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贞观憨婿

第368章你们不行

贞观憨婿 大眼小金鱼 8520 2021-01-07 04:28

  第368章

房玄龄听到了房遗直的话,也是愣住了,他是真没有想到,下面的官员是这样的,自己的儿子都不同意,他的坚持有点动摇了,本来他是希望那些工坊能够收到工坊去,这样的话,朝堂能够办很多事情,

现在听到自己儿子这么说,他也担心,十年之后,天下财富全部到了民部去了,那,到时候自己这些人,可能会成为历史的罪人,天下又要大乱,这个可不行的。

“爹,你考虑清楚了,此事,我认为慎庸的对的,慎庸宁愿得罪了所有的大臣,都不愿意给民部,为何?慎庸真的傻吗?他可是什么都不缺,按照你们的意思去做,大家皆大欢喜,岂不更好?

但是慎庸不这么做,那一定是有原因的,给皇家真的比给民部好,皇家的东西,无人敢动,而且现在的造纸工坊和陶瓷工坊,生意非常好,利润也是很惊人的,如果是交给民部来做,就真的未必了,所以,爹,你要三思才行。”房遗直坐在那里,看着房玄龄说道。房玄龄听到了,也是点了点头,没说话。

“爹,没什么事情我就先回去了,此事,爹你还是需要考虑清楚才是!”房遗直此刻站了起来,对着房玄龄说道。

“好,你也早点休息,明天去的时候,爹送送你们!”房玄龄坐在那里,微笑的看着房遗直说道。

“好,爹,你也早点休息!”房遗直点了点头,

很快,房遗直就出去了,

而房玄龄一个人坐在书房里面,仔细的想着韦浩的话,现在有点感觉韦浩说的话是对的了,接着就是一夜没怎么睡觉,

迷迷糊糊当中,就听到了管家的呼喊,喊自己该上朝了,房玄龄起来,准备去上朝,而在韦浩那边,韦浩也是刚刚起来,让家丁给自己穿好了衣服后,韦浩也是骑马上朝。

“慎庸,慎庸!”刚刚出了门没多久,就碰到了尉迟敬德。

“嗯,尉迟叔叔!”韦浩也是勒住马,等着尉迟敬德过来。

“你小子坚持什么啊?有的时候,不要和陛下硬挺着,不好!”尉迟敬德对着韦浩劝着说道。

“哈!”韦浩听到了,苦笑了一下。

“你说你什么都不缺,何必做这样的事情,让他们去做,你也不要管,民部既然要,就给他们,反正你也不缺这点钱,给谁不是给,既然陛下要给民部,你就给民部算了。”尉迟敬德和韦浩骑马并排而行,看着韦浩说道。

“话是这么说,可是我不想成为历史的罪人啊,到时候史书上面写,贞观六年,夏国公韦慎庸,创办那些工坊,交给了民部,接下来十年,天下财富尽收民部,造成天下百姓民不聊生,揭竿而起,

尉迟叔叔,你说,我还有何面目面对这天下百姓?尉迟叔叔,你说的对,我不缺什么,我为何要坚持,就是希望这个天下,能够太平,耕者有其田,居者有其屋,能吃饱饭,能穿暖衣,孩子能读书,能不能做到,我不知道,可是我总要去试试不是?

现在最起码,西城的百姓,要比东城的百姓多了一份收入,西城的百姓当中,也有一些人生活好了起来,还是有点改变的!”韦浩说着就笑着看着尉迟敬德,

尉迟敬德也是苦笑的摇了摇头,然后对着韦浩说道:“你小子啊,有的时候,这股憨劲上来,拉都拉不住,不过,诶,行吧,到时候老夫看看也帮着你说两句!”

“谢谢尉迟叔叔!”韦浩笑着点头说道,接着就看到了李靖也从府邸里面出来,韦浩他们就等了一下,一起结伴而行,

到了承天门这边的时候,发现有很多大臣在了,那些大臣看到了韦浩,都是笑着拱拱手,现在他们可不敢招惹韦浩,加上韦浩也是国公,本来就比很多大臣的地位要高,他们看到,拱手行礼也不稀奇。

韦浩站在承天门外等着,那些大臣们也是在小声的议论着,韦浩就是站在那里没说话,没过多久,承天门开了,韦浩他们也进入到了皇宫当中,到了甘露殿外面,

等了没一会,甘露殿大殿大门开了,韦浩他们就开始进去了,还是老样子,韦浩还是坐在花瓶后面,靠着花瓶准备睡觉,可是没有睡着,就听到了李世民让王德宣读自己的奏章,

韦浩一听,完了,不能睡觉了,但是还是闭着眼,靠在哪里,韦浩的奏章刚刚宣布没一会,下面的那些大臣听到了,非常的惊愕,韦浩不把工坊交给朝堂,而是要准备出售给天下百姓,谁都可以买,10贯钱一股,每个工坊,放出6000股出来,就筹集到了六万贯钱,

而韦浩那边,可是有四十多个工坊,这就是200多万贯钱啊,这个钱,好像还和民部无关,而那些工坊的股份,民部就是只有1000股,也就是说,民部只是占据十分之一,

而且奏章里面明确写了,民部没有管理权,只有分红的权力,管理权在韦浩和那些工匠手上,这个就让那些官员不干了,但是没人敢打扰王德念圣旨,只能在那里听着,而后面那些低级别的官员,怎么小声的议论着,都知道,今天恐怕要闹很久。

奏章很长,足足念了一刻钟,王德念完后,就把奏章递交给了李世民。

“都说说,慎庸这个办法行不行?”李世民坐在上面开口说道。

“启奏陛下,臣认为不行,臣真的很的难以理解,慎庸是如此缺钱吗?如果缺钱,民部可以给慎庸一些,为何还要把那些股份卖给天下百姓?”民部尚书戴胄不干了,眼看民部就要失去这样的机会,他怎么能够你沉住气?

“开什么玩笑,慎庸还差你们那么小钱?你说话注意点行不行?你说慎庸别的都可以,唯独不能提钱!”程咬金马上笑了一下,接着推了推韦浩,开口说道:“诶,诶,醒来,现在说你呢!”

“啊?父皇我在这里!”韦浩马上探出脑袋,开口说道,他其实已经有点迷糊了,王德念到后面的时候,他是真的快要睡着了。

“兔崽子,你又在睡觉不成?”李世民马上盯着韦浩喊道。

“啊?”

“陛下没喊你,是那些大臣们说你!”程咬金也是无奈啊,这小子,没事睡觉干嘛。

“哦,说我啥?”韦浩不懂的看着程咬金。

“说你是不是穷,没钱,要不为何要卖出那些工坊的股份?”程咬金看着韦浩说道。

“开什么玩笑,谁说的,我还缺钱,我家库房里面还有好几万贯钱,除了陛下和太子殿下,谁有我多钱,你们这帮穷鬼,还说我穷,你们有脸说?”韦浩站在那里,对着那些大臣喊了起来。

“韦慎庸,如果不是缺钱,为何要卖出去,交给民部不行吗?”戴胄站在那里,也是对韦浩怒目而视,气啊。

“不是,你们倒是商量出结果啊,我总不能一直等你们吧?我那些工坊不要建设啊,不要钱啊?都已经两天了,你们都没有一个结果出来,什么意思?就这么拖着?”韦浩站在那里,对着戴胄说道。

“这个是朝堂大事,岂能这么轻易下决定?”长孙无忌也是盯着韦浩说着。

“那我可不管,再说了,奏章里面我都说清楚了,交给民部,不行,交给天下百姓,行,最起码能够让天下百姓多了一个赚钱的机会,对了,你们也可以买啊,每个人每个工坊只能买10股,如果人多的话,到时候可是需要随机抽取的,抽取到了就可以,

买多少股份,需要提前交一成的保证金,如果发现舞弊行为,到时候可是要取消你们购买的资格,欢迎大家来买啊,真的,一股10贯钱,真不贵,弄不好,一年就要回本,后面还能赚钱,

当然,这个也有风险,也有可能亏损,要考虑清楚才是!”韦浩站在那里,对着那些大臣们说道,那些大臣听到了,愣了一下,马上就心动了,但是现在他们可不会表现出来,还是需要和韦浩争争的,要不然他们就输了。

“韦慎庸,此事,老夫反对,没有这样的道理,给了百姓,什么好处都没有,而给了民部,民部可以用那些钱,能够办成很多事情!”高士廉此刻也是站起来,对着韦浩说道。

“别扯,办什么事情,修直道?还是修水库?反正我也没有见你们有什么行动,当然,从西安到西北的直道是再修,但是,也没有修好了,而水库,我发现,没动静,你说,你们民部要那么多钱干嘛?养着一帮硕鼠啊?”韦浩鄙视的看着那些大臣们说道。

“韦慎庸!”

“韦慎庸,你血口喷人,臣要弹劾你!”

“韦慎庸,你说谁是硕鼠?”...韦浩的话一说,那些大臣马上炸了起来,纷纷指着韦浩喊了起来,韦浩则是鄙视的看着他们,这个眼神让他们更加受不了。

“韦慎庸,老夫反对这个事情,必须要交给民部!”魏征此刻也是站了起来,对着韦浩喊道。

“你说必须就必须啊,你算老几?我凭什么听你的,有本事单挑打过我再说!还必须,说的我好像是你的下属一样。”韦浩继续鄙视的对着魏征说道。

“你,你,算老夫一个!”魏征突然来了一句,韦浩都没反应过来。

“算老夫一个!”这个时候,戴胄也是喊了起来。

“干嘛,真单挑啊?”韦浩此刻在明白魏征到底是什么意思,马上问了起来。

“哼,算老夫一个!”长孙无忌此刻也是冷哼了一声说道。

“舅舅,你干嘛呢?你也来了,这要是伤到你了,多不好啊?父皇,你劝劝我舅舅,别没事打架!”韦浩说着就看着李世民喊了起来,李世民一脸头疼的样子,在那里揉着自己的脑袋。

“兔崽子,你还是说说你自己,你自己没事别打架,好了,不许说打架的事情,说说慎庸的奏章,大家意下如何?”李世民说着就看着那些大臣问了起来。

“陛下,臣反对!

”“陛下,臣坚决反对,该交给民部!”

“陛下,如此巨大的财富,交给了天下百姓,真的不合适!”..

那些大臣也是纷纷喊了起来,韦浩无所谓哦,反正自己就是不给,只要李世民支持自己,他们就拿自己没办法。

“慎庸,你说说!”李世民看到那些大臣如此反对,马上看着韦浩问了起来。“就是不给民部,把我整急眼了,我送给天下的乞丐,就不给你们,气死你们!”韦浩站在那里,非常得意的说道。

“你,你,陛下你听听,这个是当朝国公说的话吗?朝堂民部还不如乞丐?”戴胄一听啊,气的要吐血了。

“废话,给了乞丐,乞丐会感谢我,你们会感谢我吗?”韦浩站在那里,再次冲着戴胄喊了起来,戴胄愣了一下。

“父皇,儿臣奏章也写了,事情就要这么定了,父皇如果不同意,儿臣也要这么做,再说了,父皇,儿臣要是强行去做的话,不违国法吧?这个可是儿臣自己弄的!和别人无关吧?”韦浩马上对着李世民拱手说道,

李世民听到了,也是装着皱了一下眉头,看着那些大臣们,开口说道:“这个,慎庸有没有违反国法?”

“这!”那些大臣们全部傻眼了,好像是没有啊。

“嘿嘿,跟我斗,不是瞧不起你们,打架也打不过我,赚钱也赚不过我,还好意思和我打架?我要是你们,我买一块豆腐,撞死了算了,免得丢人!”韦浩那个得意啊,眼神里面透着鄙视。

“韦慎庸,你,你,老夫和你拼了!”戴胄不干了,到嘴的鸭子,就这么飞了,自己这个民部尚书当的失败啊,说着就要冲过来,但是被后面的魏征给抱住了。

“魏公,你放开我!”戴胄急眼了,扭头对着魏征喊道。

“你一个人打不过他,等会吧!”魏征对着戴胄说道。

“怎么,魏征,你还要跟我打,你可是输了两次了,还要来?”韦浩装着一脸吃惊的看着魏征说道,魏征气愤的盯着韦浩。

“承天门外,老夫等着你!”魏征非常硬气的指着韦浩说道。

“诶呀,老魏,我服你,屡败屡战啊,还这么硬气,你真是属鸭子的,死鸭子嘴硬啊!”韦浩此刻笑着对着魏征说道。

“敢不敢去?”魏征站在那里,冷冷的盯着韦浩说道。

“奉陪到底!”韦浩也是一脸高傲的说道。

“打什么架,你们是朝堂官员,不许打架!”李世民此刻冲着他们大声的喊着。

“没事,承天门!”韦浩对着他们说道。

“承天门不许打,慎庸你去打试试!”李世民盯着韦浩喊道。

“那就东门!”韦浩看着魏征继续说道。

“你去东门试试!”李世民咬着牙盯着韦浩说道。

“那就西门!”韦浩继续说道。

“你个兔崽子,你是非要打架是吧?啊,把父皇的话,当做耳边风?”李世民站了起来,一脸愤怒的盯着韦浩喊道。

“父皇,他们挑衅我,可不是我挑衅他们的,你怎么光说我,不说他们啊?”韦浩一脸委屈的看着李世民说道,

李世民也是郁闷的摸着自己的脑袋,然后看着下面的那些大臣,那些大臣全部低头,不看李世民。

“不许说打架的事情,说说慎庸的奏章,该如何,慎庸坚持这么做,大家也拿出一个章程出来!”李世民站在那里,对着那些大臣说道,说完了,就坐下来。

“陛下,臣等的意思,非常明确,反对!”戴胄站在那里,对着李世民喊道。

“对,反对!”其他的大臣,也是喊了起来,都说反对。

“切,你们说了不算,有本事打赢我再说!”韦浩站在那里,还是一脸鄙视的看着那些大臣。

“武将们,你们就没有反应吗?”戴胄那个着急啊,对着坐在另外一边的武将们喊道。

“此事和我们无关,我们也不懂!”尉迟敬德马上开口说道。

“你们,如果民部没钱,兵部那边哪来的钱打仗?你们考虑清楚了!”戴胄接着喊道。

“这,慎庸,要不,从了吧?”程咬金一听,马上抬头看着站在那里的韦浩喊道。

“从什么从,我还怕他们?”韦浩还是一脸不在乎的说道。

“你们这些将军该想清楚了,这个可是为民部争取的,给民部争取到了,就是给你们兵部争取到了!”长孙无忌也是盯着那些武将喊道,程咬金就看着李靖,接着看着坐在那里的秦琼,两个人大佬不表态,他们也不好表态啊。

“嗯,将军不能参与地方上的事情,此事,兵部的将军,不能参加,但是兵部的任职官员可以参加!”李靖此刻开口说道。

“老夫也是这个意思!”秦琼也是坐在哪里开口说道。

“老夫来!”侯君集听到了他们两个这么说,马上站了起来,开口说道。

“侯将军,你,不行!”韦浩则是一脸的鄙视的对着侯君集说道。

“打了才知道!”侯君集一脸愤怒的盯着韦浩,他居然说自己不行,那自己不能忍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