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贞观憨婿

第364章钱财是毒药

贞观憨婿 大眼小金鱼 7591 2021-01-07 04:28

  第364章

韦浩坐在县衙这边非常烦躁,这个事情,如果解决不了,会留下很多后患,虽然韦浩完全可以不管就交给民部,但是,后面一旦出了事情,到时候朝堂这边就会出现危机,这个是韦浩不想看到的,

韦浩坐在县衙考虑了不知道多久,这个时候,韦浩的一个家兵家兵过来,对着韦浩说:“公子,代国公府上派人来请你过去吃晚饭!”

“哦,好,我知道了!”韦浩此刻才从沉思当中醒来,接着站了起来,那个家兵也是过给韦浩拿着随身的东西,包括韦浩随身携带的唐刀。

出了县衙,韦浩叹气了一声,接着骑马前往代国公李靖的府上,等韦浩刚刚下了马,就发现李靖在门口等着自己了。

“岳父,你怎么还在外面等?”韦浩下马笑着对着李靖说道。

“嗯,今天府上有不少客人,想必你也知道,所以老夫出来先和你说一声,你呢,也不需要顾忌我,该怎么说,怎么说?老夫作为右仆射,这样的事情,老夫不能不出来,但是也是出来而已,能不能办成,老夫不抱希望!”李靖小声的对着韦浩说道。

“谢谢岳父!”韦浩听到他这么说,心里也是松了一口气,对着李靖拱手说道,他也担心到时候李靖也给自己施加压力,那就郁闷了,

很快韦浩就到了李靖府上的客厅,客厅这边的人都是今天在甘露殿的那些人。

“慎庸,来,这边坐!”房玄龄看到了韦浩过来,连忙站起来笑着对着韦浩招呼说道。

“你们坐,我随便坐就好了,随意一些,在这里,我也算是半个主人!”韦浩笑着对着他们说道。

“来来来,别客气了,今天我们过来,要谈什么事情,你也知道,此事,还真的需要说服你才是,如果你不同意,我们就没有办法了。”房玄龄笑着说了起来。

“是啊,夏国公,这个事情,还是需要你点头才是,你不点头,事情就没有办法办,娘娘那边已经同意了,就看你这边了!”戴胄也是看着韦浩说道。

“嗯,哈!”韦浩听到了,苦笑了一声,接着坐下来。

“来,喝茶!”工部尚书段纶在泡茶,给韦浩倒了一杯茶。

“谢谢,我想要说的是,此事,没有你们想的那么简单,交给你们容易,交给你们,后面你们能不能做好这些工坊,还有,以后,民部会不会干涉百姓的工坊,都是一个问题,希望你们慎重一些,说是交给民部,其实最后,谁都不负责,又谁都想要负责,然后,工坊,会被你们整黄了!”韦浩坐在那了,叹气的看着他们说道。

“慎庸,言重了吧?”房玄龄看着韦浩,笑了一下说道,笑了还是不相信韦浩说的话。

“房仆射,我问你,如果我交给你们,那么你们得知了其他的工坊,会赚钱,你们会不会也要求入股,再说了,现在工匠弄的那些工坊,是不是朝堂急需的物资,既然不是朝堂急需的物资,那么为何要朝堂入股,朝堂,不能只盯着钱!”韦浩坐在那里,盯着房玄龄问了起来。

“不会,只是说,这批工坊,如果交给皇家,那肯定是不行的,交给民部的话,你放心,民部不会干涉具体做什么,也不会过多的干涉工坊的运行,工坊还是你们说了算的,所有一切,你们说了算!”房玄龄马上对着韦浩说道。

“好,你这样说,我还稍微放心点,但是,我想要问的是,如果工坊亏损,你们会不会追究谁的责任,会不会掏钱出来,弥补亏损?”韦浩继续看着他们问了起来。

“这个,我们想要听听你的意思,你说怎么办?说出你的意见我们考虑。”房玄龄很聪明的把问题踢给了韦浩,希望韦浩能够说出意见来,这样他们也好讨论,他们也不知道工坊的事情,听韦浩的比较明智。

“亏损的话,你们民部需要掏钱出来。当然也不是一直掏钱,如果亏损的钱,超过历年所赚的钱的五成,才可以关闭工坊!”韦浩看着他们说道,这个也是他下午在县衙那边考虑的,如果真是不能逃避这个问题,那就需要为那些工坊争取到更多合适的条件才是。

“好,听你的!你们说呢?”房玄龄说着就看着其他的大臣,他们听到了,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好,另外,那些工匠,该如何给地位?他们现在在工部算是官员,但是,他们的俸禄非常低,当然,他们有股份在工坊,但是,他们的品级呢,他们到底是属于工部,还是属于民部?工匠现在是工部的,但是工坊是民部的,总不能,你们两个部门都不管吧?这样的话,那些工匠一旦遇到了问题,该如何?”韦浩坐在那里,抛出了这个关键的问题,工部尚书段纶就看着民部尚书戴胄。

“这,此事还需要考虑一下!”戴胄此刻看着韦浩说道。

“好,你们可以考虑一下,还有,如果那些工匠属于工部,他们拿这么点俸禄,合适吗?他们为朝堂创造了多少价值?那这么的点钱,他们心里会平衡吗?

还有,现在工部还没有出来的那些工匠,该是什么待遇,另外,如果转移到民部,那到时候那些工匠,如何调动,调动到什么部门去,他们的品级如何定?”韦浩坐在那里,继续对着那些人追问着,

房玄龄他们此刻都傻眼了,他们只是想要控制那些工坊,希望朝堂能增加一份收入,没想到,后面还有这么多事情。

“你们之前就是想着控制那些股份,但是没有想过,控制那些股份,会带来什么后果,如果给皇家,那么这些事情就是不是事情,他们是和皇家合作,属于私人之间的合作,但是现在你们要入股,想要和铁坊和食盐那边一样,那么,那些工匠的待遇,就需要考虑一下了,

还请你们考虑清楚了,这个事情,可不是简单的事情,涉及到出来的几百个工匠,还有整个在工部的那些工匠,如果弄的让那些工匠不服气,那些工坊能不能成立,都是一个问题!”韦浩坐在那里,继续说了起来,那些大臣心里也是在想着韦浩说的那些话。

韦浩说完后,就不说了,让他们自己考虑去,自己说的已经够清楚了。

“慎庸,你的意思呢?”房玄龄考虑一会,感觉很乱,就想要问问韦浩的意思。

“这个我可不敢表达自己的意思,我说了,你们还认为我为难你们,如何解决,你们来考虑,我不发表,我会把你们的意思,转告那些工匠,让那些工匠们去考虑,

另外,还有一个事情,如果你们要入股那些工坊,请准备钱,这个钱,可不少啊,之前工坊赚的钱,肯定是和你们无关的,而且现在人家已经弄出来了,那么那些股份卖给你们民部,你们民部需要掏钱出来,

如果卖给私人,一股价值万贯是没有问题,现在就问你们要5000贯钱,你们要五成的股份,那么一个工坊需要2万5000贯钱,现在一共有42个工坊,那就需要100万贯钱,民部现在有这么多钱吗?”韦浩坐在那里,看着他们问了起来。

“什么,这么多钱?”房玄龄他们听到了,震惊的看着韦浩。

“贵吗?不相信的话,5000贯钱一成股份,放到外面去,你去看看到时候会有多少人买!甚至你们都想要买,对吧?还有世家那边,早就找我谈了,愿意出这个价钱,现在给你们民部,打了五折,你们还嫌弃贵,就有点说不过去吧?“韦浩看着房玄龄问了起来。

“不是,这不对吧?之前皇家就出了5万贯钱的!”房玄龄继续看着韦浩说道。

“对啊。皇家就出了5万贯钱,他们占股五成,也就是说,这100万贯钱,我们需要交给皇家的,剩下的50万贯钱,是我和那些工匠们分的,当然,你们也可以让皇家不要那50万贯钱,但是我和工匠那50万贯钱,可是需要的,

你们不要以为有很多,这里面可是有几百人呢,分起来,真没有多少,我最多拿2成,三成也就是30万贯钱,给那些工匠,一个人也不过是分不到1000贯钱,不多吧?”韦浩看着房玄龄说道。

“这!”房玄龄他们此刻全部傻眼了,他们没有想到,问题居然这么多。

“这些事情,你们去考虑,考虑清楚了,再来和我谈!”韦浩坐在那里,很冷静的说道,那些大臣也发现了,韦浩今天和之前有很不一样,今天的韦浩非常的冷静,没有像之前发火。

“慎庸,你说的那些问题,明天我就会着急五品以上大臣讨论,然后给陛下上书,看陛下能不能批准,现在已经涉及到了工部,民部,和吏部的事情了,那些官员的待遇和晋升的问题,绕不开吏部!”房玄龄看着韦浩说道,韦浩点了点头,没说话。

房玄龄坐在那里考虑了一下,接着看着韦浩问道:“你内心非常反对这个事情?”

“你说呢,现在你们看到的利,五年以后,你们就会看到了弊端,这个弊端,非常的严重,搞不好,嗯,会出事情,大事情!”韦浩坐在那里,对着他们冷冷的说道。

“大事情?”房玄龄盯着韦浩不相信的问道。

“与民争利,本来就是朝堂的大忌,而你们现在如此争夺,大忌中的大忌!到时候天下的工坊,都会尽收民部,对于大唐来说,是灾难!”韦浩坐在那里,叹气了一声说道。

“不可能,民部不会轻易去收工坊!”房玄龄开口说道。

“房仆射,你现在是仆射,五年后,你还是不是仆射呢,十年后呢?民部一旦收了工坊,就有钱了,这个钱就是毒药,后面的那些人,一旦发现工坊没利润了,就会想办法弄其他的工坊,要确保民部每年有这么多钱进账,

到时候那些官员,只能去外面弄其他的工坊,天下工坊,尽收民部,到后面,天下所有赚钱生意,全部在民部,最后,富了民部,富了官员,穷了天下百姓,这一天一定不会远,最多二十年,我相信这里的很多人都能够看到!

因为,工和商都你们心里的地位太低了,他们的财富对于你们来说,就是朝堂的财富,你们想要取就取走,那些人根本就反抗不了。”韦浩坐在那里,还是很心灰意冷的说道。

“慎庸,没,没那么严重,你放心,再说了,你在朝堂当中,你也会阻止这个事情发生,对不对?”房玄龄马上劝着韦浩说道,虽然对于韦浩的话,他不相信,但是还是有点服气的,知道韦浩的看长远还是看的准的!

“我,哈哈,可能吗?陛下都愿意把那些工坊交给民部,所以大臣都同意,我一个人反对,谁会听我的?我说多了,他们还以为我有私心,不满你们说,如果不给民部,我准备招商,就是让天下人来买这些工坊的股份,

比如你们有1000贯钱,你们可以联合10个人,筹集1万贯钱,买一个工坊的一成股份,年终的时候,比如这个工坊分红1万贯钱,那么,你们就领走1000贯钱,我宁愿这样,因为这样,这些财富是在百姓手上,而不是在朝堂手上,

而你们有钱后,也会去买好东西,这样,你们需要的好东西就越多,到时候民部就会收到更多的税收,而天下百姓,也会更加有钱,你们这样做,等于是饮鸩止渴,竭泽而渔!”韦浩坐在那里,盯着他们说道。

“这?”房玄龄他们听到了,全部震惊的看着韦浩。

“但是,我估计父皇不会同意,毕竟,这里面的利润太大了,陛下也不舍得啊!”韦浩坐在那里,苦笑的说道,而那些人,则坐在那里考虑着韦浩的话,接着就去吃饭,那些大臣压根就吃不进去啊,韦浩也没有多吃,

吃完后,韦浩就是回到了自己的府邸,

而房玄龄则是被召集到甘露殿去了,房玄龄也把韦浩的话,原原本本的对着李世民说了一遍,

李世民听到了,非常的震惊,背着手,在书房里面来来回回的走着,

哪怕是房玄龄走了,李世民还是考虑着韦浩说的话,尤其是对于韦浩说了,民部以后会尽收天下工坊,百姓会苦不堪言,而如果让天下百姓购买那些股份,那么天下百姓就有钱,百姓有钱,就会去买更多更好的东西,而朝堂也会收到更多的税收,另外,不与民争利,也是韦浩提到过好几次,

李世民一个晚上辗转反侧,怎么都睡不着,第二天醒来后,李世民对着王德说道:“你派人去一趟慎庸府上,让慎庸到皇宫来,就说朕要见他,现在就要见他。”

“是!”王德听到了,马上就派人出去了,现在宫门还没有开呢。接着李世民就到了暖房这边,吃着早餐,想着韦浩说的那些话,

不知不觉,东边的太阳已经升起来了,照在了阳光房里面,李世民坐在那,就开始烧水泡茶。

没一会,韦浩过来了。

“父皇,有急事?”韦浩进来后,对着李世民问了起来。

“急事倒不是,就是,嗯,你吃过了没有?”李世民想到了这个,就先问了起来。

“没有呢,这不我刚刚练完武,洗完做,还没有来得及吃,就过来了!”韦浩站在那里说道。

“坐下,坐下说,去,弄点吃的过来,多弄点,包子或者饺子都可以!”李世民对着身边的一个太监说道。

“是!”那个太监也出去了。

“慎庸啊,昨天你在你岳父府上说的那些话,后面房玄龄过来找朕了,朕听到后,一宿没睡觉啊,睡不着,父皇知道,你这孩子,一心希望大唐强大,你既然反对交给民部,那肯定是对的,毕竟,你也不缺这个钱,给谁都是给,不能给民部,自然是有不能给的理由,这点父皇是相信你的!”李世民坐在那里,对着韦浩说道。

“谢父皇,父皇,你这说到点子上了,儿臣真不缺那些钱,再说了,股份给谁,都是给,但是可以给皇家,可以给任何一家,唯独不能给朝堂,朝堂是管理天下事情的机构,不是赚钱的机构,收税不是赚钱,

而如果朝堂亲自下场的话,那么,天下的工坊还有活路吗?现在他们肯定不会下场,但是,父皇,钱财是毒药啊,一旦他们习惯了民部有这么多钱,如果有一天少了,他们就会去先办法弄到更多的钱,到时候只能是很多工坊主倒霉了,父皇,此事,儿臣没有私心,你知道的,一开始儿臣是准备五成给皇家的!”韦浩听到了李世民着说,也是有点动情的对着李世民说道,

李世民听到了韦浩这么说,也是连连的拍着韦浩才的肩膀,表示自己知道他的心思,让韦浩放心。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