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贞观憨婿

第431章侯君集被抓

贞观憨婿 大眼小金鱼 8281 2021-01-07 04:28

  第431章

李靖他们知道陛下有可能要放了侯君集的意思,非常很是愤慨,他们可不希望侯君集继续活下去,而且,本来这次犯的就是诛灭三族的死罪,陛下想要看在侯君集的功劳的份上,放了他,李靖他们可不想看到。

“药师兄,陛下都有了这个意思,我们继续追查下去,恐怕会引起陛下的不快!”房玄龄看着李靖,想了一下说道。

“不快也要除掉,此人,心太黑了!”李道宗马上把话接了过去。

“如何除啊,想要除掉他的人可不少,但是陛下不发话,就不好办啊!”房玄龄很发愁的说道。

“我看,让慎庸出马,肯定能够干掉他,只是现在慎庸在牢房,没办法面圣,如果慎庸能够面圣,陛下肯定会听慎庸的,要不然,老夫去一趟刑部大牢,和韦浩陈清利害,让他考虑一下?”李道宗看着他们两个问了起来。

“这,怕是不行吧?”房玄龄考虑了一下,犹豫的看着李道宗说道。

“有什么不行的,就这么办,他长孙无忌和侯君集可是想要置我女婿于死地,我女婿还不能反击了,此事,江夏王,你去办吧,老夫不希望他继续活着!”李靖坐在那里,咬着牙说道,

他对侯君集可是非常恨的,侯君集严格来说,可是他的弟子,但是这个弟子,居然在陛下面前告状,说自己谋反,这样的话,幸好陛下相信自己,否则,自己那就死的冤了!

“行,我去办!”李道宗点了点头说道,

而在侯君集府邸,侯君集此刻惶惶恐恐的,坐在那里半天。

“不行,不行!我不能死,我不能死!”侯君集求生的欲望也是激着他站了起来,然后就往外面走去,不过,外面的那些禁卫军可没有人拦着他,

他知道,现在陛下还在给自己机会,只要自己家人不出城,就好,如果出城,那肯定被抓。侯君集直奔齐国公府邸,他想要问问齐国公那个主意,另外,陛下他们是怎么知道的?

到了长孙无忌府邸,侯君集说要求见长孙无忌,门口的家丁也是前往汇报。

“什么,他还敢来?”长孙无忌非常吃惊的说道,接着对着门房说道:“就说我身体抱恙,现在不便见客,快去!”

“是!”门房家丁马上就出去了,而长孙无忌很着急,这个时候侯君集到自己府邸,陛下那边,肯定是知道的,到时候自己解释都解释不清楚了。

“什么?不便见客,你在耍我是吧?行,你回去告诉你家老爷,如果不便见客,到时候我要是被抓了,他齐国公也不会落下什么好!”侯君集一把抓住了那个家丁,说完了就推开了他。

“滚去报告你家老爷!”侯君集盯着那个家丁骂道,

那个家丁没办法,只能快速往回跑,接着,家丁再跑回来,迎接着侯君集回去,长孙无忌也不想见他,但是他也不想把事情弄大,现在还是需要稳住侯君集的情绪的。等侯君集到了长孙无忌的府邸,发现长孙无忌靠在你软塌上面。

“潞国公来了,请坐,老夫现在身体抱恙,不便见客的!”长孙无忌微笑,但是说话非常虚弱,

侯君集此刻狐疑的看着他,接着拱手了拱手,高傲的坐下来。

“见过齐国公,齐国公,我今天过来,主要是问你拿个主意的,就在刚刚,河间王到了我的府邸,和我说,现在陛下都知道了,是生是死,要看我自己,这话什么意思,还劳烦齐国公帮着我理解一下!”侯君集看着长孙无忌问了起来。

“哦?河间王亲自去找你了?”长孙无忌此刻震惊的看着侯君集问了起来。

“是的,就在刚刚!你说,他是不是在诈我?”侯君集看着长孙无忌问了起来。长孙无忌此刻完全明白了,陛下想要给侯君集一条生路,但是侯君集可能不相信,不相信陛下已经全部知道了那些事情。

“有可能,有可能是诈你!千万要慎重!”长孙无忌马上凝重的看着侯君集说道。

“为何这么说?”侯君集盯着长孙无忌问了起来,而长孙无忌也是希望他死的,如果让他活着,对自己也是一个威胁,毕竟是自己把所有的事情全部告诉了河间王,告诉了陛下,就侯君集的性格,那肯定是不会放过自己的。

“你想啊,陛下如果知道这件事,难道不会派人去抓你?可是现在你并没有被抓,为何啊?”长孙无忌看着侯君集问了起来。

“嗯,那好,我想知道,陛下是怎么知道的?而且河间王对于我的事情,非常确定,好像他什么事情都知道了一般,此事,你该怎么解释?”侯君集继续盯着长孙无忌问了起来。

“潞国公,你什么意思?你认为老夫出卖了你不成?”长孙无忌一脸愤怒的盯着侯君集问了起来。

“那倒没有,我就是想要知道,陛下是怎么知道的?”侯君集还是盯着长孙无忌问道。

“老夫怎么知道,老夫现在大门都被人炸了,人也是气的病了,你还来问老夫,你不要搞错了,老夫可是刚刚会长安没多时间,陛下如果知道,你应该比老夫更加清楚!”长孙无忌推的那个干净啊,根本就不顾侯君集的死活了。

“那行,那你说说,陛下到底是什么意思?什么是生是死?陛下到底知道多少?”侯君集看着长孙无忌问了起来。

“老夫可就不清楚,不过,老夫想着是不是李孝恭诈你?让你去自投罗网,这样的话,到时候你自己反而陷入到被动当中了,老夫的意思是,你就是坐在家里,静观其变!”长孙无忌看着侯君集说道,他是想要故意引导着侯君集去死,侯君集听到了后,也是坐在那里沉思着。

“哦,但是现在李孝恭如此说,他真的没有任何消息吗?”侯君集有点不相信的看着长孙无忌问道。

“恩,老夫是不相信他知道的,除非说必须提前去调查了,但是据说所知,陛下是没用派人去调查的!”长孙无忌看着侯君集说道,侯君集则是盯着长孙无忌看着。

“老夫反正不知道还有谁去调查了,而且老夫也没有和陛下说过,如果你信不过老夫,那老夫也不知道如何去解释!”长孙无忌看着侯君集说道,侯君集听到了,仔细的考虑着。

“潞国公,你不该来我府上的,你这一来,陛下肯定会怀疑你的,之前有大臣说,这次走私的事情,肯定是涉及到了高层将军,你想想看,现在你来我府上,让别人看到了,会做如何想?”长孙无忌盯着侯君集说着,

侯君集点了点头,接着开口说道:“那也无妨,今天我还去了魏征府上,也去了萧瑀府上,陛下不会因为我来你府上就会怀疑!”

“恩,也是,你还是早点回去吧,看看陛下那边有什么动作,也许就是吓唬你!”长孙无忌盯着侯君集说道,侯君集听到他这么说,点了点头,心里也是在考虑着。

“老夫就不留你了,毕竟现在李孝恭在调查你,你在这里坐着不好!”长孙无忌看到了侯君集没动静,就催着侯君集说道,

侯君集站了起来,对着长孙无忌拱了拱手,接着转身就走了,出了门,侯君集冷笑了一下,接着转身就前往皇宫当中,

他知道,长孙无忌肯定把自己卖了,如果不是卖了,他不至于不敢见自己,而且对于长孙无忌的性格,他知道,如韦浩骂的那样,就是阴人,喜欢阴别人,

长孙无忌既然不让自己去见陛下,那么见陛下肯定的对的,所以,他下定了决心,去见李世民了,很快,他就到了甘露殿这边,

李世民得知了侯君集过来了,心里也是很气愤,尤其是得知他前往了长孙无忌府上,而且是从长孙无忌府上回来的,心里就更加气愤,这样的事情,难道还要听长孙无忌的,他侯君集只有长孙无忌,没有自己,

而对于长孙无忌,他也很气愤,想着,如果不是考虑到皇后,这次自己是一定要严惩长孙无忌的。

“让他进来吧!”李世民对着王德说道,王德听到了,就退出去让侯君集进来。

“陛下。臣是来请罪的,臣知道错了!”侯君集看到了李世民后,马上跪下说道,

李世民就是坐在那里喝着茶,侯君集看到他这样,知道自己是真的麻烦了,李世民是真的知道,心里也是庆幸着,还好自己来了,如果不来,那就真的麻烦了。

“陛下。臣愿意把整个事情全部说出来!”侯君集贵在那里开口说道,

李世民听到了,点了点头,示意他说下去,侯君集迟疑了一下,接着开始述说着,

一开始是世家的人找到了他,就是想要拿到一些公文,让他们的出口的生铁能够安全的出去,侯君集没答应,但是世家给的非常的高,加上自己儿子也不少,开销也很大,于是就给了他们批文,到后面,人也是越陷越深,最后和那些世家的人一起参与了,接着侯君集也把和长孙无忌的交易说了出来,李世民就是坐在那里听着,没有发一言。侯君集说完了后,就看着李世民。

“说完了?”李世民开口问了起来。

“是,陛下!”侯君集点了点头拱手说道。

“那就去刑部大牢吧,去刑部候审!”李世民接着开口说道,接着两个侍卫就从暗处出来了。

“是。谢陛下,请陛下开恩!”侯君集再次拱手说道,接着站了起来,跟着那两个侍卫出去了。

侯君集刚刚走没有多久,王德进来了:“陛下,皇后娘娘求见!”

“恩,诶,让她进来吧!”李世民听到了,叹气了一声,没一会,长孙皇后就进来了,进来后,也是跪下了。

“陛下,臣妾是来替哥哥请罪的,大哥如此做,实属不应该,还请陛下责罚!”长孙皇后跪在那里说道。

“起来!”李世民过去扶着长孙皇后起来。

“臣妾实在不知道,哥哥为何要这么做,为何对慎庸的意见如此大?”长孙皇后起来后,对着李世民叹气的说道。

“坐下说,对于辅机,朕也是有很多事情不明白,朕想要找他来问问,但是朕怕忍不住生气,所以,就没有找他问,不过这次诬陷韦富荣,确实是不应该,所以,朕现在也发愁,如何来惩治他!”李世民对着长孙皇后说道。

“陛下,还请严惩才是!”长孙皇后马上开口说道。

“这次,辅机有错,但是听李孝恭说,也是自保,不过,朕让他去调查那些事情,他是一点都没有调查,这是渎职,这点,不处罚不行,所以,朕准备削掉他所有的官职,另外,罚俸禄一年,在家闭门思过一年,你看可好?”李世民看着长孙皇后说道。

“这,好!”长孙皇后点了点头,心里则是着急的不行,现在李世民把李恪抬出来,李承乾那边正需要人帮忙的时候?居然削掉了长孙无忌所有的职务?这样会给李承乾带来很大的影响,本来长孙无忌的现在的职务就全部是在东宫,如今没了那些职务,还要闭门思过,那如何来辅佐高明。

“行,既然你同意,那就好了,辅机也确实是需要闭门思过才是!”李世民点了点头说道。

“是,陛下处罚还是轻的,也希望大哥能够反高官孙皇后点了点头,心里很悲哀,但是还是强笑的说着。

很快,侯君集就被押送到了刑部大牢,到了刑部大牢里面,侯君集马上就看到了韦浩在那里打麻将,本来韦浩是没有看到他的,是其他的狱卒提醒了韦浩,说是兵部尚书来了,

韦浩还想着,侯君集到刑部大牢来干嘛?刑部大牢可不归他管,结果扭头一看,发现了侯君集的是被人押着过来的。

“耶嘿!我说是侯君集,你这是什么情况啊?”韦浩马上不打麻将了,而是到了侯君集面前,仔细的大量着侯君集。

“哼!”侯君集此刻不想搭理韦浩,知道韦浩是来取笑自己的。

“什么情况?”韦浩看着后面两个侍卫问了起来。

“陛下让他过来这边,到时候交待问题!”其中一个侍卫笑着对着韦浩说道。

“犯了什么事情了,大不大,不会是贪腐吧?我就说你儿子有问题,要不然,怎么能够天天在画舫?”韦浩还装着关心的看着侯君集问道。

“与你何干?”侯君集非常不爽的看着韦浩说道。

“这话让你说的,好歹你我都是国公,需要我求情的话,我给出求个情也是不错的!”韦浩装着不悦的看着侯君集说道。

“哼,不需要!”侯君集此刻还是不爽的说道。

“参与了走私生铁的事情!”另外一个侍卫笑着对着韦浩说道,他可是知道,韦浩和侯君集不对付,之前在甘露殿外面就吵过一次。

“我曹,原来是你啊,你大爷的,你犯事了,让我过来坐牢,行,你有种,来人啊!”韦浩一听,马上喊了一声。

“在!”那些狱卒全部站了起来。

“给老子好好招呼他,记住,别弄死弄残了!”韦浩大声的说着。

“夏国公,你说笑了,我们这里可是刑部大牢,哪能做出这样的事情呢?”一个老狱卒笑着对着韦浩说道。

“对对对,我说错了,大家当没有听到啊!”韦浩一听,连忙附和着说道。

“竖子,你敢!”侯君集一听,瞪大了眼珠子,看着韦浩喊道。

“我不敢?你太小瞧我了!当着大家的面,我都敢打你!”韦浩得意的看着侯君集说道。

“哼,小人!”侯君集冷笑的对着韦浩说道,

韦浩一听火大啊,他居然说自己的小人,那自己可忍不了,一拳过去打在了侯君集的肚子上,侯君集差点没把隔夜的那些饭菜吐出来。

“韦浩,你,你,你给老夫等着!”侯君集死死的盯着韦浩,咬着牙骂道。

“行,我等着,你要是能够从刑部大牢活着出去,就算我输!”韦浩笑着看着侯君集说道,

此刻侯君集心里是非常惊恐的,韦浩的能力他知道,韦浩在李世民面前是有多受宠,他也清楚,如果韦浩要强行弄死自己,估计屁事都没有。

“韦慎庸,你敢!”侯君集盯着韦浩喊着。

“试试呗!”韦浩笑着看着侯君集,接着对着后面一挥手,马上就有狱卒过来押着侯君集前往牢房当中,两个侍卫也是走了,他们还要去外面找刑部的官员办登记的手续。

“夏国公,怎么弄,要弄死也行!”一个老狱卒到了韦浩身边,小声的说道。

“怎么弄死?”韦浩一听,感兴趣问道。

“让他在牢房里面不知不觉的去死,没人查的出来的!”狱卒对着韦浩继续小声的说着。

“没必要,我要他让在菜市场问斩!”韦浩摆了摆手,开口说道,这样弄死侯君集,自己是不屑的!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