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贞观憨婿

第379章破格提拔

贞观憨婿 大眼小金鱼 8408 2021-01-07 04:28

  第379章

韦浩还在县衙这边帮着,王启贤就过来了,说搞定了那些工人。

“哦,行,都是靠得住的?”韦浩拿着名单,看着王启贤问了起来。

“基本上是没有问题,反正这些人都是老实人,什么样的工匠都有,干活也是一把好手!”王启贤点了点头说道。

“成,回头我让去调查去,你没有告诉他们去皇宫吧?”韦浩开口问了起来。

“没有,我昨天一天拜访完,问他们有时间跟我去干活不,你也知道,现在钱难赚,有干活的机会,他们都去,就是怕耽误农时,我也答应了他们,农时的时候,我放半个月假,你看这样成不?”王启贤盯着韦浩问了起来。

“成,农时的时候,父皇也不会从催着,反正这个工地,我说了算,钱也是我花!”韦浩笑了一下说道。

“你花钱?不是,弟弟,建设一个宫殿,你花钱?不是陛下花钱吗?”王启贤听到了,吃惊的看着王启贤说道。

“姐夫啊,你也算是见过市面的人了,我估计你也知道我家的收入,这个钱啊,多了,就不是好事,想要守住那份财富啊,就必须要舍得,不舍得就会惹来杀身之祸,所以,弟弟就不和你多说了,好好把事情做好,也无所谓,这么点钱?弟弟还不在乎!”韦浩苦笑的看着王启贤说道。

“诶,也是,姐夫懂?你放心?肯定把事情做好了?利润这一块就算了,工人和材料的钱,你出就行了?不瞒你说?姐夫我去年到现在,赚了不少,也都是靠弟弟你?

要不然?我还是一个种地的?你也不要说给我赚两成的利润了?我要你钱干嘛?”王启贤开口说了起来。

“你知道啥?给你就拿着?自己置办的点东西,钱给你谁不是给,拿着就是,给我那些外甥们!”韦浩摆了摆手,对着王启贤说道。

“反正我不要?这个钱?姐夫不能拿!”王启贤继续摇头说着?心里可不想拿这个钱?他也知道,弟弟在朝堂上不容易,虽然是国公?但是国公也是国公的难处。

“拿着,到时候你分给其他姐夫一些就是了,钱这个玩意,我能赚,不怕!”韦浩摆手说着,王启贤听到了,也拗不过他。

“那行,我就给其他的连襟分了!”王启贤点了点头。

“名单我会送到宫里面去,到时候宫里面会派人去调查。没什么事情了,你就回去歇着吧,等我通知!”韦浩对着王启贤说道。

“这个,慎庸,有个事情我想和你说一下,不知道行不行?”王启贤犹豫了一下,看着韦浩问道,韦浩就看着他。

“是这样,我老家县令,来京城述职,已经述职十多天了,但是接下来干嘛,还没有半点消息,他呢,在京城这边也是人生地不熟,已经当了十五年的县令了,还是一个七品,不知道接下来该去什么地方,

这不,昨天晚上到我家来了,想要让我找你帮帮忙,主要是我看这个官还可以,之前在老家那边风评是不错的!”王启贤看着韦浩,不好意思的说道。

“当了十五年的县令?从下等到上等?”韦浩看着王启贤问了起来。

“是呢!”王启贤点了点头。

“嗯,行,叫什么名字?”韦浩应了下来,接着开口问道。

“刘志远,真是一个好官,在我们当地,风评非常的好,也没有弄出什么冤案,反正我们当地的百姓,还是很敬佩他的!”王启贤开口说着。

“刘志远,好,下午我进宫的时候,问问去!”韦浩点了点头,很快,王启贤就出去了,

而韦浩交待完了县衙的事情后,就前往皇宫当中,到了皇宫后,把这个名单交给了当值的都尉,让他们安排人去查这些人,接着韦浩就开始在甘露殿外面的那个小花园里面,开始想着如何把这里给围起来,这样就不会干扰到陛下这边,要不然,到时候自己还要挨骂。

“需要砍树,这下树正好可以用来做围栏,不过,这些花花草草弄死了可就可惜了!”韦浩站在那里仔细的看着花园里面的那些花花草草。

“慎庸,慎庸!”这个时候,李世民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诶,父皇,你怎么来了?”韦浩一听马上扭头,听声音就知道是李世民。

“你小子来了皇宫,怎么不去父皇的书房,父皇还是得知你在这里,正好,现在天气也暖和了,就过来这边看看!”李世民笑着过来说道。

“父皇,你说,这些树砍了倒是没什么,也不是什么名贵的树,只是这些花花草草,可是好东西啊,全部铲掉,可惜了,父皇,你看什么地方还有空地,正好现在是春天,还能够移栽过去,再说了,到时候你的新宫殿弄好了,也需要花花草草不是?”韦浩站在那里,看着李世民问了起来。

“你想办法,别问朕!”李世民摆了摆手,不在乎的说道。

“啊?哦,行,儿臣想办法!”韦浩点了点头说道,想着得弄一些花盆过来,而且还需要从宫里面调人,专门养着那些花花草草,到时候新宫殿建好了,那些花花草草也能移过去。

“有方案了?设计的漂亮不漂亮,父皇这辈子,估计就是建这么一个宫殿了,如果不好看,不要看是你出钱,父皇也要收拾你!”李世民看着韦浩问了起来。

“父皇,你放心,肯定让你满意!”韦浩一听,马上笑着说了起来。

“那就好,好好做,钱不够,从内帑调动,也不用你还,朕哪能要你那么多钱,还让你欠债?不过,就是需要让外面的人知道,朕建设这个宫殿,可是女婿孝敬给朕的,他们想要弹劾都弹劾不到,朕看他们谁敢说朕大兴土木,朕可没有花钱,他们能拿朕如何?至于建设好了,就不怕他们弹劾了!”李世民得意的对着韦浩说道。

“行,放心,谁要敢说,我揍他!”韦浩站在那里点头说道。

李世民听到了,就瞪着韦浩骂道:“兔崽子,你能不能不要老是揍人,你自己说说,满朝的那些大臣,除了你们韦家的子弟,谁不想要找机会弹劾你?你就不能好好的打理一下那些关系?”

“我闲的,我跟他们打理关系,父皇,这帮人就是不学无术,就知道盯着自己的利益,父皇,你放心,我不怕他们!”韦浩还很得意的看着李世民说道,

李世民就是无语的盯着韦浩看着,这小子居然说不怕他们。

“行,不和你说这样的事情,说了也没有用,陪父皇走走,天暖了,也的出动走动走动,对了,你之前家里不说的要花花草草吗?从这里挖出去吧!”李世民背着手在前面走着,开口说道。

“嘿嘿!”韦浩听到了,嘿嘿的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挖完了?朕怎么不知道?”李世民听到他这么笑,马上问了起来。

“去年冬天就挖的差不多了,丽质挖的,挖完后,就养在家里的暖房里面,过段时间就要搬出来了!”韦浩还是笑着说着。

“你们两个,你们两个,诶呦,朕的闺女被你个带坏了!”李世民笑着指着韦浩,然后叹气的说道。

“哪有,父皇你当初可是答应的,要不然我们也不敢挖不是?”韦浩马上笑着对着李世民说道。

“行,挖完了就好,走!”李世民背着手,对着韦浩说道,韦浩也是跟在后面,

走了一会,天就暗下来了,李世民本来想要留下韦浩在宫里面吃完晚膳再走,韦浩说县衙那边还有事情,自己不放心,

李世民就不留韦浩了,韦浩出了甘露殿,就直奔吏部,现在吏部尚书是高士廉,韦浩需要喊高士廉为老舅公,没办法,长孙皇后都要喊高士廉为舅舅。

韦浩刚刚到了吏部这边,那些吏部的人,就看着韦浩,不知道这位大爷到吏部来干嘛?

“你们尚书呢,在吗?”韦浩对着一个年轻的官员问了起来。

“在,往里面走,就是了!”那个官员非常小心的说道,虽然从年龄上来看,这个年轻的官员也要比韦浩大很多,但是架不住韦浩是国公啊,而且没听他说吗?找他们尚书,韦浩可是和他们尚书平起平坐的人。

“好,谢了!”韦浩拱了拱手,就径直往里面走去,到了里面发现了尚书的办公房,韦浩就走了过去,门口站着一个官员,看到了韦浩过来,马上给韦浩拱手:“夏国公你怎么来了?”

“尚书在不?”韦浩开口问了起来。

“在,在,小的给你通报一声!”那个官员连忙笑着说道,接着敲开了门,推门进去后,没一会,就出去了,一起出来了还有高士廉。

“老舅爷好!”韦浩笑着对着高士廉拱手说道。

“我说谁呢,原来是你个小杀才?”高士廉看到了韦浩,也是苦笑的说道,接着拉着韦浩的手,就进去了,

而外面那些偷看的大臣们,都是傻眼了,他们可是之前,前几天这么多大臣和韦浩打架,高士廉也是去了的,而且回来后还骂韦浩,现在怎么这么热情了?这不像是有仇的样子。

“老舅爷爷,还是你这里好,比工部强多了了!”韦浩进去了高士廉的办公房,发现里面的陈设都是非常漂亮,还有茶具。

“少来,现在工部尚书办公房也很好,你很久没去了吧?”高士廉笑着对着韦浩说道,接着拉着他到了茶具这边坐下,高士廉开始给韦浩泡茶,然后开口说道:“说吧,找老夫什么事情,你小子,无事不登三宝殿的主,来这里肯定是有事情,想要给谁调动官职?”

“瞧老舅爷说的,我还调动谁,你也不是不知道我家的那些人,五代单传,家里的那些姑姑们的孩子,读书也不行,我找谁调动去?”韦浩笑着对着高士廉说道,

高士廉听到了,也点了点头,韦浩家的人丁是单薄了一些,家里也没有那么复杂的关系。

“就是来向你打听一个人!”韦浩接着笑着说道。

“你呀!”高士廉马上笑着用手指点着韦浩。

“嘿嘿,听说是一个好官,但是好不好,需要你和孝恭叔那边肯定才是,叫刘志远,是一个县令,十多天前,刚刚到京城来述职的,听说当了十五年的县令!”韦浩坐在那里,笑着看着高士廉说道。

“哦,他呀,老夫有点印象,嗯,是一个好官,今天监察院那边刚刚送来了他的报告,非常不错!我拿给你看看!”高士廉说着就站了起来,去拿刘志远的报告。

“方便吗?”韦浩开口问了起来,自己看那些官员的档案,怕不妥。

“有什么方便不方便的,你是国公,有权调动五品以下官员的档案查阅!”高士廉对着韦浩说道,接着把档案找到了,交给了韦浩,韦浩接了过来,打开看着。

“哟,确实是不错啊,一个清官啊!”韦浩一看他的档案,吃惊的说道。

“嗯,没有关系,做事情小心谨慎,不敢乱来,十五年的县令,给百姓做了不少事情,兴修水利,平整道路,开荒,赈灾,抚民,都做的非常不错,这样的官员,在两年前,估计都没有机会,但是现在有机会了,你最清楚的!”高士廉对着韦浩开口说道。“要重用才是!”韦浩点了点头说道。

“是啊,老夫对他的考虑也可以和你说说,一个是去东宫,担任东宫从五品上的太子洗马,教太子处理政事,辅佐太子!

另外一个是,担任,太常丞,也是从五品上的官员,对他来说,已经算是破格提拔了,连续晋升两级,对于他来说,很不容易,这十五年的县令,没有白做!”高士廉看着韦浩开口说道。

“嗯,那确实是破格提拔了,行,我问问他的意思,到时候和老舅爷说!”韦浩点了点头,开口说道,这样的晋升,还说什么。

“嗯,行!这个官员希望他晋升后,不要变坏就好,老夫就是担心,那些地方上的官员,到了京城后,权力变大了,就开始乱来了,这就可惜了。”高士廉对着韦浩说道。

“这个可没法说,看人!”韦浩点头说道,这个是没办法事情。

“你来我就不担心,你小子可不缺钱!”高士廉指着韦浩说道。

“嘿嘿,我才不做官呢,父皇说了我很多次,我不上这个当!”韦浩马上得意的说着。

“行,不过,那个工坊的事情,确实是该这么处理的,不该给民部!”高士廉继续对着韦浩说道。

韦浩听到了,诧异的看着高士廉,那天打架,可是有他的。

“老夫可是没有办法啊,吏部可是需要民部拨钱啊,老夫不能不站出来,不站出来,以后民部不给钱怎么办?不过你小子也不错,那次打架,你小子看了我一眼,然后把我往人肉上面一推,老夫啥事没有!”高士廉笑着说了起来。

“瞧你说的,你是我老舅爷,我敢打你啊?我都小心翼翼的,一直盯着你,怕你摔倒了,摔伤了,我就万死莫辞了!”韦浩马上对着高士廉说道,高士廉也是笑了起来。

“行,晚上吃个饭,老夫请你?”高士廉笑着对着韦浩说道。

“别,要请也是我请你,不过我是真没有空,县衙那边还在一摊子事情,有空我再请你,不过,我要说说,你们吏部缺钱吗?这个茶叶一般好不好,我家不是有好的卖吗?”韦浩鄙视得看着高士廉说道。

“臭小子,不要钱啊?吏部的钱,敢乱花啊?这个还是招待客人用的,不过,我自己喝是好的,有你送的,也有你母后送的,反正还行,这里,哎呦,无所谓啊,反正陛下也不会到这里来,来这里的,都是低级官员,没事!”高士廉笑着摆手说道,

韦浩听到了,也是笑了起来:“成,明天我让人给你送点好茶叶过来,好歹老舅爷你也是尚书,被人说茶叶不好,多没面子!”

“好,多送点,就送给我,不是送给吏部!”高士廉笑着说道。

“肯定是送给你啊,老舅爷,我就先回去了,不打扰你了!”韦浩笑着站起来说道。

“嗯,行,我就不送你了!”高士廉站了起来。

“开什么玩笑,我敢让你送我?你留步,我走了!”韦浩说着对着高士廉拱手,高士廉也是对着韦浩回礼,

很快,韦浩就从吏部出来了,直接回到了县衙,晚上回家前,韦浩让家丁去通知二姐夫,让他找刘志远到府上来一趟。

回到了府上,韦浩正在吃完饭,家丁就过来说,二姑爷来了,韦浩也是点了点头,很快,王启贤带着刘志远就到了韦浩的府上。

“来,还没有吃吧,一起吃饭!”韦浩笑着对着他们说道,而刘志远愣了一下,自己还没有行礼呢。

“许州前县令刘志远见过夏国公!”刘志远马上对着韦浩行礼说道。

“嗯!”韦浩坐在那里,仔细的打量了一下刘志远,面相不错,一脸正派像。

“坐,喝酒吗?”韦浩点了点头,指了一下对面的位置,开口问道。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