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古装言情 穿书后每天都在被迫撒娇

第529章 番外终章 魏恪,你再唤我一声小脏包

  

因着先帝去世,三个月内不得婚假。

可等丧期一过,魏恪就娶了韩知艺。

韩知艺嫁过去那日,莫名的紧张,手心全是汗。

魏恪对她的好,她再糊涂到后面也清楚了那是男人对女人的好。

那夜,魏恪时刻注意着她的反应,只要韩知艺一蹙眉,动作总能停下,等她缓过来,在进一步的攻城。

韩知艺不知,魏恪可以温柔到骨子里。甚至难以置信,像魏恪这种懒得能不说话,就能当哑巴的人,对这种事,格外的贪。

……

——

婚后,他也并不束缚韩知艺。

韩知艺依旧如平常那般,整日除了吃葡萄,就是跑去裴府逗刚会走路的咿咿呀呀的裴昱。

裴府,格外热闹。

所有人都跟着小祖宗打转。生怕他磕了碰了。

自从有了裴昱,裴幼眠甚至不坐在地上耍赖了,这一年,她抽条了许多,初有女儿家的纤细。

韩知艺一袭红衣,她来时,裴幼眠正坐在椅子上,给稳稳当当坐在边上的裴昱,折纸花瓶。

韩知艺上前,和楚汐打了招呼,就上下扫视宁虞闵一眼。

“日日跟在小姑娘屁股后面跑,宁世子威严何在?”

楚汐听到这一句,笑了。

宁虞闵想呛她。

可转眼一想,韩知艺背后有人护着,还是他兄弟。有些心塞。

他堂堂霸王,天不怕地不怕,被眼前三个女人降服了。

他脸皮也厚:“这不是讨好未来嫂嫂和小侄子。”

楚汐忍不住睨他一眼:“八字还没一撇呢,离我们家丫头远些。”

裴幼眠折完,就小跑去院外摘花,好放纸花瓶上。

她一走,宁虞闵自然跟上。

韩知艺手里捏着拨浪鼓,小幅度的转着,逗着裴昱。

她睨楚汐一眼:“宁世子这一年多,处理府中那庶弟,幼眠嫁过去也不吃亏。”

裴昱显然对拨浪鼓没有意思,他爬到楚汐跟前,捏起她腰间的玉佩就往嘴里塞。

楚汐没好气的轻轻阻了他的动作:“这不能吃,你这贪吃的德行,我看随了你爹。”

韩知艺:可拉倒吧。

这种话也就骗骗孩子。

楚汐把裴昱抱在怀里,这才看向两人离开的方向。

“宁王府如今人口简单,那姨娘被如今缩在院子里,都不敢出门,庶子成了亲也被他安顿在外。”

宁王妃人品自是不用说。

这也是,裴书珩没有放狗的原因。

她说到这儿,低头笑了笑:“不过也得看他本事,让小丫头开窍啊,这种事,随他折腾便是。”

韩知艺了然。

她转眼道起另一桩事:“自从你出事,楚依依就让你相公手下的人押走了。我从魏恪那儿得来消息,你可要听听。”

楚汐听到这个人名,眼里闪过冷意。

“还活着吗?”

韩知艺不在意道:“活着是活着,不过生不如死。”

楚汐垂眸,唇齿间溢出两个字:“挺好。”

还要说什么,却被裴昱咬上了楚汐衣裙上的盘扣而打断,楚汐再一次制止,白嫩的指间点了点裴昱的额。

小声嘟嚷:“小王八蛋。”

韩知艺歪了歪头,忍不住问了一句:“这也……像他爹?”

楚汐:……

小孩子长牙总是爱咬东西,一笑口水就忍不住的流下。韩知艺用帕子给他擦了擦:“我们昱哥儿多可爱,生的唇红齿白的,若是可以,我早就想抱回家了。”

楚汐听到这儿,乐了。

“这简单啊,你和魏恪生一个不就行了?惦记我家的做什么?”

“学学章烨,他就不惦记,见我嫂嫂抱着裴昱舍不得撒手,一个月后,舅母就给我传消息,嫂嫂有了。”

这是什么?这是效率!

说到这儿,她不怀好意的睨着韩知艺:“你们成亲也有段日子了,怎么还没动静?”

韩知艺就近塞了块点心到楚汐嘴里。

“你可以认为是我身子有问题,都不能质疑魏恪那方面不行,我怀疑这事是太频繁导致的。”

楚汐:现在聊天都这么粗暴吗?

就在这时,裴幼眠抱着几束花,哒哒跑了回来,身后跟着像个老妈子一般,一直在她耳边叮嘱跑慢些的宁虞闵。

裴幼眠献宝贝似的把花给裴昱玩。忍不住嘟嚷一声:“六娘不在,不然可以给昱哥儿做花环,戴在头上可好看了。”

六娘在裴昱满月时,便出了门,是去给亡夫上香。走前也留了信,几月后回来。

宁虞闵见他们一回来,两人的话题戛然而止,总觉得这两人说他坏话。

“你们在说什么?”

两人自然不会告诉他。

“没什么。”

宁虞闵:“你们在背后偷偷摸摸说我吧。”

楚汐面露难色,实在不明白他为什么要有这种心思:“你觉得我们说你坏话需要偷偷摸摸?”

哪次不是光明正大。

宁虞闵:“……”也是哦。

他生的本就好看,今日出门特地打扮了一下,裴昱一见宁虞闵就忍不住的笑。

再一次张开胳膊,咯咯咯的想让宁虞闵抱。

宁虞闵实在怕了他了。

又小又软,身上还有一股奶味,若是不小心弄哭了,裴幼眠可不得与他反目成仇?

他想了想,从怀里掏出一枚玉珏。

“我的小祖宗,这个给你玩,本世子可不敢抱你。”

胖乎乎的小爪子,双手玩着玉珏,速度快的当下就要往嘴里送。

韩知艺吓得连忙去跺。这种小玩意可不能给孩童玩。好在虚惊一场,当下想骂人。

却看见,手里的玉珏呈墨绿色,有着几丝乳白色条横。好看的紧。

与记忆里的挂坠融合。

韩知艺想到秦之逸,就没了好心情,当下嫌恶的搁下。

宁虞闵:“这玉珏料子质地那是一等一的好,当时那一整块玉石价值连城,总归也就制成三件小玩意,你可轻些放。”

说到这,他还挺气,语气有些焦躁:“一块玉珏,两块挂坠,本来我和子宥一人一个挂坠,凑成一对多好,偏偏凑上来一个秦之逸。想想都烦,我和子宥之间有他什么事。”

韩知艺神情一滞。

她脑子瞬间空白。

甚至全身都在抖。

一人一块?

这是什么意思。

周身的血液在此刻沸腾,那些她恨不得封尘的记忆如今纷至沓来。

有没有可能,她认错了人?

导致十多年的阴差阳错?

她盯着宁虞闵:“你说,魏恪也有?”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