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贞观憨婿

第99章打上门来了

贞观憨婿 大眼小金鱼 4599 2021-01-07 04:28

  第九十九章

韦富荣接到了消息以后,也是想着族长找自己到底干嘛?虽然他也知道没好事,但是作为家族的人,族长召见,不能不去,族长在家族里面的权力还是非常大的,可以定人生死。

“准备200贯钱,族学要开学了,不为其他人,就为了家族那些贫寒家的孩子吧!”韦富荣叹气的说着,钱,自己愿意交,但是不要坑自己,坑自己就是另外一说了,交这个钱,韦富荣也是希望家族的子弟能够成为人才,这样能够让家族繁盛。

很快,韦富荣就到了韦圆照府上,经过通报后,韦富荣就在客厅里面看到了韦圆照。

“金宝来了,坐吧,身体如何?”韦圆照看着韦富荣问了起来。

“多谢族长关心,还好,对了,族长,今年的200贯钱,我送过来,给家族的学堂的!”韦富荣对着韦圆照拱手说道。

“也好,等会交给族老那边,让他们去处理,今年入学的孩子,估计要多三成,韦家子弟越来越多,也是好事,家族这边也准备动用300贯钱,修缮一下学堂,聘请一些先生来教书。”韦圆照点了点头,开口说道,面色还是有愁容。

“族长,钱不够?”韦富荣不知道他什么意思,为何提这个,自己都已经拿出了200贯钱了,还要拿?

“不是,钱够,今年家族的进项还可以,有个事情,你要做好准备才是。”韦圆照看着韦富荣说道。

“请说!”韦富荣拱手说道。

“嗯,本来我也不想说,但是其他的家族在京城的负责人,已经找上门来了,如果我不处理,他们就自己处理了,要是他们处理的话,那韦憨子估计要麻烦,当然,韦憨子是我们家族的人,还轮不到他们来管教和处理的,....”接着韦圆照就把那些负责人来找自己的事情,和韦富荣一五一十的说清楚了。

“这,族长,还有这样的规矩不成?”韦富荣很震惊的看着韦圆照,

韦圆照点了点头说道:“之前你都是在京城做点生意,没有去外地,如果韦家的子弟的去外地发展,老夫都会提醒他们,我们和其他的世家之间,都是有约定成俗的规矩的,这次韦憨子不给他们瓷器,只不过是一个幌子,他们的目的,还是韦憨子手上的瓷器工坊,他们说瓷器工坊非常赚钱,可是当真?”

“这个,还行,反正我是从来没有见到过他的钱,除了酒楼的钱我掌控着外,其他的钱,我都没有见过,也不知道这个钱他到底藏在那里,问他他也不说,还说亏了,具体的,我是真不知道。”韦富荣也有点发愁的看着韦圆照说道,

刚刚他也听明白了,这些人想要对付自己的儿子,那些家族有多强大,他是知道的,别说一个韦浩,就是李世民都怕他们联合起来。

“让韦浩给他们货,另外往后,那些家族所在的地方,瓷器就交给他们,其他的地方,老夫不管,他们也管不上,还有,打听清楚了,这个瓷器工坊是不是他们真的想要打主意,这个你放心,如果韦浩给他们瓷器销售,他们还来搞瓷器工坊,那就不是这么说了。”韦圆照看着韦富荣提醒说道。

“成,此事多谢族长,我回去后会好好和他们说一下的,只是,如何约见他们?”韦富荣看着韦圆照问了起来,这个事情还是需要解决的。

“韦憨子同意了后,你派人来通报一声,到时候我约他们,一起到府上来坐坐!”韦圆照考虑了一下,对着韦富荣说道。

“是,我马上去找那个小子!”韦富荣站了起来,对着韦圆照拱手说道,韦圆照点了点头,转身就走了。

“老爷,让那些人去收拾韦浩岂不更好,他可是没少给你难堪的!”一个刚刚晋升上来的管事的,对着韦圆照笑着说道。

“啪?”韦圆照抬手就是一个巴掌,打的那个管事的懵逼了。

“蠢货,我韦家的子弟,岂能被外人欺负,传出去,我韦家子弟的脸面该放何地?”韦圆照恶狠狠的盯着那个管事,那个管事马上跪下,嘴里面一直说恕罪。

“哼,来人,通知一下韦挺,关注一下这几天的奏章,如果有弹劾韦浩的奏章,他需要知道里面的内容,整理一份给老夫!”韦圆照边走边说着,那个管事的马上爬了起来喊是,

韦挺现在是尚书省右丞,深得李世民的信任,尚书省右丞就是协助尚书省左右仆射干活的,相当于办公室副主任,左丞是主任。

韦富荣在酒楼里面找到了韦浩,韦浩正在自己休息的房间睡觉,今天忙了一个上午,有点累了,所以就靠在休息室休息。

“儿啊,儿醒来,爹找你有事情。”韦富荣推醒了韦浩,

韦浩一脸迷糊的坐起来,不解的看着韦富荣:“爹,你没事跑出来作甚?”

“还不是你小子干的好事?坐好了,爹有事情要和你说!”韦富荣狠狠的瞪了一眼韦浩。

“我没干嘛啊,我最近可没打架的!”韦浩更加糊涂了,自己最近可是老实的很,关键是,没有人来招惹自己,所以就没有和谁打架过。

“不是打架的事情,坐好了!”韦富荣盯着韦浩严厉的说道,韦浩一看,估计这个事情不会小,要不然韦富荣不会皱眉,于是就盘腿坐好了,接着韦富荣就把韦圆照说的事情,和韦浩说了一遍。

韦浩听后,就坐在那里考虑着,接着问着韦富荣:“爹,还有这样的规矩不成?”

“爹哪里知道,爹之前也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情,不过,我看族长还是很愁的。”韦富荣看着韦浩摊开手说道。

“有这样的规矩也不怕,给谁卖不是卖?反正不能砍我的价格就行,给他们就是了!”韦浩想了一下,大唐那么大,那几个家族也就是几个地方,让出几个也无妨,怎么卖自己可不管,但是不要说来压自己的价格,那就不行。

“这个事情我在路上也考虑了,我估计你也会让出来,但是族长说,他担心那些人借着你现在不给他们瓷器,对你发难!”韦富荣看着韦浩说了起来。

“发难?”韦浩再次看着韦富荣问着,这个就有点不懂了。

“族长说,他们可能打你瓷器工坊的主意,这个瓷器工坊很赚钱?钱呢?”韦富荣看着韦浩问了起来。

“哪有钱,谁告诉你赚钱了,外面还传你有几万贯家财呢,钱呢,我可没有看到我们家有几万贯家财!”韦浩打了一个马虎眼,可不敢给韦富荣说实话,如果他知道自己借了这么多钱出去,那还不把自己打死?

“有啊,家里的那些店铺,良田的地契,我都收好了!”韦富荣点了点头,就是盯着韦浩不放。

韦浩一听,瞪大了眼珠子看着韦富荣,然后提高声音问道:“爹,你这就不对啊,之前你可是告诉我,家里的钱都被我败的差不多了,怎么还有这么多?”

“酒楼赚钱了,加上你不败家了,加上你赏赐的,还有在东城这边给你建设的府邸,这些可都是钱,爹都你给你安排好了!”韦富荣掰着手指给韦浩算着,

现在他可放心告诉韦浩,自己儿子不败家了,不但不败家了,还是一个侯爷,所以对于韦浩,他也不那么藏着掖着了,当然,多少还是会藏一点,不到最后的关头,肯定不会告诉韦浩的。

“好吧,瓷器工坊不赚钱,你不要听外面的人瞎说。”韦浩点了点头,摆了摆手说道,接着看着韦富荣问着:“他们打我瓷器工坊的主意?”

“族长是这么说的,所以让你小心点,另外,如果你同意给他们瓷器销售的话,族长就安排我们见面,儿啊,此事你说呢?”韦富荣看着韦浩问了起来,他对瓷器工坊的事情不清楚,不过,他现在心里也是越来越重视韦浩的意见了。

“玛德,这是打上门来了,一个小小的瓷器销售,搞的这么严重?他们要那些地方的售卖权,来找我,我给他们就是,现在居然还动用家族的力量!”韦浩坐在那里骂了一句,

这个也是让韦浩不爽的地方,自己开门做生意,五湖四海的人来找自己谈生意的事情,自己都欢迎,能不能谈拢那就是后话,但是他们没有来找自己,而是直接去找自己的族长了,还说如果族长不教训自己,他们还教训自己,就他们,够格?

“见,爹,你派人去通知族长,就在族长家里见!”韦浩下定决心说道,本来他是想要在自己酒楼见的,但是担心到时候起了冲突,把自己酒楼给砸了,那就可惜了,去族长家,把族长家砸了,自己不心疼,大不了赔钱就是。

“成!”韦富荣倒是没有多想,心里还是想要解决这个事情的,要不然,他们要是对付自己儿子,那可就麻烦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