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小说 都市娱乐 校花的贴身高手

校花的贴身高手 第9306章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2831 2021-04-06 18:31

  被困在云雾大阵里的林逸自然听不到王诗情低姿态的求和。

  自己现在的处境根本顾不上外面是什么情况了。

  这云雾大阵着实比云阵要恐怖许多倍,神识探测看似不受阻拦,却根本无法穿透这浓郁的雾气。

  连鬼东西对云雾大阵都没办法――若是一眼就能破解,他也不至于偷懒回玉佩空间。

  可想而知,三长老这次真是拿出压箱底的绝招了。

  外面,三长老休息了许久,苍白的脸颊才逐渐恢复几分血色。

  “三爷爷,你没事吧?”

  王家子弟关切的询问了下三长老的状况,毕竟三长老刚刚施展云雾大阵,耗费巨大的精力,身体肯定有些吃不消的。

  更何况,三长老现在可是王家的掌舵人啊。

  万一出了什么闪失,王家必然会有动荡,或者王家本就没从掌权变更中稳定下来,三长老倒下,王鼎一系不定就会马上反扑!

  现在这帮人可都仰仗着三长老,没信心在失去三长老的情况下面对王鼎一系。

  三长老淡然的摆了摆手:“没事,区区一个云雾大阵,老夫还是能承受的。”

  “那三爷爷,王诗情这野丫头该怎么处置?”

  王家一个年轻女子急急的问道,她从就看不惯王诗情那大姐的姿态,或者作为旁系的姐,对嫡系的王诗情一向羡慕嫉妒恨,如今终于风水轮流转了。

  她巴不得王诗情被赶出王家,甚至直接杀了才好!

  三长老眼神转动,看了王诗情一眼,清清嗓子道:“情啊,别怪三爷爷不讲情面,这次那姓林的擅闯我王家,造成的损失你也看见了,三爷爷必须要给王家上下一个交代!”

  王诗情蹙了蹙眉头,都是千年的狐狸,老狐狸和狐狸也差不了多少,又岂会看不出三长老的想法。

  现在父亲不知所踪,这帮人显然是不把自己这个继承人放在眼里了,不,现在自己都已经不是继承人了,王家的继承人是三长老的子孙!

  之前把自己软禁起来,恐怕都是出自自己这个三爷爷之手。

  至于目的,显而易见,篡权夺位,除掉自己和父亲这样的绊脚石。

  王诗情对这些情况都是心中雪亮,对王家上下和自己这个所谓的三爷爷也没什么好感了。

  什么血脉亲情,权力面前,什么都不是!古往今来,因为权力、利益而兄弟阋墙的事情又少了么?王家终也逃不脱这个圈圈。

  王诗情面色逐渐清冷:“三爷爷,你想怎么处置情都可以,不过林逸哥哥与这件事无关,还请你放了他,只要你肯放了林逸哥哥,情自愿主动脱离王家。”

  “哼,你以为脱离王家就完事了?你把王家害的这么惨,要是轻易放了你,我们不服!”

  那年轻女子再度开口,她对王诗情的嫉恨由来已久,自然不会放过任何落井下石的机会,此时一番话直接点燃了众人心中的火苗子。

  那些年轻人纷纷出声附和起来,显然是不把王诗情弄死不罢休,他们都是三长老一系的人,三长老掌权,他们在王家的地位跟着水涨船高,把王诗情这个原来的继承人弄死,才可以免除后患。

  想要拿稳王家,把原来王鼎一系斩尽杀绝斩草除根,才是最稳妥的方法嘛!

  至于三长老,此刻也不话,老脸上带着莫测高深的轻笑,就那么静静的听着众人的想法。

  原本只打算把王诗情软禁起来,不再让其掺和王家事宜。

  但软禁显然对她无效,林逸这家伙不知从哪里冒出来,差点就带走了她,若是被王诗情走脱,回头登高一呼,纠集起王鼎一系的族人,恐怕会掀起王家的内战。

  这不是三长老想要的结局,只有保留大部分王家的实力,他才能在中心那头有存在价值,一个残破的王家,中心多半看不上啊!

  嗯,看来王诗情这丫头真是留不得了!

  三长老心中已经有了主意,眼中杀气一闪而逝,随即缓缓开口道:“情啊,你也看到了,大家心里都对你有怨气,三爷爷作为王家家主,若是不能给大家一个满意的交代,实在是不尽人意啊!”

  “那三爷爷你想要情怎样?究竟情怎么做,你才肯放了林逸大哥哥?”

  王诗情心中冰寒,敏锐的察觉到了三长老的那一丝杀机,王家人要把自己赶尽杀绝这个事实,令她心如刀绞。

  只是现在首先要救出林逸大哥哥,王诗情继续装傻示弱,试图麻痹三长老等人。

  她让自己显得柔弱无害,至少能多拖延一些时间,给林逸争取破阵的机会。

  王诗情没办法把自己知道的告诉林逸,但她依然相信林逸的实力,只要有时间,一定能脱困而出!

  不等三长老开口,那年轻女子就假笑道:“诗情妹妹,我们可不是想要逼死你,而是你害的大家这么惨,怎么也得给个满意的法吧?”

  王诗情皱着眉头,很清楚这个女人以及其他人到底是什么意思。

  轻轻咬着薄唇,眼中蓄起水雾,用力点头道:“好,三爷爷,只要你肯放了林逸哥哥,情愿意以死谢罪!”

  依然是拖延时间的计策,但其中包含着她的真心,若能用她的性命换林逸安全,她完全可以接受!

  蓄积的水雾迅速化为泪水奔涌而出,其他看来,就是王诗情不争气泪流满面,试图用她的性命换情郎的性命,真是傻透了。

  三长老明白王诗情不是恐惧死亡,而是对王家众人的作为感到寒心!

  可那又如何呢?由古至今,哪一个王座不是由鲜血铸就?

  “情啊,这可不是三爷爷要逼死你啊,你这又是何苦呢?咱们可是一家人啊,没必要为了一个外人,做这样的傻事啊!”

  三长老故作为难的哀叹连连,哪怕心里巴不得王诗情快点死,这面子上的功夫还是要做足。

  正是又当又立的典型,也免得日后再给王家带来什么祸患!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