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贞观憨婿

第145章冷不死你(求月票)

贞观憨婿 大眼小金鱼 8021 2021-01-07 04:28

  第145章

长孙无忌带着韦浩到了旁边的厢房,刚刚进去,长孙无忌都愣住了,怎么厢房的家具这么简单啊,桌子都是临时支起来的,而且饭菜,嗯,就两个菜,其中一个还是咸菜,另外一个看着是鱼。

“诶,舅舅啊,你,不行,我等会就要去皇宫那边,和岳母说说,你瞧瞧,这,还不如普通老百姓家呢!舅舅,你真的该好好享受一下。”韦浩对着长孙无忌说道。

长孙无忌则是扭头看着长孙冲,眼神里面带着疑问。

长孙冲也很无奈啊,刚刚韦浩和长孙无忌的对话,他可是听到了的,长孙无忌现在要扮演一个清官,而且还是非常清贫的清官,那之前在这里的那些名贵家具,就不能摆了,要不然不就露馅了吗?

那些好的饭菜也不能上,只能上简单的菜,为了这些,长孙冲可是费了一番功夫的。

“嗯,条件简陋了一些,你不要见怪啊!”长孙无忌看着韦浩说着。

“无妨,无妨,来,舅舅,你上坐!”韦浩说着扶着长孙无忌就坐在上面,接着夹着那盘已经发黑的鱼肉,看了一下,估计都做了好几天的鱼,没吃完的,也不知道是从什么地方弄来的。

“来,舅舅,补补,这个可是鱼肉!”韦浩说着就给长孙无忌夹到碗里面。

长孙无忌则是看着韦浩,想要打死他,自己这些年,什么时候吃过这样的菜,这,是菜吗?

“这个,韦侯爷,还是你吃吧!你是客人!”长孙冲对着韦浩说道。

长孙冲这盘菜本来就是准备用来恶心韦浩的,现在韦浩居然夹了这么多到自己爹碗里,要是爹吃了,还不打死自己。

“我没事,我不饿,你也知道,聚贤楼是我家的,我什么大鱼大肉没尝过?我啊,还真就喜欢这个咸菜了,在聚贤楼,虽然也有咸菜,但是我的那些下人啊,基本上不让我吃,来,舅舅,吃!”韦浩继续给长孙无忌夹着。

长孙无忌此刻拿着筷子,都是忍着恶心的。

“阿切!”长孙无忌突然忍不住扭头打了喷嚏,清鼻涕已经留下来了。

“舅舅,这,受凉了?我说大表哥,你...你不孝啊,怎么还能让舅舅冷着呢,家里连柴火都买不起吗?”韦浩看着长孙冲问了起来。

“我!”长孙冲那个郁闷啊。

长孙无忌受凉了可是你拉着他在客厅里面做了小半个时辰好不好,和自己有什么关系?

“有柴火没有?”韦浩很不爽的看着长孙冲问了起来。

“有!”长孙冲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拿过来啊,还愣着干嘛?没看到我舅舅都着凉了吗?”韦浩瞪着眼珠子,对着长孙冲很不满的喊道。

“这,拿到这里来?”长孙冲吃惊的看着韦浩。

“不拿到这里来,拿到哪里去,舅舅在这里吃饭,你到客厅去点不成?等会吃完饭,我们去客厅点,现在在这里点一堆火!”韦浩对着长孙冲喊道。

长孙冲此刻很想发火,对着韦浩骂你是不是有病,自己家里装饰的这么好,你居然在这里烧柴火?

“阿切!”

“阿切!”

“阿切!”...长孙无忌连续打了十几个喷嚏,看来是真的着凉了。

“快去啊,你这...我要上岳母那边告你去,你这个儿子,不孝!”韦浩瞪大了眼珠子,对着长孙冲非常不满的说着。

“不用,不用,那个,不要去惊扰皇后娘娘了,无碍的!”长孙无忌一听,赶忙说道。

而韦浩怒视着长孙冲,长孙冲无奈啊,只能吩咐下人抱来柴火。

等柴火到了,韦浩亲自来点,就点在距离长孙无忌坐的不足1米的地方,火非常大,韦浩还在往里面添柴火。

“瞧瞧,多暖和,你也是,不会动脑筋,还不如我一个憨子!”韦浩对着长孙冲喊道,接着坐下来,吃着咸菜,然后看着长孙无忌说道:“舅舅,吃啊,你都着凉了,需要多吃一些肉食才是,快,尝尝!”

“这,这个,老夫胃口不怎么好了,可能是着凉了。你吃吧!”长孙无忌哪能吃的下去啊,这个都不如自己拿来喂狗的。

“哎呦,不行,舅舅,你听我的劝,多补充这个,对你有好处的,来,尝尝!”韦浩对着长孙无忌说道。

长孙无忌哪能吃啊,只能说自己不饿,韦浩可不管,用咸菜下了好几张大饼,但是长孙无忌就没有动过筷子。

“好了,舅舅,走,我们去客厅,你们抱着柴火去客厅再堆一堆火去,快去,舅舅都着凉了,你们也不知道照顾一些!”韦浩指着那几个下人说道。

接着要去扶长孙无忌,此刻的长孙无忌就是盼着韦浩快点走,这,如果在客厅点一堆火,那像什么样子,传出去,自己是真的不用做人了。

“来,舅舅,我扶着你!”韦浩说着就扶着长孙无忌,而长孙冲还是发傻的站在那里,想着韦浩这个混蛋,居然还要去客厅点火?

“你坐这干啥,不是我说你啊,你这个儿子,也太不合格了,哪有这样的?没瞧见舅舅都着凉了吗?”韦浩瞪着长孙冲喊道,长孙冲此刻才站起来,赶忙到了长孙无忌身边。

“那个,韦浩啊,老夫身体抱恙,可就没有办法陪你了,要不,让你大表哥陪你?”长孙无忌现在很想去后面,不想见这个韦浩了,自己受不了了。

“舅舅,没事,等会在大客厅点一堆大火,让你出出汗,保证你的风寒马上就好,真的,这个是我的经验,一定要大火,要不然啊,你这个风寒,没有十天半个月,好不了,搞不好,还要更加麻烦,听我的!”

韦浩此刻哪能轻易放过他啊,好不容易逮到了这个机会,不折腾个半死都对不起当初弹劾自己的那些奏章。

到了客厅后,还是席地而坐,韦浩真的点了一堆大火,大火上面的火焰,都快要到上面的楼板了,长孙无忌现在很担心,会不会烧着自己家楼上的楼板,要是这样,这个客厅可就保不住了。

“韦浩,可以了,可以了,不要添加柴火了,要不然,容易点着房子!”长孙无忌看到韦浩还要往里面加柴火,马上喊住韦浩说道。

“哦,行,舅舅,来,坐近一些,这样暖和,你也不要怕热,出了汗就好了!”韦浩说着让长孙无忌往前面坐一些,这大火,温度可不低,坐在前面,烤的肉都炙热的疼,不过,确实是很舒服,尤其是长孙无忌,往这前面一坐,额头就开始冒汗了。

“怎么样舅舅,出汗了吧,是不是轻松了很多?”韦浩对着长孙无忌说道,长孙无忌一听,还真是,舒服了不少,头也没有那么沉了。

“嗯,没想到,你还懂的这个!”长孙无忌点了点头,赞赏的说着。

“哎呦这个可是我的经验,多烤一会,多出一些汗,就好了!”韦浩高兴的对着长孙无忌说道,然后时不时的往火堆里面添加柴火,继续问着长孙无忌有关朝堂的事情,像一个虚心的孩子,

而长孙无忌家的那些人,此刻全部都是躲在后面听着,心里是祈祷着韦浩能够快点走。这一聊就差不多一个时辰,而长孙无忌热的里面贴身的衣服都湿了。

“哎呦,你瞧我,还要去河间王府上呢,舅舅,我就不多在这里待了,大表哥,继续添加柴火,让舅舅暖和起来!”韦浩说着就站起来,而长孙无忌一听,也要站起来,但是腿又酸了,韦浩连忙扶起他来。

“行,那我也不耽误你的事情,我送送你!”长孙无忌连忙说道,现在自己可是希望韦浩快点走。

“不用,那能要你送呢!”韦浩连忙摆手说道。

“要的,你是第一次来我府上拜访,不管怎么样,我也是需要送你到大门口的!”长孙无忌笑着说着,此刻的精神头不错,头也不疼了,鼻涕也不流了,喷嚏也不打了。

“还有这样的规矩,免了吧?”韦浩一脸不好意的看着长孙无忌说道。

“不能免,请!”长孙无忌点头说道,接着就送韦浩出去,

这一出门,长孙无忌差点没冻的哆嗦,外面的温度,现在可是零下好几度的,长孙无忌里面贴身的衣服还是湿的,而且之前本来就穿的少,这么一冻,让他非常后悔执意要送韦浩。

“舅舅,真的,你真是的百官的楷模,我一定要和岳父和岳母说,要岳父宣扬你的事迹,让天下百官以你为榜样。不管是为官,还是为人,真的,没话说!”刚刚到了院子,韦浩就拉着长孙无忌的手,一脸非常感动的说着,那个真诚啊,韦浩差点自己都相信了。

“这孩子,舅舅哪有你说的那么好,只是食君之禄需要为君分忧不是,大唐刚刚建立也没有多少年,可谓是百废待兴,可是需要我们这些官员殚精竭虑才是!”长孙无忌马上谦虚的说道,

但是还是不希望韦浩去告诉李世民,明显就是假的啊,告诉李世民,李世民还不会问自己,为何如此薄待韦浩,客厅里面连一件家具都没有,吃饭就两个菜,这不是瞧不起韦浩吗?韦浩可是李世民的女婿,瞧不起韦浩,李世民能乐意吗?最关键的是,还是没有人相信。

“舅舅,你不要谦虚了,真的,像你这样的官员,真不多,我一定要说的,不说,我感觉我的良心都过不去啊,你可是我岳母的亲哥哥啊,怎么能够这么清贫呢,真是,不是亲眼所见,都不相信。”韦浩还是拉着长孙无忌的手说道,压根就没有走的意思。

“嗯,不可,不可,韦浩啊,这样的事情,真的不需要让陛下和娘娘知道。”长孙无忌还是劝着韦浩说道。

“不成,一定要说!”韦浩态度非常坚决的说着,好像不说就等于是对不起长孙无忌一般,长孙无忌心里那个急,而且还冷,腿都开始有点抖了,而且这里距离大门口,还是有点距离的。

“韦浩啊,老夫的这些事情,不值一提,真不值得让陛下知道这个事情,你知道就行了,可不要对外说,要不然,别人以为老夫是沽名钓誉,可不好!”长孙无忌很真诚的对着韦浩说道。

“舅舅,你放心,谁敢说你沽名钓誉,我就让他亲自到你府上来看看,客厅看是空空如也,吃饭就两个菜,这个可是我亲眼所见,还能有假?舅舅,谁敢乱说,我揍他!”韦浩一副义愤填膺的喊着,为长孙无忌抱不平,但是长孙无忌就是希望,你快点走吧,老夫冷的受不了。

“舅舅,你腿怎么了?不方便?”韦浩此刻也是装着才发现长孙无忌的退有点发抖。

“哦,刚刚坐久了,发麻!”长孙无忌连忙说道,

“哎呦,舅舅,来,我扶着你,舅舅啊,你还是和我说说,我去河间王府上,需要注意点什么,这个很重要,我担心我不会说话,把人家给得罪了,就不好了!”韦浩很真诚的看着长孙无忌问着,人虽然是扶住了长孙无忌,但是压根就没有走的意思。

“河间王此人很好说话的,为人也很谦逊,很少理外面的事情,你去了,估计也是简单的见一面就走了,随便拉拉家常就好,不需要注意什么。”长孙无忌对着韦浩说道,

韦浩很认真的点了点头,对着长孙无忌感谢的说道:“谢谢舅舅,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我之前还一直担心,怕河间王有什么忌讳的地方,我又不知道,而且,你也知道,我脑子笨,还不会说话,哎呦,因为说错话,我不知道了打了多少架了,我爹也不知道打了我多少次了...”

接着韦浩就在那里举例自己说错话了,打架和挨打的事情,此刻的长孙无忌,冻的牙根都是紧紧的咬着,快扛不住了,

而一旁的长孙冲也着急了,知道自己爹冷,韦浩还在那里絮絮叨叨的说个没完。

“那个,韦侯爷,你瞧,现在时辰也不早了,是不是需要前往河间王府上走走,要不然,晚了就来不及了。”长孙冲看着韦浩问了起来。

“哦,对,你瞧我,主要是舅舅心善,侄儿问什么,你就答什么,今天我在你这里,可是真的学到了不少,舅舅,谢谢了!”韦浩说着再次对着长孙无忌感谢说道,长孙无忌心里都骂娘了,你能不能不要说话了,快点走,老夫真的扛不住了。

“行,舅舅,我也不多说了,我刚刚都说了,不用送,舅舅你非要送,走吧,我们去大门口那边!”韦浩说着就搀扶着长孙无忌继续往前面走着,

走到了一半,韦浩突然停住了,长孙无忌则是愣住了,不知道韦浩想要干嘛。

“舅舅,我刚刚是不是送给你一个布袋?”韦浩看着长孙无忌问了起来。“是一个布袋,怎么了?”长孙无忌不懂的看着韦浩问了起来。

“不行不行,我好像搞混了,那个布袋好像是我装火药用的,这,万一放在你的库房爆炸了,那就麻烦了,快,让你的家丁提过来看看,看看到底火药还是瓷器,舅舅,这次我是要给你送瓷器的,就是我那个瓷器工坊烧的,上等的瓷器,我亲自挑的!”韦浩对着长孙无忌说道。

“啊,火药,就是爆炸的那个?”长孙无忌震惊的看着韦浩问了起来。

“对,就是那个,你快让你的家丁提过来看看!我确定一下,别搞错了!”韦浩对着长孙无忌说道,长孙无忌一听,马上让自己的家丁去提过来,要是火药,那就麻烦了,自己库房里面东西,可是保不住了,

家丁听到了长孙无忌的话,赶紧去库房那边找,等找到了提过来,可是花了一会,长孙无忌现在牙齿都抖抖抖的震动着,冷啊!

“韦侯爷,你看看是不是这个袋子?”家丁提过来,对着韦浩问着。

韦浩接了过来,打开袋子一看,一脸放松了,然后展开对着长孙无忌说道:“舅舅,你看是瓷器,没拿错,我还以为拿错了,那就罪大了,虽然舅舅的库房肯定也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但是炸了也是不好的,行,拿着!”

韦浩说着就把布袋递给了那个家丁,接着对着长孙无忌继续说道:“舅舅,我们走吧!”

说着就扶着长孙无忌往前面走,此刻长孙无忌感觉自己的脚指头都疼,肯定是冻伤了,

等出了长孙无忌的府邸,韦浩好是扶着长孙无忌,关心的说道:“舅舅,可千万要保重自己的身体,你这样的好官,可不多了,岳父如果知道了,都会感动的!”

“嗯,老夫,老夫,那个,不要,不要和陛下说!”长孙无忌说话都发抖,还是不希望韦浩和李世民说。

“行,既然舅舅想要低调,那,诶,侄儿只能先昧着良心了。舅舅,你,太高尚了!”韦浩说着还是一脸感动,心里则是想到,你今天要是不发高烧,我就服你。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