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贞观憨婿

第344章我败家不行吗?

贞观憨婿 大眼小金鱼 8376 2021-01-07 04:28

  第344章

韦浩一个多月没有去甘露殿了,李世民居然派王德来找韦浩去,韦浩是实在不想去啊。

“那个,我能不能不去?”韦浩还是不想去,看着王德问道。

“我说夏国公啊,你非要让陛下来你家不成?”王德哭笑不得的看着韦浩,也就韦浩敢这样说,还敢不去的。

“来没事啊,老爷子在我府上,老爷子招待他就好了,我去外面躲躲!”韦浩不在乎的笑着说道。

“兔崽子,哪那么多理由,快去!”一旁的韦富荣看不下去了,马上盯着韦浩喊了起来。

韦浩很无奈的看着韦富荣。

“夏国公,陛下真的想你!”王德在旁边开口说道。

“行,去去去!”韦浩点了点头,认命了,估计还想要坑自己,

很快,韦浩和王德就前往甘露殿那边,而在甘露殿,李世民正在和房玄龄他们聊着天,今年快接近尾声了,大唐整体都是非常不错的,民部也还有一些钱结余,内帑也有,

而且今年还为天下百姓做了不少事情,加上北方游牧民族寇边,都被打了回去,是压着打的那种,歼敌无数,前线很多将士都立功了,前几天,回来一批将士,李世民亲自接见了他们,还奖励了不少东西给他们。

“今年不错,都不错,不过,这里面可是有慎庸很多功劳的,不管是民部剩下钱,还是边疆作战,慎庸都是有功劳的!”李世民坐在那里,开口说道。

“是,这点还真是要承认的!”李孝恭点了点头说道。

“嗯,今年监察院也是做的不错,查出了80多名贪腐的官员,这可是近三年的总和,而且对于官员的升迁,也做了调查,不错!”李世民继续开口说道,李孝恭是负责监察院的事情。

“嗯,目前我们还在对20名官员展开调查,现在还没有掌握到切实的证据,所以没办法呈送上来,不过,他们是有问题的,他们的收入和开支不匹配,所以我们一直在暗中调查他们的财务来源!”李孝恭继续开口说道。

“好,要查,不查不行,不查,他们以为朝堂不知道他们的那些我龌龊事!”李世民点了点头,赞同的说道。

“对了,慎庸现在担任万年县县令,好像也没有什么动静啊,听说,都不怎么前往县衙,就是在外面,也不知道干什么。”长孙无忌此刻突然开口说了起来。

“没去县衙,他去了什么地方?”李世民听到了,看着长孙无忌问了起来。

“这就不知道了。还是需要陛下去问一下才是!”长孙无忌拱手说道。

“那不管他,这孩子朕知道,交代他的事情,他一定会做好的,至于怎么做好,不用管,他有办法就是了。”李世民摆了摆手,无所谓的说道,他知道韦浩的性格。

“陛下,臣要反应一个问题,臣也是得到了一个不确定的消息,那些工匠也是尽可能的瞒着我们的工部的那些官员,好像,夏国公和那些工匠们在忙着什么,他们一直在讨论着工坊,我也是远远的听到了,但是去问他们,他们就说没有,很奇怪,

另外,工部的那些工匠,对于这次的奖金,诶,本来臣以为他们会不满意,但是居然没有一个人反对,所以,臣担心,夏国公是不是和那些工匠在商量着什么!”段纶坐在那里,看着李世民说了起来,

工匠的奖金已经定了,他们的奖金是他们今年俸禄的五成,而以后评级了,他们的收入也是官员的六成,虽然李世民在大朝上面,一直希望能够增加,但是下面的那些文官,就是不同意,就是反对这个事情,没办法,只能到六成。

“慎庸和工部的工匠在一起?工坊?他想要干嘛?”李世民皱着眉头,看着段纶问着。

“臣真的不知道,臣也逼问那些工匠,他们就是说没有。”段纶摇头说道,李世民则是摸着自己的下巴,想着这小子能和工部的工匠商量什么事情?

“看一下,慎庸来了没有?”李世民对着身边的一个太监问道,

那个太监马上出去了,过了一会进来说道:“陛下,快到了,已经到了广场这边!”

“好,直接让他们进来,这个兔崽子,来皇宫五六次,就是不来甘露殿,好像朕会吃了他一眼,这次如果不是朕派人去请他,他都不会过来!”说到这里,李世民很生气,这个女婿现在不来了。

一旁的李靖没说话,这个月,倒是看到了韦浩两次,也聊了一会。

很快,韦浩就进来了。

“嘿嘿,父皇,今天这么有空?”韦浩一脸笑容的进来,看着李世民问道。

“你还知道来啊?”李世民盯着韦浩问了起来。

“父皇,儿臣知道你忙,就不敢过来打扰你,真的。”韦浩笑着看着李世民说道。

“这个理由你自己相信吗?过来坐下!”李世民也是无奈的看着韦浩说道。

“诶,谢谢父皇,见过岳父,见过舅舅,见过诸位大臣!”韦浩说着就对着那些人拱手,他们也是坐在那里回礼,韦浩则是坐下来,李世民给韦浩倒茶,端给韦浩,韦浩拱手感谢。

“父皇,这天,估计这两天要下雪了!”韦浩抬头看着天空,对着李世民说道。

“这段时间忙什么呢?人都见不到?”李世民盯着韦浩问了起来。

“诶,县令可是真不好当啊,事情太多了,我都忙的不行,父皇,我上当了,当初就不该答应!”韦浩马上叹气的说着,好像自己吃了很大的亏。

“好意思?你可是没怎么去县衙,你以为朕不知道?”李世民看着韦浩说了起来,韦浩一听,

这是有人告密啊,马上看着李世民一本正经的说道:“父皇,你可冤枉我了啊,我是没有怎么去县衙,但是看可是一直在忙着万年县的事情,为此家里的事情我都没有怎么管,这段时间才忙完了,

对了,戴尚书我的钱呢,我们万年县的钱呢,什么时候下来,你想要卡我钱是吧?你卡我钱你就不要怪我到时候放火烧了你的民部,父皇在这里,你给我个准话,给不给?”

韦浩说着就看着戴胄,现在必须要转移话题,要不然,李世民会继续问自己。

“这,没给你吗?”戴胄也是一脸迷糊的看着韦浩。

“你给我装糊涂?当初出狱的时候,你们民部的几个人就对我说,我是万年县县令,到时候我想要拿到钱,那可就没有那么顺利了,我当初没当回事啊,现在你们还真这样干啊?”韦浩盯着戴胄问了起来。

“这个,我是真不知道,我回去问问,让他们马上给你!”戴胄连忙开口问道。

“最好是这样,不要到时候过年,我们两个还去牢房坐牢,那就没意思了!”韦浩笑着看着戴胄说道,戴胄无奈的苦笑着。

“嗯,慎庸啊,县令也当了快两个月了,说说,有什么感悟?”李世民接着看着韦浩问了起来。

“感悟?”韦浩看着李世民。

“嗯!”李世民点了点头。

“诶,我就感觉我被坑了,坑惨了,都说万年县的县令好当,但是我接手的时候,库房就剩下300贯钱,我问他们,怎么就这么点,他们说,这个还是民部拨付的,如果没有民部拨付,早就没钱了,

而且,整个万年县,一年收到手的钱,就400贯钱,父皇,你自己说,我拿这400贯钱,能够干嘛?连一条路都修不好!”韦浩很郁闷的看着李世民说道。

“哦,但是万年县也没有什么事情,登记在册的百姓也不多,那些没有登记的,都是各个勋爵家里负责的,你就负责那么几千户人,还管不好?”李世民看着韦浩问了起来,

韦浩对着李世民翻了一个白眼:“是,我是不用管他们,但是他们要不要在万年县走路,出了事情要不要找我们县衙,受灾了,是不是找我们县衙求助,到时候我是管还是不管,我不管,百姓骂我,你也骂我,我管,谁给我钱,这样不公平!”

“嗯,无妨的,如果受灾了,朝堂会博拨付下来的!”李世民看着韦浩说道,韦浩点了点头,也就是这个了,毕竟万年县要是受灾了,那么其他国公府上肯定也是受灾,那是一定要救灾的。

“对了,你和工部那些工匠商讨什么呢?听说,你天天和他们在一起?”李世民对着韦浩继续问了起来。

“没干嘛啊,商量一下技术上的事情,这个父皇你也不懂!”韦浩看着李世民说道,

李世民一听也是,但是刚刚段纶可是说了,工坊的事情,于是继续问道:“但是听说你们要开工坊!可有这么回事?”

“啊?”韦浩一听,就看着李世民,李世民一看他这样,就知道回事了,那是一定有这个事情,否则,韦浩不会这样。

“你和他们开什么工坊?嗯?”李世民盯着韦浩继续问了起来。

“父皇,这话让你说的,他们要开工坊,我就协助一下,是吧,既然都是熟人,我不可能不帮忙是不是?”韦浩看着李世民讪笑的说着。

“不对,这不对,兔崽子,你在弄什么幺蛾子,你肯定有事情瞒着朕!”李世民仔细一想,这个不对劲啊,韦浩到底要干嘛。

“没有,真的,就是开一些小工坊,赚点小钱!”韦浩坐在那里,笑着说了起来。

“慎庸,工部的工匠,可是需要忙着工部的事情,如果他们去开工坊,那工部的事情怎么办?”段纶盯着韦浩问了起来。

“那我哪里知道,是他们来找我的,你问问他们去!”韦浩摊开手,看着段纶说道。

“哪都有谁,你和我说说!”段纶继续问着。

“你什么意思,你想要让我出卖他们啊,你怎么这样,都没有多大的事情,你们干嘛这么重视?”韦浩继续盯着他们问了起来。

“慎庸,工部的工匠,那是需要为朝堂干活的,不能在外面干活!”长孙无忌盯着韦浩说道。

“有这个规定吗?”韦浩说着就看着那些大臣问了起来。

那些大臣你看我,我看你,好像是没有这样的规定,但是韦浩这样做,等于是在挖工部的墙角啊。

“慎庸,你也是朝堂官员,可不能做挖墙脚的事情。”长孙无忌继续对着韦浩说道。

“我怎么就挖墙角了,他们很穷,想要赚点钱,找到我来了,要说我的不懂,那还没什么,可是现在我懂,你说,都那么熟悉了,我能不帮忙吗?我就帮个忙而已,你们就说我挖墙脚,有点过分了吧?”韦浩一脸委屈的看着他们说道,他们听到了也是不好说什么了。

“好了,好了,工部工匠的事情,你知道吗?就是奖金的事情!”李世民马上问着韦浩。

“知道啊,意见很大!”韦浩点了点头,看着李世民说道。

“意见很大?”李世民有点吃惊的看着韦浩。

“对啊,凭什么那些官员就拿着高额奖金,而他们那些干活的,就没有?而且他们今年可是做了很多事情,朝堂也没有重视他们,听说本来段尚书是说要奖励一年的俸禄,但是后面讨论只给了五成,那些工匠当然有意见。”韦浩对着李世民解释说道。

“那他们为何没来和我说?”段纶看着韦浩着急的问道,他还真不知道下面的人有很大的意见。

“和你说有什么用,都已经定下来的事情了,还有什么好说的,他们说现在穷,没办法,只能出去赚点小钱,补贴家用!”韦浩看着段纶说道。

“陛下,工部的工匠,他们确实是很辛苦,也做了很多事情,可是,待遇确实是不行!”段纶没办法,只能拱手对着李世民说道。

“朕知道,但是今年已经定下来了,看看明年吧。”李世民也很无奈的说着,这次自己也是想要多给点,可是通不过啊。

“慎庸,你的那些工坊,是不是准备开在万年县?”这个时候,长孙无忌突然盯着韦浩问了起来,韦浩听到了,就扭头看着长孙无忌,这老狐狸,居然能够猜到这一层。

“什么意思?”韦浩装着糊涂的看着长孙无忌问了起来。

“老夫听说,东郊有一块荒地,对外出售的价格是50贯钱一亩,那可是荒地啊,哪怕是上等的良田,也不过是六贯钱!”长孙无忌继续对着韦浩问了起来。

“嗯,是啊,我给县衙送点钱,不行吗?”韦浩看着长孙无忌问了起来,反正买地都是自己家人买的,也没有别人。

不过李靖是知道一些的事情的,但是他不能说啊,现在韦浩不说,自己去说,那是不行的!

“这!”长孙无忌无奈的看着韦浩。

“我钱多,父皇知道的,我家还有不少钱呢,人家当县令赚钱,我当县令败家,不行吗?”韦浩坐在那里,继续说了起来。

“不是,慎庸,你,诶呀,这样,朕从内帑那边拨一万贯钱,你可别这么干啊,你这样,传出去多难听啊?”李世民此刻愣住了,自己女婿当县令,还要花钱,还自己花钱买地,补贴县衙的用度。

“谢谢父皇,那我可就不客气了,对了,戴尚书,我父皇给我钱,你民部可不要以为我有钱,就不给啊,你给我,我还是要烧了你们民部的!”韦浩说着就看着戴胄。

“你放心,肯定给你,下午就拖到你们县衙去!”戴胄无奈的看着韦浩,知道他可是说到做到,可不管你是谁。

“慎庸,你要那么多钱干什么啊?”长孙无忌继续问了起来。

“不是,你一个堂堂的三品大员,朝堂的东宫太子太师,你问这个干嘛?我一个小县令,怎么就得罪你了,你怎么就盯着我不放呢?有钱当然要做事情的!”韦浩看着长孙无忌无奈的说道。

长孙无忌一听,赶忙解释说道:“不是,慎庸,你误会了,我这不是关心你吗?你这刚刚当县令,很多都不知道,我这也是给你把把关,我们这些人当中,对于处理百姓的事情,还是很熟悉的,你有什么问题,就拿出来,大家帮你解决!”

“哦,没问题,有问题你们也解决不了,你们也知道,万年县有这么的百姓,都没有登记在册,你解决一个给我看看!”韦浩说着就看着长孙无忌问道,长孙无忌被问的无话可说,

而李世民也是知道这个事情的,现在韦浩提出来,他也尴尬,他也想要解决这个问题,但是牵扯太多,不过,好在只有一个县是这样,李世民也是打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慎庸,那些百姓,老夫会慢慢让劝说他们去登记,其实不是我们不想让他们登记,是他们不想去登记,不登记有不登记的好处,你作为国公,也会慢慢知道的!”李靖此刻摸着自己的胡须说道。

“我知道,交税的问题,他们靠在我们身上,就是想要少交税,但是这样是不行的,当然,我没有要动这些人意思,只是说,我会想办法,让他们主动来登记!”韦浩坐在那里,点了点头,对着李靖说道。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