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古装言情 掌权人

第1922章 迅速搬家

掌权人 岑寨散人 3872 2021-02-20 19:41

  

妫海玥吐吐舌头道:“早上你提过,我倒忘了……哎,明天去苠原人家肯倾囊相教吗?听说很多地方领导保守得很,凡上门学习一律好烟好酒接待,就是不愿意把绝活说出来。”

夏艳阳淡淡道:“这一点放心,现任乡长是白***的大学女同学,好朋友。”

“好朋友?”妫海玥顿时两眼发光,八卦地问,“好到什么程度?谈过恋爱?怎么会分到一个地方?”

于煜啊于煜,你在女朋友面前倒是毫无掩瞒!

白钰恨得牙痒痒,轻描淡写道:“校友,不是同学……已经联系好了,她会详细介绍几年来的做法,肯定毫无保留。”

“现任女朋友知道你俩的关系吗……”妫海玥穷追不舍。

夏艳阳轻咳一声,打岔道:“作为研究生,再隔一年她也该提拔副处了吧?”

白钰叹道:“哪有这么容易,在体制有时确实需要点运气……”

谈谈说说来到招待所楼下,不知怎地有股芒刺在背的感觉,抬眼一看,蓝依蓝朵姊妹俩正站在阳台冷冷打量自己。

糟了,醋坛子打翻了!

回到宿舍,白钰还没来得及换拖鞋,就被蓝依上前闪电般捏住鼻子,寒着脸说:

“怪不得大清早庄骥东发消息说祝贺你艳福不浅,两位美女副***左搂右抱,快活得合不拢嘴了!”

“没……没有左搂右抱吧……”

“啊,你还真有这个想法?!”

被蓝依诘得哑口无言,而蓝朵很识相地不知躲到哪去了。只得苦着脸说:

“主要急着回来见你,平时根本遇不到,再说了碰到面不说两句又不好,也是谈论工作,又……”

“是吗?我怎么觉得你的心情不是一般的好!”蓝依道,“楼上楼下,见面倒是挺方便!昨晚有没有谁卫生间热水坏了,跑到你这儿洗澡?”

还真有,不过妫海玥自己克服了。

白钰讪讪道:“人事调整这玩意儿有时挺奇怪,我也不想弄俩对经济金融一无所知的助手,这不,紧急把俞嘉嘉调过来了,唉……”

蓝依更是火大:“你在炫耀自己很有女人缘是吧?在苠原跟前女友朝夕相处;金融局美女如云,眼睛都看不过来;调到商砀更是两位未婚美女***,看来我真是配不上白大***了!”

“蓝依!”

白钰赶紧搂着她温柔地说,“我们已经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怎么可以说得这么生分?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你是我遇到的最好的女孩……关于两位女助手,其实……”

这时蓝朵拖着拖鞋散散漫漫从卧室出来,眼睛故意瞟往别处,拉长声调说:

“别玩虚的,忠不忠看行动。”

蓝依也醒悟过来,从他怀里挣脱开来道:“对,要有实际行动!”

“什……什么行动?”白钰诧异地问。

蓝朵道:“明天搬家!”

蓝依接着道:“租到外面去,就象在商林一样!”

“唔……”

白钰略一迟疑。本身住不住招待所也没有硬性规定,但作为外来的常务副***无论从安全角度,避免打扰,还是行踪保密性等因素出发住招待所利大于弊。何况自己是未婚,公然与蓝依蓝朵住在一起,容易引来闲言碎语。

“舍不得了?”姊妹俩同时逼过来问。

白钰突然笑笑,一手搂着一个,道:“这样好不好,我们换到后面一幢楼,装修比这幢差些但更清静;上下班从另一个门出入,怎么样?”

暗想两位弟媳怎么可能左搂右抱?象这会儿才是实实在在的左搂右抱呢。

姊妹俩都在考虑他的新方案,蓝朵也浑然不觉被他搂着,想了会儿齐声道:“可以,明天就搬!”

第二天一上班白钰打电话请假,俞树已经听说所有乡镇长大清早去苠原学习明天座谈的事,欣慰笑道没问题,正府班子动起来了,这比文山会海要好。

然后找沈主任商量换宿舍的事,沈主任不安地问是不是设施不齐全?房间有味道?装修质量不行?

白钰也就实话实说,道跟两位美女***楼上楼下,三位都没结婚,时间久了恐怕外界说闲话,还是未雨绸缪的好。

哦,那是我考虑不周,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沈主任立即亲自去招待所挑选宿舍。

来到金融局临时设立的领导小组办公室,里面个个脸色凝重,手机、电话响个不停,气氛十分压抑。

俞嘉嘉汇报说尽管严密封锁清理整顿信用员的消息,还是有风声传了出去,到上午九点半为止已有3名信用员失踪,下落不明;还有17名信用员主动到信用社承认错误,目前对应小组已提前行动,去他家里展开全面搜索。

“各信用社举行的信用员会议都正在举行之中吧?”白钰问。

“12个乡镇信用社,只有7家正在开会,另外5家或者人没到齐,或者有村民也得到消息围堵信用社大门,造成营业中断。”苏行长道。

俞嘉嘉道:“我已要求警方采取果断措施,凡扰乱、影响信用社正常经营的一律拘捕,按治安管理处罚条例执行;人没到齐的派人到半路去接,防止潜逃。”

“另外,埚山部分群众围攻信用社,把防弹玻璃窗、卷帘门等都砸坏了,为确保安全我们已经要求信用社暂停营业一天,运钞车把款包都接回来。”苏行长道。

白钰脸一沉:“郭主任不是在埚山蹲点吗?”

“郭主任……这会儿正在途中,估计马上就到了……”苏行长支吾道。

在场中人都听得出郭主任分明没想去蹲点,听说群众围攻信用社才匆匆赶过去的。

白钰并没有继续追究,转而道:“联系一下**局和信用联社,5家没开会的要增派人手;另外埚山乡信用社不能停止营业,中午前必须把防弹玻璃、卷帘门等物防设施修复到位!停止营业容易造成更坏、更广泛的谣言,给其它乡镇信用社带来压力,就算下午半天不办理业务,信用社大门都必须开着,柜员必须在电脑前坐着!”

“我来协调……”苏行长有些犹豫不决。毕竟在埚山蹲点的是郭主任,副手怎能给主持工作领导下达指令?

俞嘉嘉善解人意地说:“还是我来吧。”

出门时杜局长紧紧跟在后面,带着试探口吻道:“白***,俞嘉嘉同志对金融系统情况很熟悉,指挥有方,领导小组工作结束了是不是留下来帮助商砀金融局提高专业素养?”

白钰怎会被他套出话来,笑笑道:“相互学习共同进步嘛。”

离开金融局,见四下无人白钰才打电话给郭主任,道:“守土有责,你的任务就是确保埚山信用社不出乱子,怎么确保,有什么困难我都不管,只看结果!如果下午两点信用社不能开门正常经营,你主动打报告辞职!”

说罢挂断电话。

下午出于礼貌,也是上任以来第一次与基层领导干部见面,白钰代表正府***出席了俞树出席、阚树主持的全县乡镇书记会议,主要内容是党建工作和思想宣传工作。

主席台坐了四位县领导,分别是***书记俞树、副书记兼**阚树、**包千喜、常务副***白钰。

看着这位年轻的常委,台上台下领导们都心情复杂。

平心而论,商砀上下对前任常务副***冷水鱼都不是太满意,总觉得那家伙自恃省城空降干部,说话做事拿腔作势,动不动“我们省城”,工作思路和工作作风与地方干部们格格不入。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他不管去哪儿都要求车里备两大桶纯净水,开会、活动单独烧开了泡茶,说是对商砀的自来水水质不放心。

真是笑话!

身为常务副***,既然怀疑事关全县老百姓的饮用水水质有怀疑,难道不能督促水厂把好质量,切实提高水处理技术和工艺环节吗?可他就是只顾自己,不顾别人死活的德性。

好不容易捱到冷水鱼被吓跑,不知多少人红了眼想着常务副***这个位子,因为余夫从装病发展到真病,据说现在都起不了病床,神智几度出现错乱。按体制内人性化的规则是,领导干部患病期间——只要不是绝症,一般不会动他的位子。

这就意味着谁晋级常务副***宝座,便直接主持正府全面工作,多爽啊!

台下至少七八位乡镇书记到町水跑过官,三位副***汪、林、范都主动向市里主动要求“挑更重的担子”,甚至常委班子里也有人动了转岗的念头。

无它,余夫一病不起的话按常理还能捱一年左右,到时常务副***拨正就名正言顺了。

万万没想到还是外来的和尚好念经,商砀这边打破头都没用,被这么年轻的小伙子捷足先登。

更没想到的是,干部年轻化先从正府副***开始,一口气配了三位研究生领导,还都没结婚!

会前乡镇书记们都在私下讨论今天同时开始的清理整顿信用员和组织乡镇长到苠原学习,两斧子砍得蛮辣。有神通广大的已打听到白钰在苠原、在金融局做的几件大事,也打听到他深受缪文军赏识、两任县纪委书记因为想动他而被贬黜,震惊之余不由都在问:

这家伙后面还有什么招儿?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