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古装言情 一胎三宝:总裁爹地请签收

第九百零章 重头戏

  

这世上那有那么巧的事,前脚刚签约失败,后脚通稿就出来了,中间加起来都不超过一小时。

很明显,这些通稿早就准备好了,就等着今天这股东风。

同时因为这个,今天也有散股被抛售,数量和昨天差不多。

黎碧萱按照今天收到的那条短信,来到了一个咖啡厅。

那人见黎碧萱坐下了,直接开门见山,“你们公司现在是什么处境,想必黎小姐已经知道了。想不想知道怎么帮你们家公司渡过这劫。”

黎碧萱漫不经心的说:“想知道如何,不想知道又如何?”

那个人笑道:“如果你想知道,那么你们西城的你块地……”

黎碧萱说:“你这胃口不是一般的大阿。”

“你想从我这拿走你想要的信息,总得有给我点好处吧。难不成你想空手套白狼?”

黎碧萱说:“说实话我也没太大的兴趣知道你的办法是什么?”

“我就是逛街路过,突然想起有这回事。看你等的也挺无聊的,就进来和你聊几句,也不妄你在这等那么久了。”

“差不多了,我也该走了。”

那人听了这话脸色顿时就变得很难看,但是听到她想离开。

压住自己脾气,因为任务还没有完成,好声好气的说:“算了今天我免费赠给你,就当是我送你的见面礼。”

“你必须在明天股市开盘之前把那天你和顾寒发生的事说清楚,不然你们的公司就离被收购不远了。”

黎碧萱一脸懵的看着他离开的身影,喃喃自语,“这人脑子瓦特了?”

黎碧萱想不明白,为什么他突然就说他的解决办法了。

但是黎碧萱压根就不相信他所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

因为万鼎出现的情况在她看来,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小状况。

都不用莫初浩出马就可以摆平了。

就算情况超出了她的预想,她相信以莫初浩的能力,一定能摆平。

那人给自己发布任务的人发了条短信,“老大,办妥了。”

那人是想借这个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当然也是为了让这个更真实一点。

三宝看到短信笑了笑。

秦小宝说:“哥哥,你们说她会乖乖照做吗?”

秦小军说:“不一定,在我们掌握的资料中,她是一个很争强好胜的女人,让她在公众视野和妈咪道歉,这个不好实现。”

秦小林说:“希望她能识趣点,不然我们真的要动真格了。”

因为考虑到莫初浩是秦依依的朋友,而且也帮了他们家不少忙,所以他们不打算迁怒到莫初浩的心血中。

只是想借这个把黎碧萱逼出来,道歉。

不然以他们的财力,早就把万鼎逼上绝路了。

此时的莫初浩果断的下决定,“和各大媒体打招呼,凡是有关万鼎不好的消息都不允许出现在公众视野内,并撤掉现在网上相关的新闻”

“多少钱都没事,眼下这关我们必须过。”

莫初浩以为有钱的推使,各大媒体会答应这个请求。

只有媒体不参这脚相信万鼎的股市很快就会恢复原状。

万万没想到,手下的人联系的媒体都拒绝了。

有一个高层说:“我有个朋友是做媒体工作的,她说有人搞我们,他们媒体又不敢得罪他,只能拒绝我们了。”

莫初浩皱眉说:“查查是什么人。”

正当莫初浩一筹莫展时,黎碧萱来了。

黎碧萱逛着逛着,突然觉得狠心慌,感觉不看看股市的情况,心就安定不下来。

莫初浩此时正看着股市,黎碧萱凑过去看。

黎碧萱问:“这是什么情况?”

“有人要搞我们,目前还不知道是我们那位对家做的。”

黎碧萱看莫初浩紧皱眉头的样子,心慌了,“你就没办法扭转乾坤了吗,你不是说自己很厉害吗?现在就这点小问题就解决不了?你这个总裁怎么坐上去的?”

莫初浩见黎碧萱只是心里着急,才说出这种话,也不和她计较什么。

“你以为办法是说有就有的吗,我也想快点想出来,不让公司亏损那么多,可这个是我能决定的吗?”

黎碧萱说:“你会有办法的,对吗?”

“对面的手法也不是无迹可寻,先是股市,后是我们的客户,都是一些敛财的手段。只要我们能抢先他们一步就可以减少损失,关键是我们要推测出他们的下一个目标是什么。”

第二天。

黎碧萱醒来就看股市,可是还没开盘。

股市开盘的同时各媒体爆出了万鼎大案子被抢的新闻。

如果说昨天是开胃菜,那么今天的就是主食。

昨天那些小案子丢了,也只是让一些小虾米沉不住气,把手里的股票抛售。

今天爆出的全是大案子,而且它们差不多是一个季度收入的大头。

这个让大部分的散股持有者慌了,都抛售出去,就怕资金被套住了。

不仅是这些人,就连股东也坐不住了,要求开股东大会。

黎碧萱着急的团团转,明显莫初浩没有想到突破重围的办法。

怎么办,我不能失去黎家大小姐的身份,多少人就等着看我笑话。

黎碧萱思前想后决定找联系昨天的那个人。

一遍不通,两遍不通,都不知道打了多少个电话,终于有人接了。

黎碧萱说:“我是昨天下午你约在在咖啡馆的那个人,我答应公开道歉。”

那人冷笑道:“黎小姐,是不是没听过过时不候这个词。”

黎碧萱听到这个,车底慌了,哀求道:“你帮帮我,帮帮我,多少钱都没关系。”

那人听到这,心里暗笑,“我帮问问我们家老大,有没有商量的余地。”

挂了电话之后,黎碧萱一开始还能坐得住。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对方还没有给自己一个确信。

公司现在的情况也越来越糟糕,股东都闹着要撤资了。

现在唯一的希望就在那个人身上,没办法,黎碧萱只能等。

终于,那人来电话了。

“黎小姐,我们老大愿意在给你一次机会,不过这次除了西城那块地还要多加八百万。”

黎碧萱听到这个瞪大了眼睛,“这么多,你还不如去抢。”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