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小说 历史军事 我捡了个末世少女

我捡了个末世少女 第264章 一报还一报

我捡了个末世少女 半亩南山 5338 2021-03-25 14:47

  余家齐确实是在愣,但原因不一样。

  他只是没想到,苏鸣为这个事情思考得这么周密,考虑的面这么广,点也这么细。

  大面上想到了趋势利好,的点上,也考虑到了每一级领导的需求,以及具体落地时候可能碰到的困难。

  这让他不免更加地警醒起来。

  到了晚上回家,他再次给舒梦拨通了电话:“在干嘛啊?”

  “写你们的啊,怎么啦?”

  “……不会晚饭还没吃吧?”余家齐不免担心,“早知道不让你做这件事了。”

  舒梦就在电话里笑起来,听声音也走动了起来:“还真没吃。下班啦?”

  “怎么饭都忘了吃?”余家齐埋怨了一下叹道,“那边都做了几年了,找个人帮着打理吧,到江城来。”

  “我种了这么多东西在这里!还有我的招牌果汁!”

  “……比我也重要吗?”

  舒梦在电话里“嗤”地笑出声:“好啦,我知道了。想我了?”

  “你呢?”余家齐这么了一句,就又问道,“写这个,有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

  “特别的感觉?”舒梦有点诧异,喝了几口水之后道,“也有,挺投入的,我现在的书都没办法保证一直更新了!”

  “……哦。”余家齐听着还好,只是投入一点。

  然而舒梦又:“就觉得灵感特别多,有源源不断的感觉。怎么呢?很爽知道吧!一点都不卡,就像脑子里已经有了那个世界一样!”

  余家齐听得心里一突突,更加疑神疑鬼起来:“为什么?”

  “大概因为资料很详细吧。”舒梦的声音很不经意,“看了那些资料之后,脑子里自然就像是有了那么世界,有了很多故事。”

  “……为什么我看完没这种感觉?”

  “所以我才能写啊!”舒梦是很调侃的声音,“你就不行。”

  余家齐呆了一会,才道:“别太累着了。要不,到江城来休息一段时间?”

  “所以还是想我啦?”

  余家齐笑起来,声音轻柔:“是啊,想你了。”

  “好!那我明一早就去机场!”

  一句话就驱散了余家齐心里的担忧。

  放下电话,他站在窗口看了很久的外面。

  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想到了舒幻。很莫名其妙,就是想到了她。

  但这些想法,不能跟舒梦。

  他能做的,就是尽自己的能力,保护着她!

  ……

  曹洋确实挺忙。

  每年过完了年,基层就有很多的事。

  从县里到镇里的会,春耕的工作,清明前的防火安排……一大堆的事都挤在他的面前。

  但自从这个年接触了苏鸣之后,他脑子里多了些清晰的图像,因此这个开春又多了一件事。

  潜意识里,他知道自己遇到了一个机会。

  这个机会不是因为苏鸣本身有多大的实力,而是他为自己拨开了一些迷雾。

  曹洋不由得感慨,读过书的毕竟是读过书的。再加上他在外面自己做企业,接触的面比较广,出的想法确实很对乡镇的实际。

  他不知道这是因为苏鸣早就针对这个问题思考了数月之久。

  眼下,他终于找到一个人,帮自己把苏鸣启发出来的想法呈现为了一个方案,递给了县里的领导。

  他吹了牛逼,这个方案,只要能报到省里去,他有大的把握是能够获得青睐的。

  不知道接下来是不是会被招去点评一顿,毕竟上面的东西显得有些虚。

  好在曹洋刚刚跟苏鸣打了电话,手续已经下来了,他随时可以回来。苏鸣也没有掉链子,马上联系一下,安排过来考察的时间。

  曹洋正等着苏鸣的消息,却接到县里的电话。

  “什么?等下就过来?”曹洋有点慌,“黎主任,是……什么主题?”

  “老曹,我也不清楚,是调研一下。你……准备一下吧。”

  曹洋有点慌,赶紧跟一把手汇报了一下,然后又紧急喊了班子的成员回来。

  不大一会,镇里就动员了起来,也有一个个的电话打下去。

  他琢磨了没一会,已经从镇里往苏鸣的家里那边去了。

  眼下不至于有很多别的事,想来想去,也许跟自己递上去的方案有关系。

  那就试探一下。

  果然,车子开在半路上,就接到一把手的电话:“怎么不在镇里了?”

  “出来盯一下,来了吗?”

  “来了,赶紧回来!”

  听声音有点不高兴,曹洋赶紧让司机掉头。

  结果走到半路,又接到电话:“在去羊桥的路上,直接往那边去吧。”

  曹洋心里一动,嘴里却:“羊桥?那边……”

  “不清楚,村委碰头。”

  曹洋挂了电话,就对司机:“再掉头,去羊桥村委。”

  车子又回到原来的方向上,等他到了村委,人还没到。

  等市里的考斯特一开进院子,先下车人看到他,就开口道:“曹,来得及时啊。”

  “在这边看看春耕的情况。”曹洋只这样回答。

  随后从车里下来的镇里一把手,看到他已经在这了,只愣了一下却没话。

  他从别的方向过来,不可能比这辆车快。那之前,就已经在这边?

  是恰巧,还是他知道什么?

  曹洋心里有了底,随后就不再多话,只在需要的时候,帮一把手敲敲边鼓,介绍这边的各项工作。

  其实到了这里,县里的领导已经大概猜到是因为什么了,话题渐渐往需要的方向上靠。

  了番潜力之后,又诉了阵资金的苦。

  曹洋乖巧地不话。

  一场突然的调研,没有谈及任何实质的内容。但市长瞿学华,倒真地问了不少具体的问题。

  直到送走这一群人,曹洋才和搭班的这位站在路边松了口气。

  虽然了几点问题,但都无伤大雅。两人都清楚,这只是题中应有之义。

  重点,还是他为什么突然来这里调研。

  “老曹,是不是跟前两你拿到会上的那个想法有关?”

  曹洋吸了一口烟摇了摇头:“不准。不过,咱们才刚递到县里没两,为什么就直接到市里去了?”

  “……我问问情况。”

  他倒并没有避讳曹洋,电话开的免提。

  “这个?”县里的办公室黎主任道,“刚问了问,大概是好事,领导重视了。一大早到县里来,问到乡镇工作这一块,刚好觉得你们那个方案有想法,领导就直接拿过来汇报了。”

  “……闹了个慌忙急忙,没出差错吧?”

  “我瞧着挺好。不了,还要安排中午的事。”

  电话匆忙挂掉,两人你一口我一口地抽烟。

  “老曹,靠谱吗?”

  听到这话,曹洋吐了一口烟。

  年初这么多事,县里的领导们突然碰到这个场面,嘴上些惯常的话虽然四平八稳,但总归少了些什么。

  他对自己经由苏鸣启发,找人做出来的方案还是有几分得意的。

  领导觉得有亮点,拿出来汇报也不奇怪。

  曹洋只对一点感到困惑:瞿市长为什么这么大的兴趣?

  项目本身的投资体量也不大,虽然远景蓝图被他描绘得像模像样的,但这样的方案并不奇怪。他应该见得多了,知道远期的东西做不得准。

  那么,近期的项目有什么亮点,值得他临时起意,专门过来看看?

  曹洋不知道答案,但嘴上却:“比头两年一些项目靠谱。至少,已经先投了一些钱,开始做了。”

  “其中一个项目……离得也不远,我还没去看过。”

  “那过去看看?”曹洋问完,两人就一起往岭头陈那边去了。

  ……

  苏鸣接到曹洋的电话,也有点奇怪。

  “曹哥,我哪知道?”

  曹洋不由道:“咱们有一一,这样的项目,虽然这边没有,但瞿市长见多识广,不至于为了项目本身感到稀奇。”

  他顿了一下,然后坦率问道:“你的公司,是不是背后有什么人物?还是那个经营射箭的朋友,背后有什么人物?”

  苏鸣听得一呆,往这个方向想了?

  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没啊,我是大股东。那个朋友……他家里也是民营企业……”

  就这一句话之间,他就想到了一种可能性,只不过电话里不得。

  曹洋没得到答案,只能再跟他敲定了一下考察的时间,然后就挂了电话。

  苏鸣一挂电话就开始在网上查信息。

  查信息对他来,轻车熟路的事。不大一会,就从他的经历当中,看到了一些端倪,然后一个电话打到了余家齐那里。

  电话一接通,余家齐就语气不善:“都半夜了,干嘛!”

  “……我也是刚接到个电话,问你个事。”苏鸣听出点不对劲,“……打扰你了?”

  “啥事?”

  “……没事,你继续……”

  苏鸣感觉继续下去,要惹得两个人不高兴。

  确实不是时候。

  放下电话,他就继续看起来。

  顺着之前听余家齐的只言片语,猜想也足够清晰。

  放下鼠标靠在椅背上,他不禁感慨:“真是厉害啊……”

  “什么真是厉害?”

  苏鸣看着洗好出来的柳安,嘴角翘起来:“没事。厉害是好事!我也很厉害!”

  看他张牙舞爪地扑过来,柳安花容失色:“发什么疯?”

  苏鸣一把将她报牢了,然后看着她就叹道:“我真是运气好。”

  “……怎么了?”

  “遇到你了啊!”满腔的感叹转变为喷薄的热情,就在柳安都已经面红耳赤之时,他的手机又响了。

  看到是余家齐,他一接通就语气不善:“都半夜了,干嘛!”

  “……”余家齐半晌没话,最后才懒散地,“没事,你继续。”

  苏鸣瞅着挂断的电话,头一回觉得血压飙升。

  你特么,一报还一报是吧?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