯君集,侯君集刚刚回到了府邸,就命令去抓小子侯良义回来,语气非常不善。

“爹,四郎怎么了?犯了什么事情了?”侯君集的长子侯良道赶紧跟了过去,对着侯君集问了起来。

“四郎一直在画舫那边?为何没听你说,老夫一直忙着,你们就这样欺瞒老夫不成?”侯君集盯着侯良道质问着。

“这,爹,四郎的事情,我也不清楚,不能一直在画舫那边吧?”侯良道愣了一下,看着侯君集问了起来。

“哼,等他回来就知道了,还有,最近你们都是忙什么呢?”侯君集坐在那里,继续问了起来。

“爹,也没有忙什么?这不,想要弄点工坊,但是发现没人可用,所以这段时间,孩儿一直在和工部的工匠在一起,希望能够拉着他们一起弄一个工坊,现在东郊那边,很多人都想要弄工坊,但是苦于没有技术,

如果弄出了一个工坊,产品能够大卖的话,那我们家就不缺钱了,而且这个钱,还是干净的,你瞧夏国公,可以说是富可敌国,如果不是给了皇家很多,现在朝堂都未必有他有钱,

所以,现在大家的心思也是放在工匠上面,不单单我们这样做,就是其他的国公府,侯爷府,都是这样做,可惜,孩儿之前一直在边境地区,没能认识韦浩,如果结识了韦浩,就不愁了,

你瞧瞧现在李德謇兄弟两个,还有程咬金家,尉迟敬德家的那些人,都有钱了,现在他们吃饭,都是去聚贤楼,吃一顿,就是好几贯钱,这个可不是我们这些人能够比的!”侯良道站在那里,开口说道,

侯君集听到了他提到了韦浩,气不打一处来,但是长子之前也一直在边境,虽然长子很少出去,但是侯君集为了让自己儿子也更多的功劳,就让他到边境地区负责后勤方面的事情,距离有可能交战的区域,还有一两百里,安全的很,而他次子和第三子,现在都是在那边,家里就是侯良道和侯良义在。

“以后,不许和韦浩玩,老夫今天被他气的半死,他弹劾老夫,说四郎天天在画舫,一天花销巨大,询问老夫家里没有这么多钱,意思是弹劾老夫贪腐!”侯君集非常严厉的对着侯君集说道。

“啊?韦慎庸还敢这样说?真是,他一个毛头小子,还敢这样说话不成?他就不怕被人收拾了?”侯良道听到了,震惊的看着侯君集问了起来。

“找你回来,就是有这个意思,上次,爹在他手上就吃了一个亏,他一个毛头小子,什么事情都没有做,就封了两个国公,凭什么?我们这些老将,在前线浴血杀敌,到后面,也就是一个国公,你记住了,此人,是咱家的仇敌!”侯君集咬着牙,对着侯良道交待说道。

“知道了,爹,到时候有机会,找人收拾他一下。”侯良道也是咬着牙阴笑的说道。

“打架,你们是打不过他,这小子打架很厉害,但是真的上了战场就不知道了,所以,不要轻易去招惹他打架,有机会,就直接找人干掉他,

当然,这种事情,要隐秘做才是,不过引火烧身,需要处理干净,而且也不能现在做,现在大家都知道老夫和他有矛盾,只要他出事情了,很多人就会想到老夫这边,先稳住再说,老夫倒要看看他要蹦跶到什么时候,现在他可是连长孙无忌都得罪了,长孙无忌是谁?

那是太子的亲舅舅,在太子面前,说话的分量非常重,太子也是依仗着长孙无忌,才能如此顺利的处理朝政,到时候,韦浩和长孙无忌就有得斗了。”侯君集坐在那里,冷笑的说着,

他今天可是看了好几次长孙无忌的脸色,发现他的脸色都是铁青的,知道太子帮着韦浩说话,让长孙无忌感觉非常没有面子,接下来,长孙无忌肯定会反击的,也会警告太子一番。

“是,不过,韦浩现在很得宠,贸然去刺杀或者说想要一下扳倒他,不可能,事情还是需要徐徐图之才是,不能操之过急!”侯良道点了点头,对着侯君集拱手说道。

“那是当然的,但是这次也不是完全没有用,多来几次这样的事情,就算韦浩再得宠,也会被陛下怀疑的!”侯君集还是冷笑的说着,这次虽然没有成功,但是不信任是需要积累的,积累到了一定的程度,自然就会一下效果,这个是侯君集所想的,

所以,现在他的想法就是,慢慢和韦浩耗着,终究会让韦浩倒下去,尤其韦浩有这么多钱,还有这么多功劳,而且还得罪了这么多人。

到了下午,韦浩刚刚回到了府邸,就有人过来汇报说,西城学院那边的负责人求见,韦浩一听,也是,皇家学院自己还肩负着负责人的职责,但是自己有段时间没去了。

“让他进来吧!”韦浩点了点头,对着身边的下人说道,马上学院的负责人,孔颖先进来了。

“见过夏国公!”孔颖先进来后,先给韦浩行礼。

“来,请坐,上茶,这次科举,学院那边考的如何?”韦浩笑着对着孔颖先问了起来,孔颖先是孔颖达的族弟,也是一个博学之人,所以被任命为学院的具体负责人,但是韦浩还是他的上司。

“这次下官过来,就是为了汇报这个事情的,这次我们学院考的非常不错,其中,举人200名,我们学院占据了42人,秀才500名,我们学院占据了113人,可以说,这些学生来学院不过半年有余,就取得了如此成绩,是非常不错的!”孔颖先马上站在那里拱手说道。

“坐下说,坐下说,好,不错,确实是不错!”韦浩一听,也是非常高兴的说道,学院那边办学不足一年,就有如此成绩,确实是非常不错的。

“那些举人接到了通知,10天后,要在甘露殿举行殿试,陛下要选出状元,榜眼和探花来,另外,也要选出进士来,所以,现在那些学生也是在紧张的学习当中!”孔颖先再次对着韦浩说道。

“嗯,告诉他们,要多关注现在大唐的实事,不能读死书,他们已经是举人了,是可以授官的,以后,就是一方父母官了,要多了解民生,多了解大唐最新的朝堂策略,不能就知道读书,这样是不行的!”韦浩对着孔颖先交代说道。

“是,夏国公,臣也请了中书省的舍人,准备前往授课,你看这样行吗?”孔颖先马上对着韦浩说道。

“当然行,不但要请那些中书舍人去授课,如果可以,也要请六部尚书,侍郎去授课,毕竟,他们才是最了解朝堂政策的,这个很重要,六部当中,其中民部,工部,兵部,刑部最重要,礼部和吏部这两个部门,他们只是做好分内的事情!”韦浩对着孔颖先交待说道。

“是,不过,这次科举这么成功,之前,之前!”孔颖先试探的看着韦浩说道。

“所有的奖励,会快下达,现在陛下忙,还没有注意到这个事情,另外,学院主要是皇家出资的,所以,明天本公去立政殿用膳的时候,会提这个事情,相信皇后娘娘知道了,肯定会非常高兴的,你们放心就是,还是那句话,你们只要办好学院,教好那些学生,其他的事情,不需要你们操心!”韦浩坐在那里,对着孔颖先开口说道。

“谢谢夏国公,还是要靠夏国公给我们撑着才是,学院这边成绩一出来,就有很多人过来打听,询问下次招生在什么时候,现在我们也没有办法回答!”孔颖先继续看着韦浩说道。

“下次招生在八月份,每年的八月份招生,另外,只要是秀才,免考入学,不是秀才的,还是需要考试的!”韦浩对着孔颖先交待说道。

“是,是,有夏国公这句话,下官就知道该怎么办了!”孔颖先听到了,马上点头说是。

“真不错,差不多五分之一,是吧?”韦浩看着孔颖先开口问道。

“对,毕竟,上次招生,我们也只是招录了长安城附近那些区域的学子,大唐疆域这么大,很多学子还不知道这所学院,不过,现在他们都知道了!”孔颖先拱手说道。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