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古装言情 医妃发家史

第966章

医妃发家史 不过如此 2218 2021-01-13 18:18

  

更要命的是,一只海东青飞回来送了五步蛇的传回来的消息,赵兰青的燕城由于连绵大雨下了一个多月,江水暴涨,燕城受了前所未有的大水灾,燕城的百姓苦不堪言,莫说上缴税赋了,连吃饭都吃不上了,要饿死了。

五步蛇已经把押运过去的粮饷分出去一半给赵兰青,救燕城水灾之急。但是燕城加上从雅风手里抢过来的三城,都在告急,水灾已经漫延到了燕城属地周边的数个村落。赈灾银子初步预估需要一千万两之巨。

格博克勒甄比刚刚看完五步蛇的消息,又一只海东青飞落到他脚边,赵兰青的消息又到了,跟五步蛇所报消息大致内容相似。跟葛国和白国的仗还没有开打呢,燕城已经在垂死挣扎了。

格博克勒甄比现在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于私,孩子丢了,现在还没找到下落,生死未明,媳妇儿,得了不明原因的恶性高热,目前还没找到治疗方法,指不定啥时候极品生肌丹控制不了她突然飙升的体温,人就得被活活烧死;于公,燕城的仗还没有打,就受了水灾,自己属地的几座城池都或多或少的受灾,只是严重程度不同,赈灾银子数目庞大,难以为继;还有肃慎国其他三十几个部落虎视眈眈的盯着肃慎国这位刚刚上位的小天汗阿林阿,不怀好意,他格博克勒甄比就算心如铁石,再沉稳也坐不住了。他感到自己就好像被放在炉架上烤,没有一处不是备受煎熬。

格博克勒甄比现在还不知道的是,还有一件将要发生的令他更加闹心的事情正在有如暴风般酝酿着呢。他的倒霉日子还没达到巅峰状态呢!

他和葛覃刚一回到富灵阿境内,爵府就得到了消息。爵府军队在秃答部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重创,令爵爷大为恼怒,气得掀翻了他的书案,砸碎了书房里所有的陈设,包括一对他最心爱的古董花瓶。

亭兰小姐的脾气比他爹还要古怪三分,还要暴躁三分。所以,爵府军队的战败对亭兰的打击比他爹还大。亭兰的报复心比他爹还要强。

燕城那边水灾的消息,还有两个孩子被劫的消息通统没能逃过爵府的信息传递机构。在格博克勒甄比得到消息的同时,爵爷这边也得到了同样的消息。

亭兰拿着书信,嘿嘿冷笑,道:“爹,您让那十几个杏林医馆的加盟商们闹着要求退还订金,解除合约,看来还是有点效果的,这不,把那夫妻两个逼回富灵阿都城来了。爹,我看中格博克勒甄比可不是说着玩儿的啊,我是真的看中他了。无论你做什么,人得给我留着。我看中的东西就只能是我的,活的死的,他都是我的。”

爵爷看着这个被打小惯坏的小女儿脑仁儿疼。她背着自己偷了虎符,私自调动军队去追杀葛覃,给军队造成了极大的人员伤亡,加上经济损失,爵府遭受的打击真是不小。

爵爷手指都发颤,指着宝贝女儿,胡子都气得翘起来,怒道:“你,你个惹事精!我还没找你算帐呢!你还在这里指手划脚的?你还惦记那个格博克勒甄比?那是你能肖想的人物?他若是个爱钱的或是爱权的,事情还能搞这么糟糕?你以为,就那些个加盟商们要退订金,要解除合约,就能拿捏他,让他臣服么?你想的太简单了!十万大军啊,都没有逼他低头,就那么点银子的事,就能逼他低头么?真可笑!”

亭兰却是丝毫没觉得自己的想法不对,辩解道:“我哪里期望那点银子就能让他低头了?我这是在对付那个葛覃您懂么?就是那个葛覃碍事,没有她,我的事情早就成功了。我就是想把她的生意通统都搞完蛋了。爹,您别以为我是小孩子啥也不懂,啥也不知道。您的心思我早就明白。”

爵爷眼睛瞪得像铜铃,道:“你明白什么你还早就明白了?别在这儿胡说八道,诬陷你爹。你个不肖女,我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个不肖之女!你给我惹下祸事还少么?”

亭兰一点不以为意,满脸的不屑,道:“爹,您这话可就不公平了哈。我哪里就是不肖之女了?您别以为我傻,我知道,你之所以同意调十万大军来,借给格博克勒甄比,用意也不单单只是因为惯着我。阿林阿天汗年纪小,根本就坐不稳这个王位。一切在他背后支撑着的,都是格博克勒甄比王爷。您答应我与格博克勒甄比王爷联姻,又愿意借十万大军给他,还不是看中了他封地的那几座城池?他名下的封地算是肃慎国最富饶的土地了,爵府的几个嫡子,我那几位好哥哥为了争夺您的家产和封地打得是头破血流的。就算我嫁给格博克勒甄比,你也不会因为我,放弃觊觎他的封地吧?

哦,对了,还有您老人家最爱的权利。肃慎国现在名义上是阿林阿天汗在执政,可是真正说了算的就是格博克勒甄比。我不相信您答应联姻,只是单纯的联姻,怕是更想挟天子以令诸候吧?或者,您比我想像的更大胆些,直接以勤王的名义,杀掉阿林阿,您自己登基。”

亭兰的话快把爵爷给气晕了过去。这个丫头真是让他给惯坏了,啥话都敢说,这么大逆不道的话她张口就来,日后,怕是整个爵府都得毁在她的手里。

爵爷气到了极点,扬起手来就想给亭兰一巴掌。亭兰把小脸一扬,一点害怕和躲避的意思都没有,眼神儿里满是挑衅,那意思很明显,你打,你打啊!

爵爷指着亭兰说不出话,浑身都在止不住的颤抖着,生的儿女没一个让他省心的。

可是,他的巴掌始终还是没有落下去。不是舍不得打,是他知道,以亭兰的脾气,这一巴掌要是打下去,指不定她还会惹出什么大乱子来,她这个女儿简直就是个疯子。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